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半仙的故事

王博被调来丰县做县知事,新官上任三把火,他的头一把火烧的就是盗墓贼。丰县的古墓很多,到处石碑林立,荒冢垒垒。因此,这儿就成了盗墓贼最眼馋的地方,一个个盗洞,令人惨不忍睹。当时正是民国时期,战乱频仍,官贪吏黑,更给盗墓贼创造了机会。王博上任的第二天,就派出警察,抓了一批盗墓贼,进行公开审判,判刑的判刑,关押的关押。丰县的盗墓贼一时没了踪迹。这一天午后,王博派了份请柬,请丰县著名的阴阳先生白半仙来家里做客。白半仙这家伙,跛腿,鼻下两撇鼠须,不仅风水看得好,最厉害的是他罗盘一架,就能确定古墓位置;抓一把土,拿鼻子一嗅,就知道古墓年代。接到王博的请柬,白半仙不敢耽搁,赶忙去了。王博早已准备好一桌酒菜盛情款待,几杯酒下肚,他直言不讳:“今天请白先生来,是想让你把县里的古墓全部找出来,画张图,做下标记,可好?”白半仙停了酒杯,望着王博,有点疑惑不解。王博一笑,捋着胡须接着说:“这样,可以更好地保护古董,以免受到盗墓贼的破坏。这是一件有益国家民族的大事,不知道白先生愿意不愿意?”白半仙听了,高兴地点点头,愉快地答应了。接下来,他忙活了大半个月,最后把一张标记所有古墓的地图交到了王博手里。这天,白半仙闲来无事,信步走到城北一处山丘旁。突然,他发现这座小山丘上盖着几间草房,门前种竹,门后树林,一片雅静,他问过路的人:“这儿过去没房子吧?”有知道的人回答他:“县知事看中了这儿的风景,盖几间草房,想没事的时候就来住一住。”白半仙看着草房,长长地“哦”了一声,点点头,沉默了一会儿,就快步回了家。当天晚上,他叫来几个徒弟,说:“城北那座山丘,本是一处周朝古墓,我叫你们来,就是想挖开它。”徒弟们互相望望,都没说什么。后半夜,大家带了盗墓器具,还有干粮,随着白半仙去了山丘后面的一个沟里,开始盗墓。这儿有一丛树木,很是隐蔽。白半仙带着弟子们干了四天四夜,墓道开了,大家眼睛一亮,里面锈迹斑斑的青铜器遍地都是。白半仙一挥手,一件件青铜器神不知鬼不觉地被搬走了。搬动青铜器的同时,他们的头顶上传来“咚咚”的声音,像有人在挖着什么。大家互看一眼,不由都捏了一把冷汗。没几天,县衙就来人了,一群警察什么话也没有,见了白半仙就捆。王博带着几个人冷着脸进了屋子,仔细搜了个遍,结果什么也没找到。他板着脸,一挥手,让手下人押着白半仙回了县衙,马上升堂审讯。升了堂,王博生气地说:“姓白的,我把你当成正人君子,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盗墓贼。”“你凭什么说我是盗墓贼?”白半仙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王博愣了一下道:“很简单,城北山丘周墓被盗,而周墓中青铜器为主,你的房内青铜器的锈味很浓。你以为只有你一人鼻子能嗅出古物吗?”白半仙哈哈大笑,指着王博道:“盗完周墓后,我又按原样封闭好,你是如何发现周墓被盗的?”王博面对这个问题,显然没有做好准备,张口结舌回答不出来。白半仙又是一笑,“还是我替你回答吧,你进入周墓,一无所得,所以就怀疑到了我。”王博的脸一下变成猪肝色,他一拍惊堂木:“你血口喷人。”白半仙看着王博尴尬的样子,侃侃而谈:“你的那点小把戏,能瞒得了我吗?你让我标出古墓的位置,然后,你选中最古老的周朝古墓,在上面盖房,表面上说休闲,暗地里是准备盗墓。而且,我在墓里,清晰地听到上面有挖洞的声音,位置就在你建的房子下面。盗墓贼不是你还会是谁?”王博头上出了汗,大喊:“拉下去,拉下去。”几个警察一拥而上,拖走了白半仙。白半仙猜得不错,王博来到丰县,名义上为了护墓,实际是利用职权盗取古墓。首先,他利用手中权力打击盗墓贼,避免别人和他争抢;然后,甜言蜜语哄着白半仙标记出所有古墓的位置。最终,他选定了那座周朝古墓下手:那儿很隐蔽,青铜器也值钱。为了遮人眼目,他建了几间茅房,表面上说是为了休闲,实际是为了便于进行盗墓活动。可是,当他挖开古墓,却发现迟了一步。他气得暴跳如雷,在浮土上,发现两个一样大的脚印,一浅一深,马上就猜出这个人是跛子。于是,他想到了白半仙。他不能让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当夜,他就去了监狱,亲自提着一个食盒,微笑着递给白半仙。打开食盒,里面有烧鸡,还有其他的菜和一壶酒,两个酒杯。王博微笑着斟上一杯酒递给白半仙,道:“今天堂上让白先生受苦了,我这也是官身不由己,现借酒请罪。”说着,自己拿起一杯酒,一口喝了。白半仙也拿起酒杯,喝了杯中酒:“不知王知事如此客气,究竟为了什么?”王博放下杯子,望着白半仙道:“请问你把那些古董放哪儿去了?”白半仙摇着头,闭着眼睛一言不发。王博冷了脸,轻轻地,一字一字问道:“你难道要古董不要命吗?”白半仙倏地睁开了眼,忽然,他非常痛苦地捂住肚子叫道:“你在酒中掺了什么?”“毒药。”王博说,双眼放光,“说了古董所藏的地方,给你解药。”说着,拿出一个瓶子,举在白半仙眼前。白半仙痛得脸色煞白,倒在地上滚动着,最终实在忍受不了了,道:“在北山香炉峰半山腰,有一块大青石,青石后有一个洞。”王博满意了,收起了瓶子,对躺在地上痛苦不已的白半仙说:“我就去。不过,告诉你,我没解药。”说完,哈哈大笑,走了出去。王博去了,就再也没回来。县衙里一片混乱,谁也不知王博去了哪儿。当然,白半仙除外。白半仙盗墓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保护古董不让其外流。一般情况下,一旦发现哪座墓被盗墓贼盯上,他就马上带着一群弟子抢先下手,盗走墓中古董,藏起来。如果有人强行追问他古董的下落,他就说出香炉峰的青石洞。这个洞只是个幌子,里面插满了竹签子,上面铺着席子,席子上盖着浮土,让进洞的人有去无回。白半仙并没被毒死。他的鼻子灵着呢,杯子一到手,就嗅出了异味,那杯酒在他举杯喝下时,顺着胡须流到了衣领里。他就这样一直待在牢里,直到丰县解放。出狱的那一天,他没有回家,而是带着县政府的文物干事直接去了城北的山丘,打开了那座周朝古墓。原来,他救下的所有古董都好好地在里面。他知道王博发现古墓被盗后不会放过他,他被押走前交代徒弟们,等风头一过,就把那些他们过去找到的所有古董全放回那座已被王博发现的周朝古墓。用他的话说,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
白半仙智对盗墓贼
民国二十六年,潭城府街有一姓李的算命先生,年纪四十出头,长得清清瘦瘦的,一把山羊胡足有三寸长,卦摊的白布上写着“李半仙”三字,不过,无论他怎么包装,可就是生意不好,因而每当有人路过他的卦摊时,他都会忍不住吆喝几句:“算命啊,推测未来,预知祸福!”这日上午,李半仙刚把摊位摆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忽然跑到他面前,说:“先生,请给我算算吉凶祸福。”说完,提笔写了个“滩”字。李半仙拿起字看了半天,然后抬头看着男子,摇头晃脑地说:“此字读作滩,左边三点水,右边有个难,有水不为难,须防水中难。”男子听罢,直眉愣眼地瞪着李半仙,李半仙心里顿时有些发毛,以为说错了。他正要自圆其说,男子却突然开口道:“先生真是神仙啊,测得这么准!本人是做药材生意的,从湖北贩来一船药材,结果途中遇到风浪,船翻货失,还差点儿搭上性命。”说着,抱头蹲在地上哭了起来。李半仙本就是个察言观色的种,见男子一哭,知道自己蒙对了,又见男子的哭声引来许多看热闹的人,便觉得显示自己能耐的机会来了,于是便对男子说:“客官不必烦恼。客官面方口阔,两耳有轮,必不是久困之人。”男子眼中现出一丝惊喜,马上问道:“还请先生指点迷津,在下定有重谢!”李半仙微笑着说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龙困浅滩,总有飞腾之日。”男子含泪说道:“多谢先生吉言。”说完,掏出一块银圆递给了李半仙。男子走后,李半仙高兴地刚要把银圆揣进怀里,身后有人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李半仙回头一看,是个身材粗壮、长相凶恶的醉汉,不由喝道:“干什么?”醉汉大着舌头说:“我也要测个字,测得准,我给你钱,测不准,你给我钱。如何?”李半仙只得说:“写个字吧。”醉汉歪歪斜斜写了个“木”字,李半仙说道:“金木水火土,此字是个木,木上加一为末,木下加一是本,去掉右边读才。此才乃无风之财,若依此字,你老兄也是破了财!”醉汉火了,骂道:“他妈的!老子从小到大,针没丢过一根,钱倒是捡过几回,拿钱来!”李半仙好不容易挣到几个钱,哪舍得撒手,再说今天一认输,往后就别指望吃这碗饭了。情急之下,他脱口大叫起来:“以前没有破过财,现在没有破过财,马上就要破财了!”醉汉一下被镇住了,一摸身上,不由愣了,自言自语地说:“钱还真没了。”李半仙立刻得意地伸出手来说:“拿钱来。”醉汉的同伴提醒说:“你的钱哪丢了,是付了酒钱了!”醉汉一拍大腿,指着李半仙骂道:“妈的,差点儿让你老鬼给骗了!”看热闹的顿时哄笑起来,李半仙脸红脖子粗,恨恨地骂道:“赶紧回家等着吧,今晚不失火也得被盗!”醉汉较上劲了:“好,今晚不失火不被盗,你这老鬼等着进棺材吧!”李半仙只为着急圆场,醉汉走后人群一散,这才觉得话说得太满了,犯了算卦这一行的大忌。于是只好草草收拾摊子,溜了。李半仙游乡串村躲了几个月,才溜回城里,谁知他刚在街上摆好摊,吆喝了几声,一个人就跑了过来喊道:“先生,可找到你了!”李半仙定睛一看,不由一愣,原来这人正是贩药材翻船的男子!李半仙心里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却见男子连连作揖说道:“上次赔了老本,死的心都有了。多亏遇到先生,又借钱跑了几趟生意,捞回本钱不说,还赚了不少。”说完,拿出五块大洋相谢。李半仙接过大洋,脸上笑开了花,正要往怀里揣,又一个汉子跑过来.一把抓住李半仙的手,粗嗓大腔地说:“老鬼你跑哪去了,这下可找到你了!”李半仙一看是醉汉,脸不由吓得变了色。没想到醉汉说道:“先生测得真神!那天晚上,我家里还真招了贼,多亏有防备,才没丢什么东西。”说完,也掏出一把角币扔到李半仙的摊子上。从此,李半仙神名远扬,每天找他测字算卦的络绎不绝,同时,他测字算卦的价钱也上涨了不少,这样不到半年,他竟赚了二百多个大洋。直到年根底下,李半仙才把存在银行里的大洋取了出来,收拾收拾,准备起程回老家。晚上,李半仙美美地喝了一顿小酒儿,香香地做了一宿好梦。第二天早上醒来,二百多个大洋不翼而飞了,桌子上留下一张纸条,上边工工整整地写着:“多谢了!你不愧是我培养出来的挣钱好手。”原来,李半仙的名声都是那贩药材男子打造出来的,而这贩药材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潭城赫赫有名的神偷张小三。一年前,张小三路过李半仙的卦摊,听到李半仙的吆喝,不由得感到好笑:“这些胡说八道的人,也能混饭吃!”想到这,他心生一计,决定耍耍李半仙。于是没过几天,他就找到自己的好朋友假装醉汉,上演了这出戏。果不出其然,从此后,李半仙的名声大振,生意格外红火。李半仙哪想到,自己磨破嘴皮子,忙活了半年多,却成了神偷的挣钱好手。从此,李半仙神名远扬,每天找他测字算卦的络绎不绝,同时,他测字算卦的价钱也上涨了不少,这样不到半年,他竟赚了二百多个大洋。直到年根底下,李半仙才把存在银行里的大洋取了出来,收拾收拾,准备起程回老家。晚上,李半仙美美地喝了一顿小酒儿,香香地做了一宿好梦。第二天早上醒来,二百多个大洋不翼而飞了,桌子上留下一张纸条,上边工工整整地写着:“多谢了!你不愧是我培养出来的挣钱好手。”原来,李半仙的名声都是那贩药材男子打造出来的,而这贩药材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潭城赫赫有名的神偷张小三。一年前,张小三路过李半仙的卦摊,听到李半仙的吆喝,不由得感到好笑:“这些胡说八道的人,也能混饭吃!”想到这,他心生一计,决定耍耍李半仙。于是没过几天,他就找到自己的好朋友假装醉汉,上演了这出戏。果不出其然,从此后,李半仙的名声大振,生意格外红火。李半仙哪想到,自己磨破嘴皮子,忙活了半年多,却成了神偷的挣钱好手。
计谋李半仙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