有关在车上的故事

我去大理旅游,在车上遇到一个藏族同胞,聊得很投机,我们很快成了朋友。到大理后,他提出要和我住一个房间,我以为他是为了省一晚房钱,就爽快地答应了。进了房间,他把门插好,拿出个袋子,说道:“刚才在车上人多,不方便告诉你我来大理的目的,其实我是来这里卖虫草的。”说着,他便把虫草敞着放在小桌上,我开玩笑:“还是把袋子扎好,别弄丢了!值好几万呢。再说,你就不怕我晚上随便抓一把?”他的脸色立即变了,说:“你这是小看我呢!咱们是朋友,我咋能不信任你?”一股感动涌上心头,那晚上,我们聊了很久。睡觉前,我把装有钱、卡、证件的外衣习惯性地压在枕头下,因我常出差担心丢失贵重物品。可第二天我起床的时候,他却早走了,我不懂他为何不辞而别。我来到服务台结账,服务小姐却告诉我房钱已付,还给了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看到你把衣服塞在枕头下时,才明白你心里还是防着我的……房钱已付,祝你旅途愉快!”原来,他将虫草的袋子敞开,是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表达一个藏族同胞的信任,而我一个不经意的防备动作,却成为刺痛友情的尖针。
一夜之间
李勇最近心情特别好。过不了几天就是春节了,每年的这个时候他总得为买火车票发愁,可今年情况却不同了,由于他在工作上的突出表现,公司奖励了他一辆车,成了有车一族的李勇现在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再不用去火车站排队买票了。腊月二十六,李勇晚上下班回来就忙打开电脑,上线告诉老家的妻子他明天早上开车回去,如果路上顺利的话,晚上9点左右就可以到家了。“江湖救急,能帮忙搞到火车票吗?”QQ上一位网名叫“劫富济贫”的好友打招呼。“呵呵,我可没那门路,我明天自己开车走。”“呜呜,真羡慕你,我和媳妇可就惨了,连票都还没着落呢!”李勇上网很少聊天,有人加他他就加,但大多数连一次都没有聊过,这个人就属于这种情况。要是平时,李勇早就不理他了,可谁让李勇今天心情好呢,他和这个人聊了起来。原来,“劫富济贫”也是东北人,和妻子两人都在北京打工。原本今天过年不打算回家的,但昨天却接到家里的电话,说是他母亲生病了,所以才临时决定回去的,可现在让他去哪买票啊?“劫富济贫”得知李勇是一个人开车回去,他提出可以按火车卧铺的票价付钱给李勇,求李勇让他们夫妻俩搭他的车一起回家。李勇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多两个人在路上自己也不会寂寞,还有钱赚,何乐而不为呢?为了表示诚意,五分钟后,“劫富济贫”就转了600元进李勇的帐户。于是,他们约定明早8点准时出发。第二天,李勇如约来到不远的一个小区接“劫富济贫”,远远地他就看到小区的门口站着一男一女。可能是天气太冷了,他们俩全副武装,都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帽子、口罩、围脖捂得严严实实的,还一人戴了一个墨镜。打过招呼,他们正是“劫富济贫”两口子。车行驶在路上,很快上了京沈高速。一路上开始话多,后来话少了。那个女人一句话也没有说过。李勇透过后视镜看到后面的两个人,还是那一身装束,他想可能是车里的温度太低了,他忙把暖风调到最大。又过了一会儿,李勇看到他们终于脱下了羽绒服,摘下了帽子和围脖,可奇怪的是他们还是戴着墨镜和口罩。前面是一个加油站,李勇给车加满了油后去了趟卫生间,无意间听到旁边两个跑车的司机说,这条路上前不久有一辆私家车被劫了,司机当场就被捅死了,那叫一个惨啊……可劫匪却到现在还没有抓到,听说还是一男一女……李勇听后,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想到了车上的“劫富济贫”夫妇,他们该不会就是那对雌雄双盗吧?不可能吧?!不会那么巧的,李勇自己安慰自己。回到车上的李勇,总是禁不住地想刚刚两个司机说的话,再看看后面坐的两个人,真是越想越怕。他试探着想让他们摘下眼镜和口罩,可都没有成功。离开加油站,“劫富济贫”接了一个电话,他管电话那头的人叫“老大”。“老大,放心吧,又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什么,你不用担心她,现在的女人比男人狠,说动刀就动刀……杀过,前几天刚杀了一个……”。李勇一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握方向盘的手也不听使唤了,抖个不停。他肠子都悔青了,就为了600块钱,自己的小命可能就要没了。他怨啊,怨自己太笨了。人家都明说是“劫富济贫”了,自己还去招惹他们。唉!“怎么办?怎么办?”他决定不能坐以待毙。李勇努力让自己镇静了下来,他谎称要方便,把车停在了路边,他准备趁机逃跑。可“劫富济贫”似乎察觉到了李勇的心思,他和李勇一起下了车,上了卫生间。李勇只好放弃了这个计划,一向缺少运动的他相信自己是跑不过歹徒的。上车后,“劫富济贫”坐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李勇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他的眼睛。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李勇感觉危险离自己越来越近了,他们天黑后肯定会动手。他想,自己必须要救自己,要豁出去了。就在李勇绝望的时候,他看见了前面的收费站,他决心不能再错过这个机会,他把油门踩到了最大,直直地冲了过去。他看见收费站的拦杆差点把自己车子的玻璃扫烂,和撞坏东西的声音!结局很愉快,他开了不到五里,呼啸的警车就追了上来。他们三人都被带上了警车……晚上9点,李勇妻子接到了警察局打来的电话:他的丈夫李勇因故意破坏公共设施将被拘留15天,并处以3000元罚款。原来,“劫富济贫”夫妻,不是他想像中的劫匪,是京漂一族,一直在北京做群众演员。之所以一路上戴着眼镜和口罩,是因为两个人刚刚做了整容手术。至于“劫富济贫”接的那个吓人的电话,是剧组打来有,要找人演一个女杀猪匠,问他媳妇能接吗?自己吓自己,真是吓死人!上车后,“劫富济贫”坐在了副驾驶的座位上,李勇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他的眼睛。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李勇感觉危险离自己越来越近了,他们天黑后肯定会动手。他想,自己必须要救自己,要豁出去了。就在李勇绝望的时候,他看见了前面的收费站,他决心不能再错过这个机会,他把油门踩到了最大,直直地冲了过去。他看见收费站的拦杆差点把自己车子的玻璃扫烂,和撞坏东西的声音!结局很愉快,他开了不到五里,呼啸的警车就追了上来。他们三人都被带上了警车……晚上9点,李勇妻子接到了警察局打来的电话:他的丈夫李勇因故意破坏公共设施将被拘留15天,并处以3000元罚款。原来,“劫富济贫”夫妻,不是他想像中的劫匪,是京漂一族,一直在北京做群众演员。之所以一路上戴着眼镜和口罩,是因为两个人刚刚做了整容手术。至于“劫富济贫”接的那个吓人的电话,是剧组打来有,要找人演一个女杀猪匠,问他媳妇能接吗?自己吓自己,真是吓死人!
劫匪在车上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