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脸皮的故事

睡在电梯里的女孩凌晨两点,当周康打着哈欠踏进电梯门的那一刻,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差点叫出声来!昏黄暗淡的灯影里,有个身穿白衣的女子正双手抱膝,埋头蜷缩在电梯的一角。她那头黑发很密很长,密得将脸遮了个严严实实,长得一直垂到地面。周康强按着“怦怦”直跳的心口靠过去,迟疑地问:“喂,你……你住几楼?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女子就像睡着了一般,无声无息,没有反应。周康稍一犹豫,伸手拍了下女子的后背:“喂,你怎么睡在这儿啊?”话音未落,那个女子冷不丁地抬起了头。一看之下,周康当即骇得倒退了两大步。只见女子的脸苍白得如同一只摔碎的白瓷,裂痕斑斑,双眼里射出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冷光,若不是电梯门早已关上,他肯定会马上逃之夭夭。“对不起,吓着你了吧?”不等周康手忙脚乱地打开电梯门,女子开口了,声音轻柔、动听。周康颤颤地转身,瞪大眼睛再次看去,不由得暗骂起自己来。刚才百分之百看花眼了!站在面前的是个年轻女孩,长得既文静又漂亮,面颊上还有着两个好看的小酒窝。她的头发散乱地遮住了脸,以致错以为是裂痕。心里想着,周康神情尴尬地说:“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打扰了你。对了,你怎么睡在电梯里?”女孩忸怩地摆弄着长发,难为情地说她是从外地来的,想在这座城市里找份工作,可接连跑了几天都没找到合适的,身上带的钱很快花光了。住不起店,又怕遇到坏人受欺负,想在电梯里将就一晚。就在女孩支支吾吾解释的当儿,一阵“咕咕噜噜”的细碎声响清晰地传人了周康的耳朵。声音是从女孩的肚子里发出的。看样子,她至少大半天没吃东西了。周康笑笑,自我介绍说:“我叫周康,住在14楼。你要信得过我,就到我家暂住一晚吧。我家里没别的,只有方便面。”“那太谢谢你了,我叫赵晓倩。”女孩高兴地说着,忽又警觉地盯紧了周康,“我可警告你,你别打我的坏主意。不然,我会对你不客气的!”客房里的灰姑娘周康在一家名叫“童梦乐园”的大型俱乐部做侍应生,工作时间是从下午四点到次日凌晨两点。第二天周康睡到中午才起来,他对赵晓倩说:“我下午去俱乐部问问需不需要人。”傍晚,周康给赵晓倩打来电话,说他给主管说了她的情况。如果她愿意,可以来试试。“行,我这就过去,你等着我。”一挂断电话,赵晓倩就兴冲冲地赶去了“童梦乐园”。在周康的引荐下,赵晓倩走进了俱乐部主管的办公室。主管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打量了她一番,满意地点点头后递来一份用工合同,说:“我们俱乐部只接待高端客户,你的身材和相貌都不错,只要用心去做,赚钱非常容易。我想,赵小姐不会和钱过意不去吧。”赵晓倩接过合同,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英文词:cosplay。站在一旁的周康解释说,cosplay的意思是角色扮演。这种游戏风靡欧美和日本,深受有钱人的青睐,你只要穿上由俱乐部提供的服装道具,按照顾客的要求装扮成动漫、童话或者电视剧中的人物哄他们开心,就能赚来大把大把的钱。“这还不容易?我从小到大就喜欢童话和动漫,保证扮谁像谁!”赵晓倩兴奋地说着,抓过笔签上名后急切地问,“我什么时候能开始工作?”“现在就可以。”周康领着赵晓倩来到化妆间,指着一套灰姑娘的欧式礼服说,“有个顾客正想找人扮演灰姑娘。就凭你的条件,搞定他不成问题。记住,抓住顾客的眼球,就等于抓住了他的钱包!”果如周康所言,赵晓倩化了精致的妆容,穿上水晶鞋缓缓地踏进房间,令装扮成王子的顾客目瞪口呆,连声啧啧:“真漂亮,简直跟电视里的灰姑娘一模一样!来,快到本王子这边来。”赵晓倩瞅了眼“王子”,胃里一阵折腾,差点吐了。这王子的长相也太离谱了,居然是个满嘴黄牙、大腹便便的矮胖子!正当她嘀咕着该不该过去时,周康已关上门,悄悄地退了出去。谁知没过几分钟,矮胖子突然赤条条地冲出房间,边发疯般抽打自己的耳光边歇斯底里地大叫:“我不是王子,我是畜生!我该死,我这就跳楼去……”我一直在等你们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赵晓倩没有多说,周康也没有追问。其实不必追问,“童梦乐园”的每一间客房里都安装了极为隐秘的摄像头。躲在监控室内,周康看得真真切切,那个矮胖子让赵晓倩跳舞,赵晓倩非常听话地拽动长裙,旋转起舞。可跳着跳着,影像骤然变成杂乱的雪花,并“吱吱啦啦”地发出了刺耳的噪音。这精彩好戏就要上演,怎么出问题了?周康赶紧调试。可画面刚恢复正常,便看到矮胖子疯狂地撕扯着衣服撞向门板。而赵晓倩显然吓坏了,尖叫着跳开,跑出门外……当天深夜,在回住处的路上,赵晓倩心有余悸地问:“周康,那个王子……没事吧?”“唉,疯了。”周康摇摇头,说,“主管说了,不关你的事。现在的有钱人压力大,说不定啥时候就会崩溃。不然,他们也不会到俱乐部去寻找童趣。”“我还担心主管会不用我呢。”赵晓倩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随后的一段时间,周康发现,赵晓倩莫名地喜欢上了Cosphy游戏。她所扮演的每一个角色,不论是古典的还是现代的。中国的还是外国的,都是那般形似和逼真。一遍遍欣赏着偷拍的影像,周康感慨不已:如果赵晓倩去做演员,一定会大红大紫,风光无限。出人意料的是,这个念头刚冒出来,赵晓倩就有了要飞走的迹象:有个顾客要她装扮《神雕侠侣》里的小龙女。她照做了。在房间里走了一个来回,顾客便信誓旦旦地说他有个朋友是导演,可以介绍她去试镜!不行!赵晓倩是我介绍来的。眼下,她已成了俱乐部的头牌,我的摇钱树,她每接一份单,我都会有不菲的提成,绝不能让她离开!念及此,一丝冷笑不知不觉间浮上了周康的嘴角。这天晚上,俱乐部603房来了几个客人,指名道姓地要赵晓倩扮演白雪公主。赵晓倩爽快地答应了。化妆、换衣服、做头发……几分钟后,娇俏美丽的“白雪公主”便一脸甜笑地走进了“森林木屋”。四下一望,赵晓倩禁不住乐了。房间内坐着的不是七个小矮人,而是七个脸上涂满油彩、认不出本来面目的小丑!看到她走来,一个小丑忙递过一瓶饮料,笑嘻嘻地说:“公主,陪我们玩玩吧。”“好啊,我一直在等你们呢。”赵晓倩接过饮料喝下了一大半。这时,又有一个小丑凑到身前,嬉皮笑脸地说:“能让我亲你一下吗?“行啊,是想亲脸还是亲手?”赵晓倩眸光流转,反问。这下,小丑们炸窝了,一个个急不可耐地围过来:“当然是亲脸了。我先来……”“急什么,人人都有份。”赵晓倩嗲声嗲气地说着,脸色瞬间红润一片。不用说,饮料已被小丑们做了手脚。但就在他们饿虎扑食般扑上去时,赵晓倩忽地抬手捏住额头猛力一撕,一张白森森的脸皮便被揭了下来:“别急嘛,这是你的,给,亲吧。”不等众人醒过神,只听赵晓倩“嗷”的一声尖叫,又撕下一张脸皮塞进了第二个人的手里:“一人一张,都会有的……”等第七张脸皮撕落时,众人早吓得面无血色、肝胆俱裂,拔腿便往门口跑。只是他们跑不了了,门已被锁死,除了窗口,无路可逃。赵晓倩拎着血淋淋的脸皮,径直走到吓瘫在地的一个小丑跟前,嗓音里充满了西方女巫般的妖媚与蛊惑:“周康,我说过,别打我的歪主意。你看看我像不像柳茜?”“啊……”仅仅看了一眼,周康便目眦尽裂,一头昏死过去……无果的谜案一夜之间,“童梦乐园”有六人跳了楼,当场毙命,其中包括俱乐部主管。一个被吓出了精神分裂,进了疯人院,这人是周康。警察封锁现场,做了细致勘察,在案发时的监控录像里,一个一闪而过的模糊人影引起了警察的注意。定格,放大,再放大……一时间,警察惊呆了。那张面孔像极了一个女孩,一个叫柳茜的女孩。一年前的同一天,也就是三月七日早上五点,柳茜从一栋高层居民楼上跳了下去,摔得面目模糊。至于为何跳楼,警方始终没有查清。而另一个事实是,经过多次走访,完全可以排除柳茜有孪生姐妹的可能!接下来,在保险柜里翻出了一大堆过往的录像资料,逐一查看。又一幕令人震惊的惨剧刺痛了在场每一个人的眼睛──依然是这家俱乐部,依然是在603房,由柳茜扮演的白雪公主遭到了七个“小矮人”的残忍蹂躏。录像标注的时间恰恰是三月七日凌晨一点!
七张脸皮
从小父母就教导我,做人不能脸皮太厚。长大以后,我却发觉,其实脸皮厚点是好事。大学时期,我曾爱慕过班上那个篮球打得很棒的男生,这种喜欢被我深深埋在心底。而喜欢他的人不止我一个,还有我同寝室的小崔。小崔活泼外向,她喜欢哪个男生,就主动接近他,和他交往。后来小崔和那男生成了令人羡慕的校园情侣。而我,每当看到他们甜蜜走过的身影,心里就充斥着失落和遗憾,只恨自己脸皮太薄,如果当初我能脸皮厚一点,焉知结局不会是另一番模样?大学毕业后,找工作的时候,自尊心屡屡受到打击,有的面试者会毫不留情地给你难堪。那次和好友小俞一起去招聘会寻找工作,有一位面试官接过我们的简历,很快就鄙夷地扔还给我们,说:“请看清楚,我们公司只招本科以上的,大专一律免谈。”薄脸皮的小俞脸一下子涨红了,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伤害。从招聘现场出来,她垂头丧气地对我说:“真受不了,感觉太丢人了,我再也不想来参加这类招聘会,我回去让亲朋好友帮忙介绍份工作算了。”小俞真的从此不再去求职,只等着熟人给她介绍好工作。我没有熟人可依靠,只好单枪匹马四处出击。为了自己的未来,我不停给懦弱的自己鼓劲:“厚脸皮的人有好福气,被人拒绝算得了什么,只要能找到好工作!”在这样的信念下,我顶住了求职过程中遇到的种种难堪,顺利找到了一份理想的工作。我们老家有一句俏皮话:“脸皮厚厚,福气在后。”纵观大千世界,厚脸皮的人,往往比薄脸皮的人多一些机会,因为他们不受过度强烈的自尊心羁绊,也拉得下面子,能够摒弃那些虚无的心理魔障。
厚脸皮机会多
大二开学不久,我突然臭美起来,有事没事总爱对着镜子照。同宿舍的“小不点”见我整天喜滋滋地,说我“情窦初开”,我一听顿时挽起袖子就要扁他。这什么话,我堂堂一米七几的汉子,三天不刮脸呼啦就长一脸的胡子,内分泌这么旺盛,明显就是一个标准的成熟男人,居然用“情窦初开”来修饰我。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丫欠扁。不过“小不点”的说法不是没有根据,我的确喜欢上了一个女孩,现在我正在酝酿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表白。要说这女生,长得那是没法比,说她沉鱼又落雁是一点不为过,当然这样的狠角色眼光自然高,不使出杀手锏是制服不了的,所以这第一印象十分重要,争取一现身就让她缴械投降。这天我穿着裤衩正坐在床边专心致志地挤脸上的一个痘,“小不点”站在窗台边一边刷牙一边哼歌。正当他刷得满嘴泡沫时,突然尖叫了起来,原来他发现七十米外的学校交通主干线上,许菲正拖着一个大旅行箱艰难地往女生宿舍走。“小不点”人虽小但反应快,他一把拖出牙刷,然后脖子一伸一口吞掉嘴里的泡沫冲我大喊:“青蛙,快,母牛。”他妈的又欠扁,这小子一激动头就晕,把人当他喜欢的动物喊,但我顾不了那么多,跑去一看果然是许菲,于是随手拿了条短裤往里一跳,飞快朝楼下冲去。这时候太阳特别大,许菲一边拖着行李箱一边摇着手扇风,热得一身是汗。我一看那个心疼!恨不得立刻变成一棵参天大树给她遮荫。还没跑到她身边我就喊:“许菲,等一下,我来帮你。”许菲一听立刻侧过脸来,像看怪物一样看我,“有病呀。”她脱口而出。我这才猛然想起,这之前我们并不认识,于是立刻改口道:“对不起,是你的一个同学托我来帮你的。”随即嘻嘻地赔着笑脸。许菲厌恶地瞪了我一眼,接着又瞄了一眼我的短裤,突然骂道:“臭流氓。”我一时不明所以,呆呆站在那里,等我反应过来时许菲拖着行李箱已经走远了。首战失利,我的心情十分沉重。正当我闷闷不乐走进宿舍时,一进门就看见“小不点”躺在床上跷着腿打电话,一脸的高兴,这“小不点”整个人就是大脑缺氧型。只听他在电话里嚷道:“喂,青蛙呀,你丫最近哪发财,把哥们都忘了啊?”我一听又是“青蛙”,顿时火了,一把夺下他的手机学他的北京土话骂道:“我看你丫是天生属黄瓜他妈欠拍。”“小不点”一看我脸色不对,知道吹了,于是开始安慰我。好半天我才平静下来,就在这时“小不点”突然大笑起来。我顺着他的眼睛低头一看,我的天,刚才太激动了,七分裤的拉链忘拉上了,正大大敞开着。我捶胸顿足,这回脸丢大了,怪不得许菲骂我流氓呢。你想这就好比是一个外表十分成熟的男人穿着开档裤满校园跑,谁见了不骂他是流氓!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闷闷不乐,在学校看见许菲也远远躲开,大家见我整天都无精打采的样子,也替我着急起来。这天我班上那个号称“恋爱专家”的女生找到我,见面她就用一副老练的语气对我说:“哎呀,老弟,听说你追一个女生追得好苦,要不要姐姐替你出出主意。”我一听有人帮我出主意连忙点头。“对于爱情这东西嘛,要下狠手,软硬兼施,软磨硬泡,哪怕用上最卑鄙最无耻的手段。”听她这口气,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女生。只见她攥着拳头一副要打架的姿势,然后抽抽眼镜继续说道,“加加油,没什么攻不下来的,全国人民都盼着你的好消息。”我一听那个感动,内分泌当即失调,眼泪鼻涕就下来了,怪吓人的。谁知旁边一个小女生当即笑了起来,她像吹口哨似地对着“恋爱专家”嚷道:“算了吧,干脆把你攻下来得了。” 虽然“恋爱专家”那些话纯属放屁,但不管怎样得到了鼓励,我立刻打起精神进入战备状态。那几天“小不点“也不再成天嚷嚷了,一门心思帮我出主意。最后大家一致决定还是送花,虽然太老套了,但是几千年一直有人在用,说明也是一种精粹。送花当然只是一种形势,关键还是要对爱情的意志不倒!送花那天宿舍里所有人都替我壮行,又是揉肩又是捶腿,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要去打拳击比赛。一切准备妥当后我出门了,他们“哗”地拉开一条标语:青蛙,向母牛发起进攻吧!我刚想骂,他们又唱起了壮行歌,那声音尖的就像去送葬。我捧着一大把玫瑰花朝许菲的宿舍走去,来到宿舍大门,我定了定神托一个女生帮我约许菲。几分钟后许菲下来了,我迅速从一旁跳了出来递上玫瑰花无比温柔地说:“许菲,我爱你。”这一连贯的动作我自以为是做得很有绅士风度,不料许菲接过玫瑰忽地就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他妈的这谁也太缺德了,宿舍门口放那么大只垃圾桶,好家伙一口气全给吞了。许菲扔花的动作比我的更优雅,仍不失为美的一种,看来给她送花的男生太多,都扔成习惯了,扔完后许菲径直朝校处走去。我正伤心着,突然想起“恋爱专家”的一席话,对,坚持不懈。我左看右看没人一头扎进垃圾筒把玫瑰花捡了出来,理了理花枝就跟了出去。出了校门后,因为害怕被发现是刚才那束花我从另一个方向向许菲跑去。跑到许菲身旁时我用企求的声音说:“许菲,答应我吧,我真的挺喜欢你的!”许菲停下脚仍然接过玫瑰花,只是不像上次那样仍掉,而是一甩手把玫瑰打得粉碎。这姑娘大概从小吃辣椒长大的,两只眼睛能放出火来。“凭什么要答应你。”许菲斜着眼说。“就凭我喜欢你。”我没皮没脸地说道。“就你那样?这大街上随便找个乞丐也比你强。”还没等我开口,许菲一 转身走进电影院去了。我一个人在电影院外急得团团转,这可如何是好,但转念一想听许菲的口气好像对我并不感冒。这也难怪,我虽说不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但也风度翩翩,哪有女孩见了不动心的,要不早把我骂得狗血淋头了。这样一想我的腰板直了许多,立刻跑到花卉市场又买了一大束玫瑰花站在电影院外等许菲。这天的太阳真够火的,我热得浑身是汗。下午四点,电影散场后,许菲从大门出来一看我手里捧着玫瑰满身是汗的站在那里,大吃一惊,正待我要上前,许菲使劲一跺脚噜着嘴气呼呼地走了。我一时没了主意,只能在后面紧紧跟着。正当我不知如何是好时,突然看见“小不点”捧着一束玫瑰花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再一看其他几位室友也捧着玫瑰花来了,我大喜过望,救兵到了。胜利会师后我们用玫瑰花把许菲围在了中间,“你们这是干什么?抢劫啊。”许菲没好气的说。“许菲,你就答应青蛙吧。”“小不点”立刻凑了上去,但话还没说完许菲扑哧一声就笑了起来:“他的绰号叫青蛙?不过挺像的,呆头呆脑的。”许菲一笑就说明有戏,我的眼泪哗地就一眼眶,激动啊,内分泌又差点失调。“青蛙他人特好,这样的人现在太难找了。”“小不点”诚恳地说道。他妈的,这小子终于说了句人话了。“是吗?我怎么没发现,倒是脸皮挺厚。”许菲侧过脸来看我,我立刻很谦虚地说道:“一点点。”许菲又笑了起来,她转了转眼睛:“今晚我想吃新开那家的牛排。”我一听当即心花怒放,鸡啄米似地点头,兴奋得差点休克过去。这个月末我已经牵着许菲在校园的湖边散步了,有一天许菲挽着我的手特好奇地问我:“他们怎么给你取个青蛙的绰号。”我一听脱口而出:“这有啥,他们还叫你母牛呢。”话刚说完许菲一把拧住我的耳朵,疼得我直叫。后来“小不点”也找到了女朋友,竟然是那个“恋爱专家”!据说“小不点”随手在花园里摘了朵喇叭花就把她搞定了。现在我们宿舍里全都有了女朋友,那生活过得才叫滋润,没课的时候大家就一起出去玩,尽情享受大学生活。那感觉,一个字“爽”,两个字“很爽”,三个字一二三我们一起说:“非常爽!”。
谁说我的脸皮厚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