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几十的故事

梅兰芳在几十年的艺术生涯中,取得了世所公认的成就,成为中国传统戏曲艺术最卓越的代表。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他被邀请参加了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新中国成立后,他担任了中国文联和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戏曲研究院院长,中国京剧院院长。他经常参加国内外各种文化交流活动,从事艺术研究,还认真培养青年演员。他的学生,不但有京剧演员还有不少地方戏的演员。同时,他仍然经常演出。全国各地都向他发出邀请,希望他能到那里演出。他理解人民的要求,在十年的时间里,走了十九个省,让观众实现了“看看梅兰芳”的愿望。1959年,在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的时候,梅兰芳排演了他一生中最后一个新戏:《穆桂英挂帅》。那年,他已经是六十五岁的高龄了,可扮演出的穆桂英仍然是神采奕奕,为建国十周年增添了喜庆气氛。梅兰芳在晚年患有心脏病,可他不顾这些,一心要为更多的人演戏。1961年夏天,六十七岁的梅兰芳应邀到新疆参加铁路落成典礼,并进行演出。一想到此生能到大西北为人民演戏,他很激动,做好了各种准备。不料就在这时候,他的心脏病发作,住进了医院。新疆去不成了,他十分着急。8月4日,周恩来总理来医院探视梅兰芳,对他说:“梅先生,我正在北戴河开会,听说你病了,特意赶来看你。”梅兰芳有些着急地说:“新疆有条铁路刚刚落成,约我参加通车典礼,火车票都买好了,可我却去不成了……”“不要急,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养病。等病好了,还愁没有工作干吗?”周总理安慰说。不幸,四天之后,梅兰芳因病去世了。他为中国人民创造的艺术精品永远是民族的瑰宝。
一代艺术大师梅兰芳的故事
几十年前,波兰有个叫玛妮雅的小姑娘,学习非常专心。不管周围怎么吵闹,都分散不了她的注意力。一次,玛妮雅在做功课,她姐姐和同学在她面前唱歌、跳舞、做游戏。玛妮雅就像没看见一样,在一旁专心地看书。姐姐和同学想试探她一下。她们悄悄地在玛妮雅身后搭起几张凳子,只要玛妮雅一动,凳子就会倒下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玛妮雅读完了一本书,凳子仍然竖在那儿。从此姐姐和同学再也不逗她了,而且像玛妮雅一样专心读书,认真学习。玛妮雅长大以后,成为一个伟大的的科学家。她就是居里夫人。
居里夫人小时候的故事
有一次,齐庄公带着几十名随从进山打猎。一路上,齐庄公兴致勃勃,与随从们谈笑风生,驾车驭马,好不轻松愉快。忽然,前面不远的车道上,有一个绿色的小东西,近前一看,原来是一只绿色的小昆虫。那小昆虫正奋力高举起它的两只前臂,怒气冲冲地挺直了身子直逼马车轮子,一副要与车轮搏斗的架势。小小一只虫子,竟然敢与庞大的车轮较量,那情景十分感人。这有趣的场面引起了齐庄公的注意,他问左右:“这是什么虫子?”左右回答说:“大王,这是一只螳螂。”庄公又问:“这小虫子为何这般模样?”左右回答说:“大王,它要和我们的车子搏斗,它不想让我们过去呢。”“噫!真有趣。为什么会这样呢?”庄公饶有兴趣地问左右。左右回答说:“大王,螳螂这小虫子,只知前进,不知后退,体小心大,自不量力,又轻敌。”听了左右这番话,庄公反而被这小小螳螂打动,他感慨地说道:“小小虫儿,志气不小,它要是人的话,一定会成为最受天下尊敬的勇士啊!”说完,他吩咐车夫勒马回车,绕道而行,不要伤害螳螂。后来,齐国的将士们听说了这件事,都非常感动。从此,他们打起仗来更加奋不顾身,都愿以死来效忠齐庄公。人们常说螳螂挡车,不自量力。然而我们从另一面来看,螳螂挡车之勇,也实在可赞可叹,这种置生死于不顾、敢于抗争的勇气,不是应该对我们有所启发吗?
螳螂之勇
有一次,齐庄公带着几十名随从进山打猎。一路上,齐庄公兴致勃勃,与随从们谈笑风生,驾车驭马,好不轻松愉快。忽然,前面不远的车道上,有一个绿色的小东西,近前一看,原来是一只绿色的小昆虫。那小昆虫正奋力高举起它的两只前臂,怒气冲冲地挺直了身子直逼马车轮子,一副要与车轮搏斗的架势。小小一只虫子,竟然敢与庞大的车轮较量,那情景十分感人。这有趣的场面引起了齐庄公的注意,他问左右:“这是什么虫子?”左右回答说:“大王,这是一只螳螂。”庄公又问:“这小虫子为何这般模样?”左右回答说:“大王,它要和我们的车子搏斗,它不想让我们过去呢。”“噫!真有趣。为什么会这样呢?”庄公饶有兴趣地问左右。左右回答说:“大王,螳螂这小虫子,只知前进,不知后退,体小心大,自不量力,又轻敌。”听了左右这番话,庄公反而被这小小螳螂打动,他感慨地说道:“小小虫儿,志气不小,它要是人的话,一定会成为最受天下尊敬的勇士啊!”说完,他吩咐车夫勒马回车,绕道而行,不要伤害螳螂。后来,齐国的将士们听说了这件事,都非常感动。从此,他们打起仗来更加奋不顾身,都愿以死来效忠齐庄公。人们常说螳螂挡车,不自量力。然而我们从另一面来看,螳螂挡车之勇,也实在可赞可叹,这种置生死于不顾、敢于抗争的勇气,不是应该对我们有所启发吗?
宋大贤斗鬼
印度尼西亚有一种极乐鸟,雄鸟在求爱时,往往几十只聚集在密林深处的高枝上,展开美丽的翅膀,或翩翩起舞,或引颈高唱,以此来吸引雌鸟,场面十分壮美。摄影师颂帕很想拍下这一场面,但由于在密林深处,这种场面很难抓拍。于是,他做了一个巨大的网罩,将一棵大树完全罩住,并捉了二十只雄鸟放在里面。为了让罩子整洁干净,他把罩内的地面全部铺上了水泥,然后坚持每天清理卫生,每天将又肥又大的松毛虫放进罩内,期望极乐鸟在优质的环境里快乐地生活成长,待到它们求爱的季节,拍摄到最佳的画面。可没过多久,极乐鸟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问题,有的萎靡不振,有的痛苦地拍打着翅膀,有的甚至死亡。颂帕急忙找来一位鸟类专家给鸟儿看病。专家看到大网罩后,询问了一下喂养情况,然后对颂帕说:“这是鸟儿消化不良引起的,你把水泥地面刨掉,过几天情况就会好。”水泥地面和鸟儿消化有什么联系呢?颂帕将信将疑地按照专家的指示做了。没过几天,所有的极乐鸟都恢复了以前活蹦乱跳的状态,羽毛也变得鲜艳有光泽。专家告诉颂帕:“极乐鸟没有牙齿,进食后靠身体内的沙囊碾碎食物,再进入胃里。所以,它们平时总要刻意地吞下许多砂砾,可你为了整洁,将地面全部铺上水泥,极乐鸟没有地方吞食砂砾,所以就消化不良了。”生活中,有些人为了追求最大的效益或最好的效果,采用所谓的“创新”办法或超常规的手段,但创新也要把握一点:不要破坏事物既有规律,否则将适得其反。
极乐鸟
在他的农村老家,有一块几十亩大的麦田,常被那些贪走近路的人们踩出一条小路,一条明明晃晃的对角线。一头连着村庄,另一头通往集市。从前这块地由4个生产队耕种,后来土地承包,归几十个农户承包了。多少年来这条小路就一直存在着,多少年来每年都有人试图把它断掉,可是总也断不掉。麦子刚刚播种入地,松松软软,耧迹明显,如果下点小雨,两脚还会陷进泥里,稍有自觉性的人也不好意思带头去踩庄稼,又落一个“乌龟”的骂名,这时候是断路的好时机,如果等到把路走开,再断也就难了。所以在这条小路的两端有人用带着尖刺的老圪针扎成长长的篱笆,以期挡住那些贪走捷径的人的脚步。还在入口处用白灰撒成乌龟图案,意思是骂那些走小路踩庄稼的人是乌龟。其用心可谓良苦。?正像门上上锁锁君子锁不住小人一样,无论你把篱笆扎得多高,多宽,也无论你扎的圪针有多尖,多长,更无论你在路口画乌龟老鳖,有人就是不在乎,或多绕几步,或拔掉圪针,或把圪针踩在脚下,依然我行我素,照样大大咧咧走小路。人们的惰性你休想挡住。开始是弯弯曲曲扭扭斜斜的一行脚印,两行脚印,慢慢地便脚印跟着脚印,脚印叠着脚印了,没过几天,小路就由暗而发亮了。?土地承包给个人后,有人下劲儿。那年春节回老家,他看见这条小路一端的入口处有一堵三尺来高三丈来长的泥墙,不用问,是为了断路。人们啊,为什么不能自觉一些,体谅一下别人,让别人少一些麻烦?可等到夏天麦子即将成熟的季节再回老家的时候,这堵泥墙已是残垣断壁,地里依然有一条1米多宽的斜斜的明晃晃的小路。?看来,要断掉这条小路,需要人们高度的自觉和素质的提高。容易吗??他总是心太软,心太善,不忍心毁掉别人的劳动成果,不忍心踩踏麦田。他还胆小,害怕踩麦田走近路时被人家骂他,打他。所以他平时里很少走小路,就是在他30多年前到乡镇完小读书,后来又读初中、高中前后7年多的时间里,上学放学,披星戴月,来去匆匆,也不曾贪走这条小路。同行几个人,别人都走小路,独他一个人走大路的事是常有的。“走路不用问,大路没有小路近。”但究竟近多少,走大路与走小路远近是怎样的比例关系,恐怕连喜欢走小路的人好多也说不清楚。上中学时学习了勾股定理,方知勾3股4弦5的直线与斜线的关系。他粗略算了一下,走这条小路会少走35米。?他生性老实,愚钝,走路时就没有想到还有什么捷径可走,在[欣赏雨季爱情故事网]生活人生中,更没有想过也有捷径可走,可以通过抄小路、近路,通过投机取巧等手段直达目的。从来就没有想过,一个人可以不通过勤奋的学习,艰辛的劳动,就能取得巨大的成功,从而收到事半功倍之效,不敢想像,一个穷汉一夜之间通过买彩票变成一个千万富翁会是怎样的感觉。只相信,世界上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因而只是按部就班、观念陈旧地在人生路上,老牛破车,慢慢腾腾,踯躅前行。?时代将要把他抛弃了,同行者们也早已把他远远地甩在了后面。可他不耻最后,无意于走捷径追赶他们,依然脚步铿锵地走自己坚实的路。最近听到朋友的一句话,使他改变自我,茅塞顿开。朋友说,高薪不如高职,高职不如高寿,高寿不如高兴。看来,高兴是最高境界了。他想,高薪是办不到了,月过十五,年近半百,工龄几十年,现在月工资也只有三位数,靠熬日头的工资到退休也未必能晋到四位数,所以高薪无缘。高职呢,做梦都没有想过。出身布衣,家境贫寒,世代就无一当官者。没有任何社会、经济、历史的背景和积累,几率为零。高寿呢,那只有天做主了,由不得自己。自己唯一能追求和做到的,就是高兴了,而高兴又是最高境界。何不走捷径,一步到位?于是,他就想学走一趟捷径了:撇开高薪、高职、高寿,直奔高兴了。?饭菜可口了,他高兴;孩子学习进步了,他高兴;几天连阴之后天放晴了,他高兴;干旱季节落雨了,他高兴;打“双升”时揭到大王了,他高兴;“将军”时扭转被动局面了,他高兴;“世界杯”捧回中国了,他高兴;载人飞船成功了,他高兴。近来他常常高兴,而且都有理由。看来他不算太笨,学走捷径竟如此成功。祝贺他了!饭菜可口了,他高兴;孩子学习进步了,他高兴;几天连阴之后天放晴了,他高兴;干旱季节落雨了,他高兴;打“双升”时揭到大王了,他高兴;“将军”时扭转被动局面了,他高兴;“世界杯”捧回中国了,他高兴;载人飞船成功了,他高兴。近来他常常高兴,而且都有理由。看来他不算太笨,学走捷径竟如此成功。祝贺他了!
学走捷径
几十年前,《巴尔的摩哲人》的编辑亨利·曼肯说过,财富就是你比妻子的妹夫多挣100美元。行为经济学家说,我们越来越富,但是体会不到幸福,部分原因是,我们总拿自己与那些物质条件更好的人相比。科内尔大学教授罗伯特·弗兰克说,你是愿意自己挣11万美元,其他人挣20万美元,还是愿意自己挣10万美元,而别人只挣8.5万美元呢?大部分的美国人选择了后者。弗兰克写过一篇论文《多花少存:为什么生活在富裕的社会里,却让我们感到更贫穷》,里面提到住房,一个人到底需要多大面积呢?主要取决于邻居拥有多大的住房,如果邻居的住房小,那他也不需要太大的住房。曼肯说,最好的基点应该是凯利·帕克,他是澳大利亚最富的人,他的一个肾是移植的,心脏也做过手术。曼肯说:“你难道希望自己拥有40亿美元,而一个肾是移植的吗?”
攀比
一段并非壮烈悲怆的往事,几十年过去了,但在记忆中却不曾抹去。1945年深秋的北平,日本宣布投降已几个月了,曾经是占领国国民的日本侨民被集中在西直门外的一片树林里,等候遣送回国。当时我在北平读高中,有一天和几位同学结伴参观了那个营地。说实话,除了好奇之外,更多的是想看看当年趾高气扬的日本人战败之后的惨相,一吐被蹂躏8年的胸中闷气。日侨集中的营地在与动物园相隔一条马路的树林里(现在公共汽车始发站一带)。搭了许多褪了色的军用帐篷,一家一户,多数是老人、妇女和儿童。有的在晾晒衣被,有的在煤炉上做饭,偶尔和我们目光相遇,很快就闪开了。整个营地寂静得令人沉闷,伴随着萧瑟的秋风,我们这些参观者也感到了寒意。当我们正在穿行时,发现在一块草地上,十几个日本孩子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围着一位中年妇女读“假名”(日文字母)。只见那位妇女手中举起一张张纸片,孩子们齐声“啊、依、喔……”地读着。相隔不远,又看到一些稍大一点的孩子听老师讲算术,用的是一块旧木板,挂在树干上,权当黑板。参观回来的路上,我们几个同学很少说话,似乎都在沉思。几天以后,一家晚报记者发表了一篇通讯,报道日本侨民在等候遣返时的生活。他介绍说,日侨集中之后很快就把孩子们组织起来上课了,教员是侨民中自愿服务的。在这篇报道中,记者在评论战败、投降和身处异国等候遣返的日子里,日本侨民仍然不忘下一代的教育,他用了一句当时我不十分理解的话作为文章的结尾:可怕的民族!许多年过去了。每当我回忆起当年日本孩子上课的情景,总是浮想联翩。说不定在今天日本著名的专家学者、政经要人中,就有曾经在西直门外林中草地上课的孩子。有些人知道1945年北平深秋时日本侨民的处境,可谁能知道日侨回国之后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日子。然而,他们当时在孩子问题上做出了令人震撼的选择。
不曾抹去的记忆
一个乡建了一个移动基站,花了几十万。钱是农民摊派的,乡里其它的村都交了钱,只有小杨村没交。这天,乡里一个领导去了小杨村,要把钱收上来。小杨村的村长和村里几个干部见了领导,嘻皮笑脸的,但就是不把钱交出来。领导脸色不好看了,跟村长说,就你们村没交,你这个村长不想当了呀。村长就点点头,跟领导说我还真不想当。领导说别人都抢着当,你居然不想当,为什么?村长说这个村长难当呀,村里穷,而上面拿各种名堂要收的钱太多了。领导一听,生气了,对村长说你说话注意点,什么拿各种名堂要收的钱太多,这些收费哪一样不是为群众办好事!乡里集资建了一个移动基站,难道不要吗?说着,领导转身要走,边走边说:“限你明天把钱交上来,不交,你这个村长让别人当。”村里其它几个干部当然不会让领导走,他们拦住领导,把领导往村食堂里拉,边拉边说领导你别生气,我们村长就这脾气,我们会想办法。又说中午饭准备好了,我们杀了一只狗。说到狗,忽然就听到狗吠声,但一伙人左右看看,并没看见狗在哪里,正迷惑时,领导从身上拿出一个手机来,众人一听,狗吠声居然是从手机里发出的。领导便接手机,接过后,领导脸色好看多了。领导最喜欢吃的就是狗肉,听说村里杀了狗,这会又接了个电话,他不再提走的事了,也不像刚才那样生气。他把手机伸给村长他们看,然后跟大家说乡里如果不建一个基站,我现在怎么打得通手机。村长他们一边点头,一边看着领导的手机,说领导你这手机的叫声怎么这么怪,居然会发出狗叫的声音。领导说这算什么,我的手机什么声音都有。说着,领导调了调手机,手机里便发出了悦耳的鸟叫声。又调了调,手机里出现了叮叮咚咚的流水声。再调,手机里居然出现了一个怪里怪气的声音,那声音说:“笨蛋,接电话,笨蛋,接电话。”一伙人听了,啧啧称羡,说领导这手机真好,要多少钱呀,我们也去买一只。领导说不贵,才4000多一点。众人便伸了伸舌头,说这么贵呀,我们哪买得起。说话时,上菜了,一色的狗肉。领导便来劲了,呼呼地吃起来。村里的狗,也闻到肉香了,跑来了好几只,在桌子底下钻来钻去。忽然狗又吠起来。还是领导身上的手机响,领导好像喜欢狗吠声,才把手机设置成这种声音。因此,有人打领导的手机,手机里便响起狗的吠叫声。领导那时忙着吃狗肉,没顾上接。这样,领导身上的“狗”便一直吠着。那些在桌子底下钻来钻去的狗听了,忽然四散开来,然后也吠起来。这些狗一吠,村里其它狗也吠起来,一时间,整个村里到处都是狗吠声。村长一边撵狗,一边提示领导接手机,领导便拿出手机来。这一接,手机里不再有狗吠声了。其它的狗,没听到领导身上的狗吠,也不吠了。村长在领导接过手机后跟领导调侃起来,村长说:“领导你怎么把手机调成这种声音,你手机这一响,那些狗还以为你是它们的同类哩。”众人皆笑。领导这时不生气了,也跟着笑,然后举起酒杯说:“喝―――”才说完,领导身上的狗又吠了起来。其它的狗,一听到狗吠声,也跟着吠,一时间又是满村的狗叫声。村长怕狗吵,他一边撵狗,一边跟领导说你那只狗又吠了,快接,不接惹得这些狗都吠,吵死人了。领导便接手机,这一接,狗不吠了。其它的狗,没听到狗吠,也住声了。接过手机,领导又把手机往口袋里放,但才放进去,手机又响了,也就是说,狗又吠了起来。领导有些烦了,看了看村长他们说你看烦不烦,不接,让他叫。说着,招呼大家吃起来。领导不接,那狗便一直吠着,其它的狗也吠起来。其中有一只狗,一直盯着领导吠着,凶凶的样子。村长大声喝它,它也不住声。吠了几声,那狗忽然往前一蹿,扑向了领导。村长几个人发现那狗扑向了领导,想制止,但来不及了,那狗一扑过去,便在领导腿上咬了一口。领导一声大叫,从凳子上跌了下来。村长几个人发现那狗扑向了领导,想制止,但来不及了,那狗一扑过去,便在领导腿上咬了一口。领导一声大叫,从凳子上跌了下来。
村长和狗
阿P在乡镇一待几十年,没想到老了却成了名人,当上了金县的政协委员。这叫什么?这就叫儿子好,赛金宝,阿P是沾了儿子的光!阿P的儿子原先默默无闻,大学毕业后在省城找了份工作,不久又谈了个女朋友,等到谈婚论嫁的时候,才发现对方竟是一位省领导家的千金!消息传开,阿P一下子扬眉吐气,腰杆子挺得笔直。两年后,亲家官越当越大,进北京当了部长!这下,金县县长都乐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他亲自登门,邀请“P老”到县政协当委员,为本县经济发展出谋划策。接到邀请,阿P心里有点打鼓: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万一说错话,做错事,还不连累亲家呀。县长就是县长,一眼就看出了阿P的心思,于是笑道:“P老,您是最有能力的人!您想,没能力的话,能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儿子?没能力,部长大人会和您结亲家?说实话,如果不是您老岁数大了,我们都准备提拔您当乡长哩!”阿P被县长夸得飘飘欲仙,当下勇气倍增,一拍胸膛,脸红脖子粗地说:“县长,你看得起我阿P,我、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阿P一百斤的身子就交给县里了!”于是,阿P便成了县政协的委员。由于有县长的关照,大家都很照顾阿P,他的主要任务就是陪着吃吃饭,拿拿礼品,别人提出议案,他跟在后面签个名。阿P的生活充满了阳光。年底,儿子儿媳打电话来,想接阿P进京享享福,阿P就是不去,还说:“我是县政协委员,县里大事小事都要管,我没空!”这话说过没几天,县长又亲自登门拜访,一见面就握住阿P的双手,上下左右摇个不停:“P老,您可是我们县里的大救星啊。”阿P自打当上委员后,经常听到奉承话,可上升到“大救星”还是头一回,他一时愣住了:“县长,您有事啊?”“有,有,有大事。”县长要和阿P商量大事!原来,省里要修一条高速公路,设计了两套方案:A方案从邻县银县经过,B方案从本县经过。县长当然希望高速公路从本县经过,一来征地拆迁国家会给一大笔补偿费;二来能拉动县里的经济发展。现在的问题是,银县已主动出击,A方案眼看就成了人家的囊中之物,县长心急如焚,于是决定请阿P上北京,找亲家部长帮忙,只要部长肯发话,金县就有希望了。阿P一听是这么个任务,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别人是不知道,其实他这个领导亲家,自己只在儿子婚礼上见过一面,这些年和大家一样,也就是在电视上看看他。这就去找人家,人家要是帮忙那自然好,要是拒绝,以后这老脸要往哪搁?可自己是县政协委员,平时又吃又喝,这关键时候掉链子,也太对不起县长了。想到这,阿P又把胸脯拍得山响:“请县长放心,儿子听我的,儿媳妇听我儿子的,他爸听他女儿的,这事,我阿P出马,保证铁板上钉钉!”县长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好,好,那我明天就派人和你一起进京,P老啊,你真是县里的大救星啊!”第二天,天还没亮,县里就派司机开着小车来了。阿P明白,领导们这是心里急啊,于是,他拿了点东西,就准备出发了。正要上车,阿P突然发现,今天来接他的司机不是昨天来的小马,而且县里的领导也没来,于是就问:“今天怎么不是小马来接我啊?小马昨天说,他来接我的呀!”那司机笑道:“P老,我叫小牛,本来今天是小马来接您的,谁知昨天夜里他急性阑尾炎发作,住院去了,所以领导就改派我来接您。”原来是这么回事,阿P就乐呵呵地上了车。车开了一段时间,阿P突然发现路线不对,于是忙说:“小牛,你开错了,这是到银县去了呀!”小牛笑道:“P老,是这么回事,领导们决定,在龙泉湖公园为您举行一个隆重的欢送仪式。您老不知道啊,您这次进京,对我县发展的影响相当重大啊!”听小牛这么一说,阿P心里美滋滋的,心想:嘿嘿,我阿P还真是个人物,处处受人尊重,也罢,投桃报李,看来我一定要尽最大努力,争取把事情办成。车开了一个多小时,到了龙泉湖公园,在一个宾馆门前停下。阿P一下车,就发现门口立着一大群人在鼓掌,看见阿P来了,争相上来和他握手,这让阿P很满足。只是握完手,阿P愣了,发现这些人中竟没一个是他认识的。正在疑惑中,阿P被人群热情地拥进了一间大会议室。经过介绍,阿P一下呆住了,敢情这些人是领导不假,却都是银县的领导!原来,银县的领导也急切盼望高速公路从本县经过。当他们得知金县准备派阿P上京公关时,便连夜开会商讨对策。真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竟想出一个绝佳的办法。今天一大早,便抢先一步把阿P接来了。阿P弄清了对方的来意,顿时豪情万丈,好像自己被敌人逮捕了似的,竟大喝一声:“我阿P是金县政协委员,怎么可能给你们当说客?我阿P顶天立地,决不当叛徒!”银县的领导赔着笑脸,小心翼翼地解释:“P老,我们都是炎黄子孙,大家都是为了造福群众嘛,您就帮我们说说话吧。”“不行!”阿P义正词严,“赶快放我走,不然,我告你们绑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银县的几位领导见阿P油盐不进,便互相对了下眼神,其中一位胖子过来拍拍阿P的肩膀,笑着说道:“P老,我们决没有绑架之意,请您来,就是想让您和我县的一个政协委员一道进京。他进京的任务和你是一样的,为了银县经济发展,争取高速公路过境。因为你俩任务一样,正好路上可以做个伴,互相交流交流。”阿P听了一惊,银县也派了个政协委员进京公关?这人是谁?他能是我的对手?这时,大门打开,两个女服务员搀着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进来了。老人手拄拐杖,一步一颤,还不停地咳嗽。阿P一看,顿时目瞪口呆。这老人是谁?原来是小兰的父亲,自己的老丈人!阿P连忙上来搀扶老丈人坐下。老丈人见到女婿,高兴地说:“阿P呀,我现在也是县政协委员了,哈哈,没想到吧,县领导昨晚亲自到我家任命的。你别看我岁数大,我也要为家乡发展发挥余热!阿P呀,今天你来得正好,这就陪我进京找我那外孙和外孙媳妇,确保那条大马路从我们县经过……”阿P急了,忙打断老丈人,说:“爸,你听我说……”老丈人生气了,骂道:“小兔崽子,大人说话,谁让你乱插嘴了?我听县领导说了,有人想进京鼓捣我那外孙和外孙媳妇,把经过我县的大马路改从他们县经过!我一听,肺都气炸了,看来,这小兔崽子胆子不小哇,他就不怕我用拐杖敲破他的脑壳?”阿P在一旁面红耳赤,老丈人这分明是在警告自己呀。阿P自从和小兰结婚后,不知什么原因,就怕上了他这个老丈人。这么多年来,老丈人只要说一,他从不敢说二;老丈人要他站着,他就不敢坐着。就算现在老丈人老成这样了,在阿P面前,仍然是威风凛凛。阿P抓耳挠腮,一下子不知怎么办好了。银县领导见了,很是得意,说道:“P老,该陪着老丈人出发了,要是晚了,就误了今天的火车啦!”此时的阿P,哪里还迈得动步子,只好望着老丈人,笑得比哭还难看。后来,阿P经过一番思量,决定不进京了。所以,他这个政协委员,也不好意思再当下去了,这多少让他感觉有些遗憾。但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孝顺老丈人,为小年轻树立了榜样,他又觉得值,毕竟忠孝不能两全,想到这,阿P又得意了起来。
阿P当委员
 
共10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