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他过的故事

昨夜忽然梦到林,醒来后有丝淡淡的惆怅。他过的还好吗?想起阿信的假如,人生。。。并没有假如的故事。忆起初见林的模样,我好像被一道明媚的阳光刺痛了眼睛,春天般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我不能自已的靠过去,再靠过去。。。。。。喜欢轻轻的依偎在他身边,听他讲那些大学里的故事,喜欢他青春洋溢的模样,那是我不曾经历的神采飞扬。常常觉得自己是属月亮的人,内心总是冰凉而潮湿的。我是这样的渴望阳光,也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做一个温暖甘甜的女人,带给身边的人软软地幸福。林是标准阳光型帅哥,具备一切吸引我的条件:183CM的个头儿,剑眉星目,希腊人的高鼻子,他常常穿白色或者蓝色的夹克衫,喜欢穿运动鞋,他总是微笑着和每一个人说话。他快乐的生活,快乐的工作,那一天,他例常巡场,然后遇见了我。。。。后来他说,当时我用惊奇的目光盯住他,然后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胸口嘭的一声爆发开来,他就不由自主的迎着我的微笑走了过去。朋友们常常说,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所有认识我的人都会被我的快乐的情绪所感染,不由自主的也开心起来。没有人知道我只是用虚伪的快乐做成了一个外壳紧紧包住里面这颗支离破碎的心,年少时代的阴影紧紧的缠绕着我,它们像蛇一样从地狱里伸出来,把我一次又一次的拉进黑暗的深渊。我不相信爱情,更致命的是,我也不相信亲情,尽管是这样的渴望它们,不顾一切的想要抓住它们却依然坚定的不肯相信。我渴望温暖,林在我眼里,是属太阳的人,尽管我知道立在我们之间的是一把双刃剑,却依然不顾一切的诱惑着他走过来。那一年。他二十四岁,我二十七岁。他大学毕业后受聘于是国内一家知名集团公司,一年后因工作表现出色从南方调至我们当地分公司任区域主管。而我独自打理着一家床上用品店,刚巧就在他负责的医药专柜对面。他开始常常来看我,每次给我讲很多有趣的事,常常逗得我笑的眼泪都跑出来,我告诉自己我应该拥有一个能带给我快乐的人。他当我是小女孩儿,常常嘲笑我笨,每次带可口的零食给我吃,。陪我下棋,然后毫不留情的把我杀的片甲不留。我心情低落的时候,他就搜肚刮肠的给我讲笑话。我很快就与他成了很好的朋友。他年轻的活力深深的吸引了我,他可以陪我走很远的路不叫累,他能够迅猛的从二米高的双杠上飞跃而过,让我震撼不已,他充满信心的跟我谈人生谈理想谈他的未来,他热情的工作,热情的交朋友,所做的一切都让我那么的喜欢。我静静的欣赏他,工作时候的镇定自若,交际场上的口若悬河,处事细致而周到。他对所有的人总是温文而雅,彬彬有礼的,令人心折。医药专柜的年轻女孩常常会找这样那样的借口留他在柜台多逗留片刻,我常常因此而暗暗吃醋。让我开心的是他大部份空闲的时候都会呆在我店里,哪怕我在忙碌着,他也会安静的坐在一边,帮我关注往来的顾客,他仿佛知道我的心思,只要他在我便很开心,我们开始越走越近,从一起吃中餐到晚餐到下班他都会跑来等我下班,然后送我回家。他开始越来越多的陪在我身边,话却越来越少了。两个人相处的时候,他明显的有些紧张拘束。他会在我静静看他的时候不自在的低下头,然后我会看着他发红的耳朵取笑他。我知道他从最初的喜欢到爱上了我。想起这些,我有些忧伤,如果当时我能明白爱不仅仅是占有和伤害,如果我能明白纯洁的友情可以把你喜欢的人永远留在身边,那该有多好!说说我的生活吧,也许是大多数人都在过的生活,可又不全是。十年了,我依然故我,伤心是自己的,压力是自己的,孤独也是自己的,丈夫阿文不知道是谁的,工作的?朋友的?还是不知名的情人的?甚至不是女儿的,又怎么会是我的?永远那么多的应酬,永远那么漫不经心!是我太贪心吗?我迷惑了。。。。人生究竟该是怎么样的呢?家这个概念在我心里是模糊的,带给我的也不是温暖和安定,它让我感觉人生更空虚,我被太多的不安包围着,努力想要挣扎出去,却怎么也看不到希望。那些日子生意并不景气,高额的费用及市场的变化莫测让我感觉到压力很大,我独自一人艰难的面对着,整天穿梭各形各色的关系网中,和许多道貌岸然却心怀鬼胎的人打着交道,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做着违背良心的事,我开始讨厌这份工作却不能摆脱它。我隐忍着,等待着触及人性底线的那一刻爆发,也许一切会摧枯拉朽般的毁灭。那个晚上,一个腐败的政府官员在我恭恭敬敬的请他吃饭喝酒K歌并且送上大红包之后,笑眯眯的称赞我漂亮聪明,将来前途不可限量,信誓旦旦的承诺要全力辅助我走上金光大道,然后把我带到了一家酒店门口,要我陪他上去“休息”一会儿,我定定的看着他的脸,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欲望,手掌潮热的搭在我的手臂上,像一块腐烂的肉,我的胃里一阵翻滚,我想当时的我是醉了,醉的很清醒,完全忘记了我要求他协办的事有多重要,没有过渡没有婉拒,竟然当场恶言相向然后拂袖而去。我回到K歌的包厢里,已是凌晨时分,宾客陆续散去,酒瓶满地一片凌乱,想起刚才离去时众人了然却又不动声色的表情,想想这些年来麻木而违心的生活,想起曾经对人生美好的憧憬。想起被亵渎了无数次的理想与追求,我怎么会沦为今天的模样。。。我觉得心里真的好累,给文打电话却是怎么也打不通。我忽然泪流不止,我拨通了林的手机,像是知道我需要他似的,接起电话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在哪儿?第一次我们相拥,像久违的恋人,缠绵而忧伤。满脸的泪水的我依偎在他怀里,第一次他吻了我,那些日子以来我能感受到他的挣扎,痛苦,矛盾。只因他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可是我却自私的没有想过要放掉他。我要他陪我喝酒,他不肯,他说每每看到我为了工作喝的烂醉就很心痛,就越发地痛恨喝酒。最后拗不过我,他还是喝了,喝了很多。他唱歌给我听,唱了很多的歌。其实已经醉的听不懂他在唱什么,只记得有一种叫做好听的声音成为那天夜里永恒的基调。那天夜里,他和从前一样陪我走向回家的路,他的脚步比从前更沉重,我停了下来,看着他的眼睛说:给你两个选择,一送我回家,为了我好,也为了你从此以后不再见面了。二带我走!也许你和大多人想的一样,认为我和大多数女人犯的错误一样,只是因为喝醉了,清醒之后就会后悔莫及。不!我发誓,我当时比任何时候都明白我要做什么,虽然我的脚步已经凌乱,思维里活跃的每一个细胞都很清醒,我说的每一个字都很清楚,我想知道每个人的道德底线在哪里?到底有这玩意儿吗?如果大家都没有,我要它有什么用呢?只会让自己活的很辛苦,又整天地在心理不平衡中挣扎!我想,那一夜,我真的变成了坏女人,利用了他对我的爱,摧毁了他的道德底线,拉他跳进了深渊里。把社会和家庭带给我的痛苦加筑在一个真心待我好的人身上。也注定了日后要承受的种种折磨。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是他第一个女人。他出色的外表和卓越的工作能力一直都很受女孩子的青睐。虽然我知道他一直以事业为主,感情上比较稳重而且有些传统,但也听他说过在大学里曾谈过一个女朋友。现今社会,和他年纪相仿的男孩都把上床看得像拉手一样简单,认识不到三天就上酒店开房间的比比皆是,换女朋友更是应接不暇。我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人,他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认识他有些日子了,很少听到有女孩子给他打电话,偶而也都是工作上的事情。我天性敏感而多疑,从来不相信口中说出来的事情,只相信自己的感觉。我至少能确定他目前身边没有女人。他大多时候都显出与他年龄不符的成熟,他说这是生活磨砺出来的结果。只有两个人相处时,才会发现他不经意之间流露的孩子气。我靠近他的时候会让他紧张又欢喜,看电视他会跟我抢着看球赛,问他感情上的问题他会很腼腆。我心情不好乱发脾气的时候,他会不知所措,局促不安的看着我。我是真的喜欢他了,只是这种喜欢是那么的自私。夜里他青涩而笨拙的抱着我,我听着他紧张的呼吸,他看着我忽然脸红,说你会不笑我吧,我从来没有这样抱过一个女孩子。接下来的快乐的日子甜蜜却短暂。他每天都会尽量腾出大量时间黏在我身边,同事朋友的应酬能推都会推掉,他会乐呵呵的告诉对方,我要陪我女朋友。那些日子我很喜欢,看起来好像都很轻松,我们都有些无心工作了。他对我真的很好,尽一切力量帮我分担生活中压力,陪我去提货,陪我去勘察市场。有时我从外面回到店里,他已经在等我了。有时下班的时候会发现他忽然出现在门口,带着疲惫却温暖的笑容对我说,我送你回家!店里的小店员敏敏都说,林哥哥对你真好。孩子生了病,我一个人带着她在医院打点滴,他得知后立即赶了过来,陪着我和女儿,耐心的给她讲故事教她打手机游戏。他问我。为什么文不懂得疼惜你,怎么可以让一个女人活的这么辛苦?我望着他的眼睛,问他:你懂吗?他回答:我不是在做吗?我有时会有恍惚,如果嫁给他会怎么样?然而也只是一恍而过的念头,怎么可能!有现在这样的快乐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努力的回报他的爱。然而矛盾还是慢慢的显现出来。爱情都是自私的,他开始要求走在路上的时候拉着我的手,开始反感我每天都要回家。开始恼怒我不接他的电话。甚至于连我不肯在他的房间洗澡他都会不高兴。我们在争吵之后却又害怕失去彼此,都变的小心翼翼却又更加敏感。我想婚外恋真的是这世界上最勇敢又愚蠢的一种爱情,只要这份感情存在就会不停的在对方心里捅刀子。直到真爱耗尽。我的生活在短暂的光明之后陷入更深的黑暗之中,我变的更累了,因为我最终不能说服自己摒弃内心的道德观,直取爱情。有些观念是根深蒂固的扎在你心里的,甚至于在你做的时候你就知道你错了,而且你会改正这个错误的。人是可悲又可笑的矛盾综合体。欲望在你灵魂疲惫不堪的时候会变的异常强大,可它又是这么的脆弱,被现实一击就溃不成军了。我们不敢提未来,只能小心的呵护着彼此的现在,可是一切显的那么力不从心。同事朋友都知道他有一个女朋友。他却无法给他们介绍,这是我的女朋友!勇敢的相爱了,却不能勇敢的走下去,我们心里有一种东西无休止地在挣扎。一起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对面走来一个熟人我们都会忙不迭的拉开距离。察觉内情的人都开始用异样的眼神看我们。离我不远的药店里一位经销商大姐竟然直言不讳的对他说,阿林啊,她可是有家的人呐,你可不要犯糊涂!终于有一天,我们在大街上相遇了,当时文亲密的搂着我的肩,他迎面走过来,眼神里那一抹受伤的颜色让我本能的想要推掉文的手,最终却还是如同陌生人那般擦肩而过。那一天我神思恍惚,难以明状的痛楚和无肋。晚上相见时,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和嘲讽,而我却无力解释。我们之间的话越来越少,他很希望我晚上可以陪着他入睡,而我却只能陪他到凌晨之后必须离去,我想这对于我和他都是很难承受的,我无法夜夜晚归,他更难承受我在给了他温暖之后,要回到另一个男人身边。他开始想尽方法留我在他那儿过夜,而我就算勉强留下,也睡不安稳,手机会不停的响,我更怕关了机之后难以向文解释,然而他睡到半夜却又会独自离开,到另一个房间看电视或者抽烟。我想我们都很痛苦,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堪承受这一切,在伤心和绝望的拥抱中,我第一次提出分手,他挣扎许久说,我已经离不开你了!我们就这样吧!我不会再做让你为难的事。我泪如泉涌,觉得自己亏欠他的太多了,可是这样的情形过不久又会重新上演,我问自己,这种折磨什么时候是尽头?直到有一次我们半夜里爆发了激烈的争吵,我负气离去并绝决的关掉了手机。他在楼下找了我很久,结果第二天感冒了,病了整整三天,第三天我才知道,匆匆忙忙去看他,看着办公室里散乱的药,方便面碗,人憔悴的不成样子。他紧紧的抱着我,眼睛里浮起一层水气,他的声音充满着疲惫与沙哑,答应我,以后不要这样对我!我受不了!我真的很怕失去你!他孩子气的委屈和倔强让我心痛极了,我恨死了自己,让一个感情涉世不深的年轻男孩承受这样一份畸恋,情何以堪?可是我连坐下陪陪他的时间都没有,手机不停的响,是文打来的,要我陪他去参加一个婚礼,他看出我眼神中的迟疑和矛盾,我真想我不顾一切的留下来,可是我却不能。他苦涩的笑笑,一步一步缓缓的把我推到了门口,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去吧,好歹也算来看了我一眼!他眼神中流露出的不是彻底的失望又会是什么呢?活生生的折磨!
爱情错觉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