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一幢的故事

在清清的小河边,小猴建造了一幢新房,老猴见了,夸他的房子建得好。小熊看了屋脊,对小猴说:“你建造的新房很漂亮,不过新房的屋脊太低了,不够挺拔,加高一些就更好了。”小猴觉得小熊的话有道理,就急忙爬到屋顶上,用砖块把屋脊加高了许多。小象看了一下大门后对小猴说:“你建造的新房很不错,不过新房的大门太小了,不够宽敞,改大一点就更好了。”小猴觉得小象的话有道理,就急忙用榔头把墙敲掉一些,把大门加高加宽了许多。松鼠看了一下窗户对小猴说:“你建造的新房不错,不过新房的窗户太大了,不够安全,改小一点就好了。”小猴觉得松鼠的话也有道理,就急忙用砖块把窗框砌去大半,把窗户改小了。就这样,小猴把新房改了又改,直到改得面目全非。老猴看了看小猴的房子,说:“原来好好的新房,怎么改成了这个不伦不类的样子?”小猴疑惑不解地问:“难道伙伴们提的建议不对?”老猴说:“你自己应该要有主见,怎么可以别人怎么说,你就怎么改呢?现在把好端端的新房改得不伦不类,多么可惜!”
猴子改新房
我的新家是一幢临街的单元房,那是我单身汉心灵的故乡,它位居最高一层的7楼。蜗居在这都市的一隅,我可以心无旁骛地写些自娱自乐的文字,读些自己喜爱的书。我的邻居家庭成员也不复杂,重要的是没有小孩,否则,或多或少会给我带来一些干扰和噪音。他们家好像只是一对夫妻,男的可能50多岁了,经常听到他的妻子称他老何,看上去像个知识分子。他经常独来独往。女的我只是常常听到她和丈夫说话,却从来没有见过她,她从来不出门,或许她也出门,只不过我没有看见而已。我和老何几乎天天见面,即使我足不出户也能看见他,因为我厨房的窗户就对着楼道,那是他的必经之地。早晨老何去上班时,我总能听到他的妻子对他说一些诸如“老何,路上骑车多加小心”、“晚上回来早点”、“天冷了,多注意身体”之类的话。老何总说:“刘琴,谢谢你,好好在家吧,再见。”晚上老何回来,只要一打开门,他的妻子总是这样招呼他:“老何,你回来了?累了吧?快坐下歇歇。”有时或许为了透风,老何家的门只关了开着口的防盗门,常常传出夫妇俩的闲谈和老何朗朗的笑声。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家庭,一对多么恩爱和谐的夫妻啊,我常常这么想。我和老何很少说话,见面也只是互相点点头打个招呼。他经常会把1至7楼的楼道打扫得干干净净,楼道的灯坏了,他也会想办法尽快修好。这让我对他产生了敬意。生活就这样不经意地过了两年,不知为什么我还是没有见到老何的妻子,而我所听到的仍是她对丈夫几乎一生不变的琐碎而充满爱意的言语。我很为这对老夫妻不同寻常的言行感到不解,有时我甚至猜想:难道老何的妻子是因瘫痪在床而不能出门?抑或是她的长相有什么欠缺而羞于见到外人?直到有一天,当我解开了这个久留于心的谜团时,我震惊了。我的灵魂也因此受到一种全新的洗礼。我叩响老何家的门是一个周日的午后,原因是我房门的钥匙被锁在了屋内,我只好向老何借工具准备撬锁。他为我泡了一杯茶便在箱柜里翻找工具。“你好,请喝茶。”从一个衣柜旁传出那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显然是老何的妻子。顺着声音,我的目光一下定格在了衣柜旁,那一刻,我简直比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还要惊奇……天哪,这哪里是老何的妻子,那分明是一只正蹲在电视机上的鹦鹉!我一下子明白了,那些琐碎的充满爱意的语言竟来自这只鹦鹉!但我又糊涂了,老何为什么称这只鹦鹉为刘琴呢?它又怎么会说一口熟练的女人的声音?好奇心让我急于想知道这一切。老何是带着凝重的表情,向我讲述这个感人肺腑的故事的……他是个中学教师,女儿在美国留学,妻子刘琴是一位善良、贤惠而又能干的女人。这是一桩美满的婚姻,他们互敬互爱、相濡以沫生活了近30年。不幸的是,妻子在3年前患上了肝癌。最初,得知已被判了死刑的妻子悲痛不已,她说她并不怕死,而是丢不下深爱她的丈夫和心爱的女儿。渐渐地,她还是平静地接受了这残酷的现实,她一面与病魔抗争一面抓紧生命的分分秒秒做些有益的事,天天把1至7楼的楼道清扫得干干净净。有一天,她托人高价买回一只鹦鹉,天天教它学着自己的声音说一些充满爱意的言语。这只颇富灵性的鹦鹉没有让她失望,而且声音极其像她。两年前,妻子带着遗憾也带着满足离开了人世,那只鹦鹉却天天重复着妻子脉脉含情的言语,只要一听到这满含爱意的言语,老何感到自己的妻子并没有走,她依然在自己身边。我是怀着崇敬的心情听完这个真实、凄婉的故事的。我想,即使某一天,那只代表着妻子之爱的鹦鹉也离老何而去,但在他心里,我坚信,缘于夫妻间的那份爱却是永恒的、绵绵不绝的……
爱情是只“不死鸟”
小老鼠和波斯猫是好朋友,他们住在同一幢房子里。这天,小主人过生日,给了波斯猫五颗奶糖。当然,小老鼠一颗也没有。小老鼠也想吃糖。波斯猫说:“如果你有钱,可以到商店去买。”可小老鼠没钱。小老鼠钻到床底下,拖出一堆啤酒瓶盖来。小老鼠说:“我们用瓶盖当钱吧!”波斯猫答应了。他们开始玩买东西的游戏。小老鼠把所有的“钱”都付给波斯猫,买来了两颗半奶糖,津津有味地吃完了。母亲节到了。送妈妈什么礼物好呢?想了想,小老鼠找到波斯猫,要他把那些瓶盖换给自己。波斯猫有些不高兴:“瓶盖是我用糖换来的!”小老鼠不好意思地说:“妈妈没吃过糖,我想去商店买糖给她吃!”波斯猫这才同意了。小老鼠来到商店,把瓶盖放在柜台上,说:“我买奶糖!”柜台后面坐着个小伙子。他看了看小老鼠的“钱”,说:“你捣什么蛋!”小伙子把小老鼠撵出了商店。小老鼠伤心极了,他把这事儿告诉了波斯猫。波斯猫很生气,他拉着小老鼠又来到了商店。小伙子不在那儿了,柜台后面换了个小男孩。波斯猫大模大样地说:“小朋友,给称一斤奶糖!”他把所有的瓶盖全推到小男孩面前:“呃,给你钱!”小男孩急了:“这不能买糖!”波斯猫不服气:“怎么不能买?”小老鼠在一旁帮腔:“这能买,我就用它们在波斯猫手里买过糖!”小男孩说不过他们,急得直叫:“爷爷,快来————”一个白胡子老爷爷闻声赶了过来。小男孩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老爷爷想了想,把所有的瓶盖都收进了柜台,然后抓了把奶糖分别装进了小老鼠和波斯猫的兜里,又掏出一枚硬币来,说:“我还应该找你们一毛钱的零钱哩!”小老鼠接过硬币,拉着波斯猫高高兴兴地跨出了店门。小男孩心里纳闷极了:爷爷怎么也把瓶盖当成钱了呢?
小老鼠买糖
有一幢房子骄傲地挺立在街道旁,来来往往的人总爱赞叹说:“哦,多漂亮的房子呀!”川流不息的汽车也会称赞道:“多可爱的房子呀,你好啊!”房子很快活,它喜欢这里的一切。这天,一只鸽子飞来停在屋顶上,它骄傲地说:“咕咕,我造了一个漂亮的窝。”“窝是什么?”房子问。“傻瓜,窝就是我住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呀!”“那么,我该住什么地方,哪儿是我的家呢?”房子困惑极了!这个问题,搅得房子一刻也不得安宁:“不行,我一定要找一个属于自己的家。”趁着夜深人静,它把自己的身体从地上拔了起来……走上大街,看见一幢很高的楼房,房子满怀希望地叫道:“高楼你好!请你当我的家好吗?”高楼说:“我的门是专门为人修的,太小了,你进不来!”房子走呀走,走到一个村庄里。天哪,它倒抽了一口冷气,这里的房子还不如的自己大呢!房子非常伤心:“呜呜呜,我要是人就好了,人有房子住;我要是鸟就好了,鸟有自己的窝:我要是蜜蜂,也有一问小小的蜂房呀……可是,我是倒霉的房子,永远都没有自己的家,呜呜,当房子好可怜呀……”一棵苍老的大树听到了,哈哈笑道:“谁说你没有家?瞧,整个天空是你的屋顶,整个大地是你的房间。在你的家里,什么东西都应有尽有,上有太阳月亮,下有城市森林,拥有这样的家,你还不快乐吗?”房子怔住了,它瞪大眼睛喊道:“是啊,我有世界上最大最好的房子!”
房子找家
在一望无际的原野上,有一幢小房子。在小房子的房顶上,有一个高高站立的小烟囱。当小房子里烧火的时候,小烟囱里就冒出一缕缕的青烟。冬天到了。大雪覆盖着整个原野。凄厉的北风也赶来了,他在原野上呼啸着。他折断枯树枝,他抱起雪花儿,四处飞撒。他还在小房子四周奔跑,他拍打门窗,高声怒吼:“我是凶猛的北风,没有谁不怕我!”可是,房顶上的小烟囱就是不怕他,依然高高挺立着,冒出一缕缕青烟。北风气恼极了,他说:“你这么神气干什么?你知道吗?屋里的老头儿和他的小花狗,正在壁炉前烤火取暖。而你呢?却在外面挨冻。你还是别挡我的道,躺下来算了。”小烟囱沉默地站着,还是吐着一缕缕青烟。北风吹他、推他,拿雪花掷他,可是小烟囱纹丝不动。北风无奈了,他坐在小烟囱身边直喘气。他说:“我算服了你,不过我只想知道一个秘密——是什么力量使你这么顽强地站在这里的?”小烟囱笑了,他说:“没有秘密。你忘了刚才自己说的话了吗?正因为我顽强地站在这里,房子里的老爷爷和他的小花狗,才能在暖烘烘的壁炉前烤火……”
小烟囱的故事
五颜六色的鲜花丛围着一幢美丽的小房子。小房子是一座快乐的幼儿园。幼儿园里住着许多漂亮而又活泼的小娃娃。小娃娃们白天玩得很快活。晚上,他们睡在一排排小小的木床上。老师轻轻地关上灯,小娃娃们该睡觉了。可是,这些小娃娃可没睡着。他们睁开小眼睛,望着高高的天花板。望着望着,他们有点儿累了,就一起打着大大的哈欠。从他们张大的小嘴里,飞出一股股热气。这热气,聚集在天花板上,变成了一朵白白的云。那朵云哪,好像一位奇妙的魔术师。云朵一会儿变成了妈妈的脸,好像在给孩子们讲故事;一会儿呢,云朵又变成了奶奶的脸,奶奶俯下身子,亲着每个娃娃的小脸蛋。再一会儿,云朵又变成了什么呢?娃娃们记不清了,他们已经睡着了。这时候,这朵奇妙的云就从窗口飞了出去,它飘上了天空,然后呢,它又变成了小雨点,从天空落了下来。“沙啦,沙啦”,小雨点打在树叶上,仿佛在为娃娃们唱着轻悠悠的歌。娃娃们睡得更香更甜了。早上,娃娃们来到院子里做早操,院子里五颜六色的小花告诉娃娃们,他们昨天打的一个哈欠。变成了一朵云,云儿又变成了小雨点。小雨点呢,被吸进一片片的绿叶里;绿叶丛中呢,又开出了一朵朵美丽的花。娃娃们听了都笑了,笑得“咯咯”响。因为他们发现,那一片片的绿叶就像他们一张张的小嘴,而那一朵朵的花,就像他们打的一个个非常可爱的五彩哈欠。
五彩哈欠
肥猫嘟嘟住在郊区的一幢三层楼房里。房前有一个一百多平方米的小院子。院子里除了一棵樟树外,还有一个近六平方米的花坛。男主人在城里一家大公司里任采购经理,女主人在供电局营业大厅上班。肥猫嘟嘟一向与女主人特别亲近,因为女主人每个星期只上五个半天班,在家闲着的时候,经常会与嘟嘟做会儿游戏,或者让它躺在腿上,用手轻抚它的脑袋。更主要的原因是,女主人每天都会给它准备充足而丰盛的食物。在肥猫嘟嘟的世界里,所有的人和动物都是友善的,除了偶尔会藏在它的皮毛中咬得它痒痒的跳蚤和虱子。它在一个半月大时被女主人从妈妈身边带来。到家的第一天,嘟嘟在院子里见过一只惊慌失措的老鼠。那只老鼠很快就消失在杂物间里。当时,那只老鼠大概是刚从房子里出来,没想到在门口遇上了一只猫。嘟嘟并没有要伤害它的意思,相反,它当时还想上去表示它的友好
小猫嘟嘟
有一幢房子骄傲地挺立在街道旁,她是那么美丽,来来往往的人总爱赞叹说:“哦,多么漂亮的房子呀!”东奔西跑的汽车经过这里也爱鸣一声喇叭说:“嘟——可爱的房子,你好啊!”房子很快活,她喜欢这里的一切。这天,她正同门口的一辆红汽车聊天聊得高兴,一只鸽子飞来停在屋顶上。“咕咕,我造了一个漂亮的窝。”鸽子骄傲地说。“窝是什么?”房子间。“傻瓜,窝就是我住的地方,就是我的家。”“那么,我该住什么地方,哪儿是我的家?”房子问。鸽子同情地说:“咕咕,房子是不能住房子的,你不会有家。”“为什么?”可怜的房子瞪大眼睛问。“就因为你是房子呀,你只能给别人做房子,我真为你感到难过。”鸽子外外翅膀说,“咕咕,咕咕,再见,我得回窝里去了。”红汽车也说:“嘀——嘀——再见,我得回我的车房去了。”房子闷闷不乐地垂着头。“我想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太宽敞的地方……”一阵歌声,不知从谁家的录音机里飘出。房子的心情糟透了,瞧,家是多么重要啊,连歌声也要找个家呢!在此之前,房子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不行,我一定得为自己找一幢房子,找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房子的这个念头,搅得她一刻也不得安宁。趁着半夜人们都睡着了,她把自己的身体从地上拔起来。房子走上大街,她看见一幢很高的楼房。“唔,这幢楼房不错,又高又大,做我的房子正合适。”房子站住了,她满怀希望地叫道:“高楼,你好,请你当我的房子好吗?”高楼说:“我的门是专门为人修的,这么小,这么矮,你进不来呀!”房子走呀,走出城。野外的房子比城市少多了。房子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村庄,天哪,她倒抽了一口气,这儿的房子个头还不如自己大呢!她走呀,走呀,走到大山里面。嗬,这儿有一个大山洞,洞口好大好大,“哈哈,这下我找到自己的房子了!”房子高高兴兴往里走,突然,一个可怕的声音吼道:“哇呀呀,出去,出去,怎么能随随便便住到我家里来呢?真不像话!”天哪,原来这是老虎的家!房子赶快退出山洞。房子找了一晚上,走得又累又疲倦,一个适合自己住的地方也寻不到。房子非常伤心:“呜呜呜,我要是人就好了,人有房子住;我要是鸟就好了,鸟有自己的窝;我要是蜜蜂,也有一间小小的蜂房呀。可是,我是倒霉的房子,永远都没有自己的家,呜呜,当房子可怜呀……”“房子呀,你哭什么?”一棵苍老的大树问道。“我没有家,没有一座属于自己住的房子。”大树哈哈笑着说:“谁说你没有家,没有房子呀?瞧,整个天空是你的屋顶,整个大地是你的房间。在你的家里,什么东西都应有尽有,上有太阳月亮星星,下有城市山水森林,拥有这样的家,难道还不能使你快乐吗?”房子怔住了,她瞪大眼睛仔细想:“是的,我有世界上最大最大的房子!”她高兴了,“天哪,原来我的房子比所有的房子都可爱呀!”房子急急忙忙返回了城市。从此以后,她又成了一幢快快乐乐的房子。房子急急忙忙返回了城市。从此以后,她又成了一幢快快乐乐的房子。
房子找房子
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出猎人的枪口。郊外一幢豪华的别墅内,一个身着浴衣的男人坐在壁炉前,津津有味地品尝着美味的食物,还时不时地往杯子里斟点葡萄酒。他伸手拿起一张唱片,想往电唱机上放时,门开了,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走进来。“请原谅,门没关。”来人说,“我是施密特兄弟公司的代表。您是格雷经理吧?”壁炉前的男子转过身,明显流露出被打扰的不悦的表情。“……是的,我就是。您有什么事?”“经理先生。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一张您去年的账单,共200美元……”“好,明天从办公室把钱给您转过去。”“这样的说法您已经重复多次了。”那代表提醒道,“因此,我决定直接来找您,希望今天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请你出去!把账单直接寄到公司办公室。我现在没有钱,你懂吗?”“是的,我懂。”那职员答道,“我也预料到了这点,尽管我曾想我俩最好能在私下解决这个问题,而用不着去麻烦执行法官。他也认识您,而且现在就等在门外。”壁炉前的汉子猛地站起身来,慌忙中酒瓶掉在了地毯上,名贵的葡萄酒洒了出来。“真无聊!”他大声嚷道,“得啦!这是你们要的钱,拿去吧!离开这里,永远别让我再看见你!”原来,进入格雷经理别墅的是乔伊?斯托克。他喜欢造访那些久无人住的别墅,然后再趁机得到点儿实惠。但他不知道的是那个所谓施密特兄弟公司代表,正是别墅的真正主人――格雷。格雷事后说,“我一拧门把子就看见窃贼穿着我的浴衣,还享受着美酒佳肴。那家伙是个大块头……并且,他可能带有凶器。我想抽身退出去时已经晚了,于是就把他当成别墅的主人。但最成功的一招还是我说执行法官就在门外,没想到这一招这么灵,那个坏蛋听说执行法官会认出他是冒牌的房主,吓坏了,赶紧掏钱包。”泼水节在泼水节上,一个旅客喊到:“谁!是谁泼我!”导游忙过来解释到:“这是一种民族风俗,用水泼你那是喜欢你。”游客大声说道:“啊!喜欢我!再喜欢我也不能用开水呀!”
别墅的主人
 
共9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