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会飞的鞋子的故事

“步氏老布鞋”是一家百年老店,店里的每一双布鞋都是根据顾客要求专门设计,纯手工制作,仅此一双。数百年前,这家店是专门供应宫廷皇室的。如今,步氏老布鞋价格自然不菲,从几百元到几千元,甚至上万元不等。店老板叫步佳宁,二十六岁。别看她年纪轻,但做生意有一套,不然父母也不敢把店交给她。这天店里来了个客人,在一双鞋前看了很久。他看的可不是普通的鞋,是一双叫“凤凰朝日”的鞋,是“步氏老布鞋”的镇店之宝,步家祖上传下来的。据说本来是宫廷订制,不料想皇上被冯玉祥赶出紫禁城,鞋子就没能呈上去。这布鞋,鞋底用了上千层软缎,两只鞋面上以金丝银线和孔雀羽毛为原料织就了两只凤凰。更特别的是,整双鞋仅重二两四钱,用料加上做工,可谓价值连城。客人多看两眼“凤凰朝日”是正常的,不看才令人奇怪呢。但一看就是小半天的,还真是少见。店员心里犯嘀咕,就把这事告诉了步佳宁。这阵子步佳宁正为店面连锁加盟的事忙得不可开交,回到家后就埋怨父母不多生几个兄弟姐妹帮她。事情就出在这天晚上,十一点多钟她刚睡下,店里的保安小郭就打来电话说,“凤凰朝日”不见了!步佳宁火急火燎地来到店里,小郭向她简短地描述了情况。十一点的时候保安巡视过一次,鞋子完好无损地摆在玻璃橱窗里,但几分钟后突然停电了,来电后再看橱窗,鞋子已经不翼而飞。步佳宁赶紧调出监控视频,这一看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只见十一点零二分的时候,鞋子竟然像幽灵一样从无顶的玻璃罩橱窗里飞了出去!几个女店员吓得面无血色,议论纷纷。“有鬼啊!会不会鬼穿着鞋子出去了。”“这双鞋有上百年历史了,里面住着什么鬼神也说不定,鬼魂显灵了?”“都别胡说了!”步佳宁吼了一声,“这世上哪有什么鬼,肯定是人耍的鬼把戏。等天一亮就报警!”这一夜步佳宁留在了店里,凌晨她刚睡过去,就听见有人喊:“老板,鞋子回来了!”真见鬼了,鞋子真的完好无损地躺在橱窗里。这么多人守在这里,要不是闹鬼,鞋子是怎么回来的?店员小夏的舌头直打转:“老、老板,你摸……摸摸,鞋子好……好像被穿过了……”步佳宁拿起鞋子,果然被穿过了,还带着体温。“这肯定是人干的,如果是鬼穿的,怎么会热乎乎的?不都说鬼是没有体温的吗?”店里闹鬼的事一旦传出去,对生意会有极大的影响。步佳宁决定不报警了,并嘱咐店员一定要守口如瓶。可是,第二天夜里十一点多的时候又停电了!她赶紧跑到橱窗那里,鞋子擦着她的脸飞了出去。一瞬间她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难道世上真有鬼神存在?她打开监控视频,一遍遍放大图像,里面黑乎乎的,借着微弱的光能看见鞋子的轮廓。她又爬到靠近天花板的那扇窗子上,窗子一共有四格,看着看着,她突然看出了不同之处——其中一格的玻璃特别干净,其他三格都蒙了一层灰尘!玻璃被人换过!果然,其他三格的玻璃都是内嵌在窗棂里,而这一格的玻璃是从外面用一种特殊的胶粘到了窗棂上,从里面推或者从外面用力吸,玻璃就会被拿掉。步佳宁不动声色地把窗玻璃安好,她倒要看看这个贼还会耍什么手段。天亮了,直到开门营业,鞋子依然不见踪影,倒是隔壁的足疗店里传出一阵阵哭声。这是步佳宁头一次走进足疗店。门开着,厅堂正中间摆放着一具蒙着白布的遗体,旁边跪着几个穿孝衣的人,正悲悲切切地哭着。步佳宁看着其中一个年轻人有些眼熟,这不就是那天在店里看“凤凰朝日”鞋的人吗?步佳宁心思极快,也不管犯不犯忌讳,伸手就将盖在遗体上的白布单掀开。旁边的人连声斥责,步佳宁赶紧盖上布单,但她已经看清了死者脚上穿的只是普通的寿鞋。死者的亲属对她怒目以视,看来今天不给个说法是走不出去了。她暗暗责怪自己太鲁莽了。她正左右为难,就听见那个曾经到过鞋店里去的年轻人说道:“步老板,我知道你来干什么。走吧,咱们里边谈。”“凤凰朝日”丢失的事情除了她自家店里的人,对外可是严格保密的。他竟然知道自己来做什么,莫非,他就是偷鞋的人?想到这里,步佳宁跟他来到里间。年轻人将桌上一只精致的盒子递给她,步佳宁打开一看,盒里装的正是“凤凰朝日”。“步……步老板,听我慢慢跟你解释。”年轻人低头搓着手,说话也磕磕巴巴起来。“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人赃俱获。告诉你,这可不是普通的鞋,要是残了破了受到什么损失,我管保你不光坐牢,还要赔个倾家荡产!”步佳宁越说越气,怒目圆瞪。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年轻人竟然流泪了。他这副模样倒把步佳宁吓了一跳,有理讲理,有话说话,一把鼻涕一把泪这闹的是哪出啊?原来,年轻人的本名叫爱新觉罗·正贤,本是皇室后裔,现在改汉名叫金正贤,他的母亲最近被查出患了重病。了解到脚部反射疗法对母亲的病有帮助,金正贤专门学习了足疗法,并且开了这家足疗店。他给母亲买了一双步氏老布鞋,母亲穿后赞不绝口。她亲自到步氏鞋店,结果发现了“凤凰朝日”。这双鞋子唤起了她久远的记忆,她母亲曾经给她订做过一双类似的鞋,可惜在动荡的岁月里不幸丢失了。金正贤几次上门去买这双鞋,结果被告知鞋子是不卖的。十天前,母亲的病情加重了,昏迷时喊出了“凤凰朝日”这四个字,金正贤下决心不论用什么办法,都要满足母亲临终前的愿望。他去了步氏鞋店几次,先观察好地形,算准方位,然后对邻街的窗子动了手脚。半夜的时候,他先断电,又用一个很大的吸盘将玻璃吸下来,把长长的钩子伸进去,偷走鞋子后再把玻璃安上。第一次成功后的当天晚上,母亲醒来看到鞋子不禁喜极而泣。凌晨的时候,老人家又陷入了昏迷,医生说怕是再也醒不过来了。于是金正贤又依前法将鞋子送回。没想到第二天晚上,老人再次醒了过来,醒来就找鞋子,不得已,金正贤只好又偷了一次。他估计这次要被发现,但顾不上这么多了。“现在,母亲她老人家已经去了,她是笑着走的。现在我当面向您赔罪,您是打是罚我都认了。”金正贤说完垂首站在步佳宁跟前,等着她发落。步佳宁仍有些半信半疑:“我的店里白天晚上都有人在,你是怎么对玻璃动手脚的?”“这……你店里的保安小郭是我的老乡,我请他帮了忙……都是我的错,你千万不要怪他!”金正贤有些着急地说。步佳宁微微一笑:“我会体谅你一片孝心,放心吧。”与其说她被他的故事打动了,不如说她开始深刻地反省自己。鞋子是穿在人脚上的,不是为了摆在橱窗里的。她将步氏老布鞋的价格下调三分之一,让更多的人穿得起步氏的鞋。几个原来担心价格太高的商家,现在都主动上门要求加盟了。为了感谢步佳宁,金正贤专门为她做了一次足疗。他熟练地按摩着各个穴位,步佳宁觉得劳累了一天,现在这样按一按果真舒服多了。然后,金正贤将一份材料递给了步佳宁,真诚地说:“这是我做的一份营销渠道拓展项目策划书,听说你正在做步氏布鞋的全面连锁加盟,希望可以帮上你的忙。”哎呀!步佳宁惊呼一声,她正在考虑这个问题,没想到金正贤帮她把这个专业难题给解决了。她看看金正贤,人老实、孝顺、有才华,长得也相貌堂堂,如果有这么一个人在她身边,那该多好呀。
会飞的鞋子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