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尖刀般的眼神的故事

那是我转到哈尔格若芙小姐所教的七年级班上的第一天。当老师把我介绍给全班同学后,我鼓起勇气,面带最灿烂的笑容走向座位。过去的转学经历告诉我,作为一名新生,要融入一个集体并非易事,我现在非常渴望被同学们迅速接受。令人惊喜的是,午餐时间,所有女孩都围拢到我的餐桌边,友好地主动和我谈话,我的心情开始慢慢放松下来。新同学全都争先恐后地给我讲学校、老师和其他同学的掌故、趣闻,没用多久,班级里的书呆子被指认出来——玛丽·露,一个拘谨、敏感的小女孩。她表情严肃,衣着过时。但其实她长得并不丑,模样也不滑稽,相反,我倒认为她相当漂亮,黑色的眼睛、橄榄色的皮肤、长长的如丝黑发,十分清秀、标致。然而,当她搭配上一双无美感的便鞋、一条羊绒长裙和硬挺的镶褶边衬衫后,她完全变成了一幅书呆子的经典形象。玛丽·露默默地走过我们的餐桌边,高扬着下巴,眼睛不瞧任何人。她径直走到一张空桌子,独自一人吃午餐。放学后,女孩们邀请我加入她们的小团体,我很激动,我还是第一次尝试加入一个小团体。我们悠闲地在学校门前等候,为了什么,我不知道。不多时,玛丽·露两只手臂环抱着书包走下学校的台阶,辱骂顿时开始,粗鲁、尖酸的言语从女孩们的口中喷薄而出。我停住脚步,片刻后又跟上她们。当我走近玛丽·露时,情绪忽然变得异常激昂,嘴中不自觉地吐出一串串污言秽语。在此之前,我从没有说过如此不堪的话语。见此情景,别的女孩都后退一步,做我的拉拉队。受到她们的鼓舞,我猛地一把拽住玛丽·露的书包带,用力地往前拉、向后推,书包带断了,她摔倒在地。我后退回来,所有人都拍手哄笑。我如此快就融入了团体,而且还成了一名领头人!然而,我的内心没有一点自豪的感觉,只有难以名状的刺痛,仿佛亲手折断了一只蝴蝶的翅膀。玛丽·露站起身,捡书,离开——整个过程无声无息,她没有掉一滴眼泪或者回击一言。她高高昂着头,一瘸一拐地走到街上,一小股鲜血从她的膝盖上缓缓流淌下来。我与我那些大笑的朋友转身离开,此时,我注意到一个站在汽车旁的男子。他的皮肤是健康的橄榄色,头发乌黑,容貌英俊,这些特征告诉我,他是玛丽·露的父亲。他站在那里纹丝未动,只用眼睛追随着女儿孤单的身影,她坚毅地一步一步地朝他走,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悲伤与骄傲。当我走过他的身旁,他泪光灼灼地盯着我,沉默、无语。但是,我的心分明听到了“可耻”二字。这位父亲尖刀般的眼神教我懂得,什么是善良、力量和安静的尊严。这件事情发生后,我再也没有参与过小团体的恶劣行动。我永远不会为了被人接受盲从于他人而伤害其他人,更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灵魂。
尖刀般的眼神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