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土地的故事

从河北衡水农校毕业的安金磊,在国营农场工作了7年后,2000年回到了枣强县农村老家务农。村头的40亩薄地,近乎废弃。承包竞标中,每亩土地的承包款有人出10元,有人出6元,还有人出2元,安金磊出了50元。乡亲们说:“这个人脑子坏掉了。”那一年他30岁,和妻子张秀双在这40亩承包地和10亩菜地中扎下根来,每天鸡鸣而起,伸手不见五指时收工。夫妻俩种地的手法让村民们匪夷所思。不使用化肥,专门收集鸡粪作粪肥;不使用除草剂,全部人工操作,地里留一些杂草,用来涵养水分;不种整齐划一的单一作物,棉花和玉米、芝麻间作;不使用转基因种子,自己筛选培育……他的理由很简单:“人们常常把大地比做母亲,往土壤里施农药,不就好比往母亲身上投毒吗?”这样的耕作意味着劳动量的增加,意味着更多的辛劳。种植由于现代农业技术的发展而变得逐渐简单、轻巧,而安金磊却朝着“原始”的方向使劲儿。看似落后的生产方式,使他的作物产量开始时略比使用化肥农药的村民们低一些。可是几年下来,由于土地恢复了自己的生命力,他的庄稼优势就看了出来,明显长得比周围地里好。并且,由于没有购买农药、化肥的投入,计算下来倒是他的地效益好一些。他要极力恢复土地的健康:人们不停地挤压土地生产粮食,土地已经很累了,像人一样也需要休养生息,然后才能循环、持续地供给。于是,他让土地轮番休息,今年种这片儿。明年种那片儿,什么都不种就让它荒草丛生,恢复地力。上农校的时候,他就对自己的学习成果产生过怀疑:“整天都在说高产,难道高产就是一切吗?”这些,都是一味追求产量而使用化肥和农药,大量抽取地下水的根本原因。不仅粮食的品质下降,更严重的是在化肥和农药的使用过程中,以及生产等环节,对环境和能源的破坏不可估量。获利的可能只是商人,对农民与其赖以生存的土地却是一个悲哀和陷阱。他说,经济效益是最末节的东西,谁能计算出污染一滴水的代价?地力在一年一年恢复,生态系统在好转,这其中的价值无法用金钱来计算。更重要的是,自然状态的田园生活给了人类最健康的心灵。安金磊尽量不在地里打手机,他怕手机的辐射伤害了禾苗和昆虫。更有意思的是,担心自己的庄稼害羞怕生,每次带陌生人进地,他都会一边跟庄稼打招呼,一边走在前面带路。安金磊专门种了4亩地的稻子,熟了也不收割,成千上万只麻雀飞来,成了它们饕餮美餐的圣地。因为“养”了麻雀,他土地上的庄稼从来不会遭到虫害。有一年,村子里的棉花大面积遭灾,只有他的土地幸免。令人称奇的是麻雀只吃预备的稻子、稗子和棉田里的椿象、蚜虫等害虫,根本不去碰周围别的庄稼。他的田里可以见到60多种昆虫、18种鸟类,有时还可以见到平原上稀罕的野鸡。这些鸟除了这儿哪里也不去,因为其他地方有农药。他的地里有大量的蚯蚓,在其他农民忙着翻地播种的时候,他却享受着免耕,因为蚯蚓已经帮他把土地给松了。长年专一耕作的安金磊,并不缺乏浪漫与诗意。清晨他走出家门,赤脚站在湿漉漉的田里,尽情享用庄稼生长的愉悦;夜晚他时常在自家地里倾听几十种昆虫的各异鸣叫,倾听庄稼拔节、抽穗的颤音,倾听露水的“欢歌”,他时时将人与自然的关系讲给儿子听。儿子在田地里用树枝描绘自然。来自万物发出的美妙天籁令小孩子如痴如醉。安金磊的乐趣还在于入夜读书。早在上高中时,他就痴迷于庄子的论著,充满和谐思想的中国古典哲学在他的心里烙下了深刻的印记。后来,他又研读了《齐民要术》《本草纲目》等中国传统的经典,了解了神农、伏羲……他领悟到,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大智慧,那就是敬重、顺应自然规律。夫妇俩是全村最勤劳的农民,过的却是最寡淡的日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觉得辛苦,而认为应该就是这样,粗茶淡饭,赤脚布衣,不觉得清苦,而是感到满足;清心寡欲,物质享受水平很低,却其乐融融。积蓄随着耕作与日俱增,具体有多少他也不清楚,金钱在大自然里完全用不上,数字对他失去了实质意义。除了电话费和孩子的教育费用,这个家庭生活开支很小。他的生活简单而质朴:老式单人沙发、木头方桌、木板床、20年前的金星电视机,墙上是两幅字:持身同铁汉,慎语学金人。洗碗用丝瓜瓤,烧水用玉米秸,洗头用碱面。饭后的碗筷用玉米面粉擦一遍,油污便干干净净,清水一冲即可,洗碗用过的玉米面粉拌上瓜果菜皮,就成了狗的美餐;从藤蔓上摘下新鲜的薄荷叶,沏上一壶清茶提精神;玉米、芝麻、棉花等的秸秆全部留下,成为来年的堆肥原料;雨水、废水冲厕所,然后进入沼气池,用沼气做燃料,沼气的废料又成为田里的肥料,很少使用现代的农机,一年收获万斤的棉花,都是他用小车一车车推回来的,衣服多是城里朋友穿旧的,脸盆从来是倾斜着放的,洗手只舀一瓢水……安家有一次招待客人做了三个菜,一个是土豆用水焯了,加盐,一个是茄子泥,放盐,一个是黄瓜条。原料都是他地里的自产,焯菜的水还留下来做了粥。他经常教育孩子吃饭、喝水要想着天下还有众多的人和生灵没有饭吃、没有水喝,七分饱就够了。在一家素食餐厅吃饭,有饼渣洒落在玻璃转盘上,他用手轻轻地将其扫进碗里,然后吃掉;有饭粒落在桌上,他用手指将其粘起来,送进嘴里;当大家吃完时,他将所有盘子中的剩菜和汤水倒进自己的碗里吃掉。整个过程全部动作,看起来那么从容和安然。安金磊如此种庄稼出了名,很多农业专家亲临他的田地考察,他还被中国农业大学邀请去作过报告。央视“焦点访谈”、“社会纪录”栏目,《南方日报》等大牌媒体纷纷予以报道。一些人慕名而来,潜移默化地受到感染与影响。“我们对土地应该抱以感恩之心。仁者以天下万物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人从来都不是土地的主宰,也不是土地之上和土地之下的主宰”,这是安金磊的观点。他就是一个仁者,一个努力恢复土地与心灵健康的仁者。
他在恢复土地和心灵的健康
虫,每天在自己的路上爬行,很自在。草,每天在自己的土地舞蹈,很悠然。虫与草每天都生活在自己的快乐中,毫不相干。虫没想过自己会与一株草有任何瓜葛,而草也没在意过那只爬来爬去的胖胖虫,一切过的那么自然!一天又一天。有一天,虫突然觉得自己爬的很累,于是停下来休息,而他的身边正是那株舞动着的草,反正也是闲着,虫开始注意草,看的很认真,而草也为自己有了一个观众暗自高兴,即使他只是一只胖胖的虫,草尽情的为虫舞着,虫全心的为草痴迷。就这样他们度过了一个美好而无言的日子。在虫回家前,他觉得自己喜欢上了草,三步一回头,满脑子都是草的舞姿……日子过的很快,虫每天与草相约,聊天,跳舞,看日落,看星星……虫一直没说出自己的心意,草依旧保持着自己的矜持,只让时间白白的淌过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虫终于有天失约了,因为他必须完成属于他的蜕变,草没有能等到虫,很失望,渐渐的将自己封闭,陷入了如潮一般的相思。等待中的爱慢慢的失去了色彩,彼此间的记忆终会被时间磨平……后来,虫经历痛苦,化成了蝶。当他满心高兴的飞到草的所在时,却看到一只美丽的蝴蝶正吻着草为虫所孕育出的花朵,轻轻的对草说着我爱你。刹那间虫明白了自己所失去的一切,原本简单的一句话,为何一直说不出口,只让草消失在了茫茫花海,不再回来!虫扇动着自己的羽翼,飞过了那片花海,不经意间让一滴绝望的泪滴落,却落在那朵忧郁的蓝色花朵上,轻轻的,只让草封闭已久的心一颤……虫与草,经历了爱的蜕变,却让爱到了彼此忘记的绝崖……
虫与草的爱恋
岩石的缝隙里掉进一些松树种子,后来成活了八株小松树。土地贫瘠,山风暴虐,八株小松树艰难地生长着。三年后,一个农夫上山,看到了小松树,想把它们移回去,栽在房前屋后。他只刨了五棵,因为另外三棵太瘦小,怕移回去活不过来,就没有要。十年后,一个园艺师来到高山上,看到这三棵松树是优质品种,想把它们移到公园里去供人观赏。他移走了两棵,还有一棵因为长在山岩边,人上不去,就放弃了。剩下的一棵松树看到同伴们都被运走,直怪自己长在偏僻处,不然就不用在这山里承受寂寞和苦难了。又经历了无数个春夏秋冬,那棵松树不再哀叹命运的不公,而是抓紧足下的土地,承受着狂风严霜,鼓足劲头生长。两百年后,一条山路从山下修了上来。上山观光的人络绎不绝,都惊叹那棵松树的高大奇绝——它背山临谷,云遮雾绕,苍虬挺拔,亭亭如盖……不久,一个很有学问的人为它竖了一块牌子,上书“天下第一松”。那棵松树错过了两次改变命运的机会,却成了“天下第一松”。可见,比机会更加重要的是坚守足下的土地。
坚守足下的土地
有一天,一位禅师为了启发他的门徒,给他的土地一块石头,叫他去蔬菜市场,并且试着卖掉它,这块石头很大,很美丽。但是师父说:“不要卖掉它,只是试着卖掉它。注意观察,多问一些人,然后只要告诉我在蔬菜市场它能卖多少。”这个人去了。在菜市场,许多人看着石头想:它可作很好的小摆件,我们的孩子可以玩,或者我们可以把它当作称菜用的秤砣。于是他们出了价,但只不过几个小硬币。那个人回来。他说:“它最多只能卖几个硬币。”师父说:“现在你去黄金市场,问问那儿的人。但是不要卖掉它,光问问价。”从黄金市场回来,这个门徒很高兴,说:“这些人太棒了。他们乐意出到1000块钱。”师父说:“现在你去珠宝商那儿,但不要卖掉它。”他去了珠宝商那儿。他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竟然乐意出5万块钱,他不愿意卖,他们继续抬高价格——他们出到10万。但是这个人说:“我不打算卖掉它。”他们说:“我们出20万、30万,或者你要多少就多少,只要你卖!”这个人说:“我不能卖,我只是问问价。”他不能相信:“这些人疯了!”他自己觉得蔬菜市场的价已经足够了。他回来,师父拿回石头说:“我们不打算卖掉它,不过现在你明白了,这个要看你,看你是不是有试金石、理解力。如果你是生活在蔬菜市场,那么你只有那个市场的理解力,你就永远不会认识更高的价值。”
石头的故事
一日,土地公和土地婆无事闲聊,聊着聊着说起了世人。土地公说:“我相信人性本善。”土地婆撇撇嘴说:“得了吧!我看人性本恶,你瞧瞧这世人还有拾金不昧?还有不为自己着想的吗?”土地公公说:“我相信人性本善,大多数人捡到钱不会据为己有的。”土地婆婆摇摇头说:“你落伍了,世人皆贪。没理由放在面前的钱财不要,还会好心的还给失主。”土地公公接道:“我们这样争论下去也没结果,不如我们去试试世人好了。”土地婆婆抢着说:“好是好,不过我们来赌一把,谁输了谁负责打扫土地庙一百年,怎么样?”土地公公笑着说:“那好吧!就依你说的。”就这样土地公公和土地婆婆来到了人间,他们变成了一对病怏怏地老夫妻,互相搀扶着走进了医院,假装不小心掉了一百块钱在地上。这时候一个小孩跑了过来,捡起了地上的一百块钱,刚想拿着钱追老夫妻俩。却被他的妈妈一把抓住小声说:“嘘!别嚷嚷。”说着从孩子手里拿过钱,安然地放在兜里,等这对母子看完病出来。看见丢钱的老夫妻在卖药处哭天抢地,老婆婆边哭边说:“天呀!我就那一百块钱,是准备给我老头子买药用的,现在被我弄丢了,我们可怎么办呀?”孩子听完瞅着妈妈说:“妈!那钱……”还没等孩子说完,母亲急忙捂住他的嘴说:“别傻了,现在拿出钱来还给他们,别人还不说咱们偷了他们的钱?别管了,快走……”说完妈妈领着孩子急匆匆地走出了医院。土地婆婆看他们走远后说:“呵呵……我看你要打扫一百年的土地庙了!”土地公公瞅着那母子俩人的背影,无奈地点了点头说:“这世人的同情心都哪去了……哎!”。
土地公与土地婆
土流网不但成功打造了中国第一个土地流转的网络平台,而且还为农村创业的大学生竖起了创新的标杆——电光火石般闪现的创新思维从上大学开始,伍勇就种下了创业梦。1984年出生的他,带着浑身的冲劲和创意想法。虽然大学里学习的是平面设计专业,但是伍勇的创业项目却屡屡与互联网有关。由于一直对那些能够创新的领域感兴趣,加之上高中时曾建立过一个网站,上大三时,伍勇瞄准了方兴未艾的域名投资,并成为某域名网站的代理。大三那年,他抢注了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国内近500所大学的域名,计划以此打造一个名为“千校联盟”的大学生信息聚合、发布平台。此举引起众多风险投资的青睐,由于最终感觉自己能力不足,伍勇将此平台转让了出去。虽然没有能够亲自把这个项目操作起来,但是伍勇却通过此事声名大振,拿到了不少转让费。而且他从中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一方面激励自己恶补工商管理等课程,另一方面积极寻找新的创业机会。2009年春天,临近毕业的伍勇在一家农业公司实习,这个公司的经营业务中有一项是金银花种苗的推广。负责营销的伍勇在聊天时发现,有些种植户几十块钱就能租到一亩地,而有些人却要几百。“这些土地都是用来种植金银花的,为什么会相差这么大?”带着疑惑,伍勇咨询了好多种植户,结果客户向他大倒苦水。原来,大部分种植户都是通过向朋友打听或者一些小道消息渠道寻求土地出租信息,信息的匮乏使得他们没有选择权,也找不到最合适的土地。那阵子,伍勇刚好在帮同学找房子,他突然想,网络上有那么多房屋出租流转的平台,是不是可以打造一个土地流转的平台呢?就在他产生这个想法后不久,2009年2月,中央公布2009年一号文件,其中有一项是“建立健全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市场”。那阵子中央一号文件登上各大网站和报纸的头条,每天关注新闻的伍勇看到新闻后,激动得热血澎湃。他想,既然国家也在出台文件倡导建立健全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市场,那说明打造这样的一个土地流转平台是十分有前景的。不但能让种植户方便快捷地找到更合适的土地,节约时间和成本,而且有助于加快土地的流转,促进农业的规模化经营。组建具有强大向心力的团队说做就做,在向成都国土局等部门咨询了相关法律问题之后,并且着手注册土流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但是注册一个域名和公司不难,组建一个团队将自己的创意执行下去,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在找工作。很多真正有能力的人其实工作差不多已经定下来了,要说服他们跟我一起创业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不过伍勇耐下性子来,从对方的角度来考虑,跟他们讲道理。“其中有一个人是我硬生生地从人家公司挖来的。我觉得他做网站很有一套,所以特别想让他一起加入到我这个创业的团队中来。我就跟他说我们是在做一件很伟大的事情。因为他自己也是农村的,我就跟他讲最现实的,问他,他们村是不是有很多人把土地荒废在那边,而很多人想承包更多土地却找不到门路。我一步步地引导他,然后又让他看中央一号文件,还有关于土地流转的信息。最终他答应了下来。”“由于大家是放下了原来的事情,破釜沉舟般地投入到这个创业项目中来,因此我坚信,这样的团队肯定是耐得住磨炼的团队,即使遇到困难,也会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事实也正如伍勇所说的那样,虽然资金很紧张,办公条件很差,但是大家毫无怨言,一起苦中作乐。“其实我这个CEO只要负责一些杂务就好了,因为我们的团队向心力特别强。比如网站的程序,我只要说想实现什么功能,朋友就会去做。”目标的一致性,让他们紧紧拧成一股绳。朋友们的加盟,不但带来了强有力的人才资源,而且还使得土流网和google卫星地图实现了成功合作。“四川绵竹市城郊土地出租”、“北京密云种养殖土地出租”、“内蒙古出租土地、经济林”……打开土流网,关于土地求租和出租的信息一目了然。顺着链接打开页面,卫星地图导航系统使得每块交易土地都可在线看到其详细的地图位置信息和卫星照片,从而使流转的土地有了极好的在线展示条件。“这将极大地提高土地流转的效率,而且还扩大了流转区域的范围。”伍勇兴奋地说。细化网站客户群,寻找盈利模式网站运营几个月来,土流网已经成功发布3000多条土地流转信息,注册用户也在每日激增。虽然用户不断增多,但是采用什么样的盈利模式,才能使网站实现盈利呢?伍勇不禁陷入了困惑之中。而此时,根据之前租住办公用房的经验,伍勇再次联想到了房产中介的盈利模式,他想到了用户收费的方式——大部分房产中介都会向求租方收取一定的中介费,那土地流转网也可以通过这样的一种模式来盈利啊!想到这里,伍勇开始用心观察网站的会员。他发现,网站的客户群基本上可以细化分成三类。“一是农民,他们大多数想出租土地,但是数量比较散;二是种植户或者土地投资者,大多是规模化经营的求租土地者;三是土地流转机构,他们会发布一些土地流转信息。”针对出租土地的农民,伍勇制订了专门的服务策略,不但不收取任何费用,而且还提供了400电话,只要拨打电话就可以发布土地信息。而针对种植户或者土地开发商投资者,伍勇则制订出了收费的服务策略,“就是在我们提供高价值信息的前提下,确保每条信息都准确无误后,查看联系方式是需要付费的。”而土地流转机构,伍勇则准备实行年收费的方式。这样,网站的盈利模式基本上变得明朗化起来。由于网站的运营成功,许多农业公司也很看好土流网的影响力,所以并不吝于在网站上面做广告,虽然运营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但是土流网目前已经接到了几笔广告单,其中包括金银花种植加盟等广告内容。这让一开始并没有想到打广告这张牌的伍勇小有惊喜。但是他希望土流网主要还是依靠会员收费来盈利。“毕竟我们更多的是想专注于土地流转方面,广告虽然也做,但是并不是我们主要的盈利点。”我们在做一件很伟大的事情土流网日渐壮大的影响力,让风险投资很快盯上了这块丰厚的奶酪。虽然有众多风险投资商提出要收购土流网,但是伍勇却坚决不肯把土流网卖掉。即使引进资金,他们也要牢牢把握住执行权。“我觉得我们是在做一件很伟大的事情。比如现在直接看得到的效果就是,让农民实现了真正的增收。因为我们看到有些农民通过我们的平台发布流转出租信息之后,一下收到了很多钱,都快比得上政府征用土地收到的补偿金了。”“而且,中国将来的农业必须要走规模化道路的。我们的网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加快土地的规模化聚集和流转。”很多人都想大规模地进行农业生产,因为规模化生产可以提高效率,获得更大的收益,但是大部分人却苦于没有那么多土地,而现在,伍勇的土流网恰好帮了他们大忙。“原来分散在农民手中的土地都流转成规模化土地了,这样才好建设规模化农业,才会提供出大量的工作岗位来,供人去农村就业,消除农村和城镇之间的差异。因此在加快土地流转的同时,土流网甚至在一定意义上加快了城乡一体化的进程。”因此,有专家评价土流网的运营是中国农村土地流转进程中的又一标志性事件。其实,伍勇的土流网除了加快土地流转之外,还有着一个很重要的意义就是,他给大学生竖立起了农村创业的另一座标杆。以前提及农村创业,很多人想到的是农村养殖等等,但是伍勇却开辟出了另一条农村创业和就业的道路。谈到将来农村的创业前景,伍勇说:“现在,中国的房地产、金融、互联网等行业都得到了迅猛的发展,接下来该爆发出蓬勃动力的行业就是农业了。我们的大学生不妨到农村去,做‘新知青’,或者承包土地做‘小地主’,因为现在土地的价格还没市场化,便宜的土地太多了。相信随着国家的大力支持,以后的大学生也会像小布什那样,可以在自己的农场开新闻发布会、举办PARTY等。”之前在农业公司实习时,伍勇就曾接触到一个客户,他以前是北京一家公关公司的策划总监,年薪几十万,但是赚了几百万之后,他却放弃了高薪职位,选择了回家种地。他租了当地农民的一些土地,规模化种植经济作物,获得了很大的收益。如今,土流网的运营还带出了一个新的职业——土地经纪人。“把自己家乡的土地出租信息整理集合,然后发布到我们网站上面,求租方看到这个信息之后,因为联系方式是你的,所以你也可以获得一定的中介费。”今年的经济危机造成很多大学生就业困难,伍勇的土流网则为很多大学生提供了这样的一份岗位。除了土地流转,他最近准备在网站上上马的一个版块是种植项目,为那些种植户提供一些可供参考的消息,告诉种植户哪些作物投入低、产值高等。对于土流网将来的发展,伍勇的目标是打造第一家最专业的土地流转平台。相信对于这样一个有着责任感和高度执行力的年轻人而言,这样的目标并不长远!
伟大!中国首家土地流转网络平
从前有个富有的国王,他有三个女儿,她们每天到王宫花园里去散步,国王非常喜欢所有漂亮的树,尤其喜欢一棵苹果树,如果有人从树上摘下一个苹果,他会诅咒他下十八层地狱。每当丰收时,这棵树上的苹果鲜红如血。三个女儿天天到树下查看是否风会将苹果刮下来,可是从来没有发现一个,树上挂满的苹果几乎将树给压断了,树枝已垂到了地面。国王的小女儿十分想得到一个苹果,她对姐姐们说:“我们的父亲非常爱我们,他不会诅咒我们下地狱,我相信他只是对陌生人才这样。”一边说着,她一边摘了一个大苹果跑向姐姐们,说道:“尝尝吧,我亲爱的小姐姐们,我生来就没尝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她的两个姐姐也吃了几口苹果,就在这时,她们三个全都陷到了深深的地底下,在那儿她们再也听不到公鸡打鸣了。中午,国王想叫她们回来吃饭,可哪儿也找不到她们。他找遍了王宫和花园,可还是找不到她们。他感到麻烦大了,于是告之全国,谁能将他的女儿们找回来,谁就可以娶她们其中的一个为妻。她们为人和善,美丽大方,因此得到大家的喜爱,便有许许多多,数也数不清的年青人走遍全国去寻找。有三个年轻的猎人也出去寻找,当他们走到第八天时,到了一座大城堡,发现里面有漂亮的住房,在一间房子里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精美的菜肴,菜肴还冒着热气,可是整个城堡里看不到一个人也没有任何人的动静。他们在那里等了半天的时间,食物还是热气腾腾的,最后他们实在饿了,就坐下吃饭,大家商定准备住在城堡里,但是要抽签选出一人守在屋子里,其他两人出去寻找国王的女儿。他们开始抽签,结果是老大中签。第二天两个弟弟出去寻找,老大守在屋里。中午时分,来了一个很小很小的矮人要讨一片面包,猎人找到一条面包,切下一片准备给他,可小矮人没有接,面包掉到了地上,小矮人请求猎人将那片面包拣起来再给他,当猎人弯腰准备这么做的时候,小矮人拿起一根棍子,揪住他的头发,狠狠地揍了他一顿。次日,老二守在屋里,结果他的遭遇也是如此。晚上,其他二人回来,老大问道老二:“今儿你怎样?”“嗨,太倒霉了,”他说,然后他俩悄悄将自己的苦水相互倾诉了一番,可就是没有告诉三弟,他们一点也不喜欢他,而且经常叫他傻汉斯,因为他丝毫不懂人间世故。第三天,三弟呆在屋中,小矮人又来要一片面包。当老三给他时,和以前一样,他又让面包掉了下来,然后让老三拣给他。可是汉斯说:“你自己怎么不能拣?如果你连这么点的劳动都不愿意付出的话,你就没资格得到每天的食物。”这小矮人可真气坏了,并且坚持让他拣,可汉斯不但不做,而且一把抓住小矮人,痛痛快快地揍了他一顿。这时小矮人使劲哭喊着:“别打了,别打了,你要是饶了我,我会告诉你国王的女儿在哪儿。”汉斯一听,就把他给放了,小矮人告诉汉斯他是个土地神,像他这样的有上千个,如果汉斯愿意跟他一起走,他可以带汉斯到国王女儿们的藏身处。他们于是来到了一口深井,这是口枯井。小矮人告诉汉斯他知道汉斯的同伴对汉斯不诚实,所以,如果他想将国王的女儿们送回去,他就得一个人干。他的两个哥哥一旦知道了国王的女儿们已被发现,他们会非常高兴,但他们是不会付出任何劳动和冒风险的。所以汉斯自己得拿一个大篮子,还得带上自己的猎刀和一只铃铛坐在篮子里沉到井底。井底下有三间房子,每间屋子里有一位公主,每个公主都在给一条多头的龙抓虱子,他必须把每条龙的头都给砍掉。说完这些,小矮人就消失了。晚上两个哥哥回来了,问他怎样,他说:“挺不错的。”并告诉他们在今天中午看到了一个小矮人,小矮人来向他乞讨一片面包,他给了小矮人一些,小矮人却让面包掉到地上,还要汉斯给他再拣起来;他没同意,小矮人就开始骂他,把他骂得火了起来,就揍了小矮人,挨了揍的小矮人告诉了他国王女儿们藏身之处。听完之后,两个哥哥气得脸上绿一阵黄一阵。第二天一早,他们一同来到井边,抽签决定谁第一个坐筐下去,老大又一次中签,他带着一只铃坐进筐里。然后叮咛到:“我一摇铃,你们就赶紧把我拉上来。”他刚下去一点儿,就开始摇铃,他们马上拉他上来。老二第二个坐进筐里,可他也和老大一样,很快就上来了。轮到三弟,他一直下到了井底。他从筐里出来,拔出刀子,走到第一道门前站住,听见龙的鼾声极响,便慢慢地打开门,看见一位公主正坐在那里,九头龙的九个脑袋枕在她的腿上,她正在给龙抓虱子。他举刀把龙的九个脑袋都砍了下来,公主跳了起来,用胳膊搂住了他的脖子,抱着他热情地吻着,并把她那纯金的胸饰挂在他的胸前。然后他又将给五头龙抓虱子的二公主救了出来,最后他又将给四头龙抓虱子的小公主也救了出来。三个公主非常高兴,拥抱着他不停地亲吻。这时他使劲地摇铃,好让上面的人听见。他先将公主们一个个依次装进筐里,给拉了上去。可当轮到他自己的时候,他记起了小矮人告诫他的伙伴要害他的话。于是他抱起井底一块大石头放进筐里,当筐升到半空时,地面上道貌岸然的哥哥们砍断了绳索,筐和石头都掉到了井底。他们认为他已经死了,就带着三位公主逃走了,还逼迫她们保证告诉她们的父亲是他俩救出了她们。于是他们见了国王,要求每人娶一个公主为妻。与此同时,最年轻的猎人正惶惶不安地在那三间屋子里来回转悠,对是否能够活下去已经不抱希望。当他看见墙上挂着的笛子时,说:“你挂哪儿干吗?这儿没人高兴。”他看着龙脑袋说:“你们现在也帮不了我。”他长时间地来回走着,地面都让他踩得光滑了。无奈之际,他从墙上取下笛子,吹了几个音,忽然间几个小矮人出现了,随后他每吹一个音,就出现一个小矮人。于是他就不停地吹,直到屋里全是小矮人为止。他们大家问他要干什么,他说想回到地面上蓝天下。小矮人们听后就抓住他头上长的每一根头发,带着他飞到了地面上。他一上来,就立即去了王宫,那时正是一位公主准备举行婚礼的时候,他走进了国王和他三个女儿的房间。公主们一见到他便晕倒了。看到此情景,国王大发雷霆,下令把他立即投入牢房,因为国王认定是他伤害了孩子们。公主们醒了过来,她们要求国王放了他,国王问为什么,她们不敢说,国王就让她们对火炉说。国王自己走了出去,站在门外听,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他将两个哥哥送上了绞架,并将小公主嫁给了老三。与此同时,最年轻的猎人正惶惶不安地在那三间屋子里来回转悠,对是否能够活下去已经不抱希望。当他看见墙上挂着的笛子时,说:“你挂哪儿干吗?这儿没人高兴。”他看着龙脑袋说:“你们现在也帮不了我。”他长时间地来回走着,地面都让他踩得光滑了。无奈之际,他从墙上取下笛子,吹了几个音,忽然间几个小矮人出现了,随后他每吹一个音,就出现一个小矮人。于是他就不停地吹,直到屋里全是小矮人为止。他们大家问他要干什么,他说想回到地面上蓝天下。小矮人们听后就抓住他头上长的每一根头发,带着他飞到了地面上。他一上来,就立即去了王宫,那时正是一位公主准备举行婚礼的时候,他走进了国王和他三个女儿的房间。公主们一见到他便晕倒了。看到此情景,国王大发雷霆,下令把他立即投入牢房,因为国王认定是他伤害了孩子们。公主们醒了过来,她们要求国王放了他,国王问为什么,她们不敢说,国王就让她们对火炉说。国王自己走了出去,站在门外听,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他将两个哥哥送上了绞架,并将小公主嫁给了老三。
土地神
 
共7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