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山脚下的故事

从前,在无锡惠山脚下,有几只狼经常害人。一天,来了个沙孩,把狼赶跑了。不久又来了一群官兵。让村民们三天之内砍三千棵树。村民们拚命砍了一天,才砍了十几棵。官兵气恼地要杀村民。这时沙孩又来了,他说他一夜能砍一千棵树,官兵们跟他进了树林。只见沙孩一用力,推倒了两棵树,把那些官兵压成了肉饼。人们想留住沙孩,可沙孩走了。有人用泥捏了个和沙孩一样的娃娃,说:“沙孩为我们驱除了灾难,我们就叫泥娃娃阿福吧。”从此以后,无锡惠山这个地方,家家户户都摆着个泥阿福。
寓言小故事::泥阿福
山脚下的树林里住着一群猴子,聪明的猴子阿三就是其中的一员。因为树林不是很大,猴子们总是因为野果的有限而饿肚子。有一天,阿三想到:在半山腰的那片树林也许会有果子吃。于是,阿三就和几只猴子一起爬到了半山腰。果然,因为到山腰里来采野果的动物比山脚的树林里要少得多,所以它们很快找到了足够的野果,美美地吃了一顿。过了一段时间,半山腰的果子也不够吃了,阿三又想:在更高的山顶一定会有更多更好的果子。于是。阿三向山的更高处攀登。随着高度的增加,一路上越来越冷,而阿三期待的果树林却一直没有出现。猴子阿三想。既然我上一次往山上爬就找到了更多的果子,这一回这么做应该也不会有错。于是它坚持向上爬,丝毫没有注意身边的树木已经越来越少,而天气也越发寒冷。过了几天时间,阿三终于来到了山顶,这里覆盖着皑皑白雪,四周根本没有果树,只有零零星星的几棵雪松。此时,阿三想回到山脚,却因为精疲力竭而倒下了。
猴子觅果
京太郎是个猎手,他住在雾岛山脚下。他捉到了一只母野鸡,没舍得吃,也没舍得卖,就养了起来。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养鸡了,鸡笼子被扔在一边,放了很久。这次,他把鸡笼子找出来,用它装野鸡。麻雀们飞到鸡笼里吃食时,这只母野鸡非常生气。它常常扑棱着翅膀,把麻雀们赶跑。转眼半年过去了,野鸡仍然没有习惯这里的生活。京太郎每次去给它送食,它还是吓得四处乱飞,在铁丝网上跳来跳去,惊恐不安。后来,京太郎发觉,院子里飞来了一只山鸠,它经常在笼子周围飞来飞去。鸡笼前有一棵大栗子树。不久,山鸠搬到那棵树的树枝上来住了。它从早晨到晚上,“咕咕”地叫个不停。最近,它又慢慢地开始在笼子前走动,最长时,能在那里待一个钟头。山鸠和平常饲养的鸽子不同,一般它不接近人家,也从未见过有在鸡笼子前走动的事儿。所以,京太郎感到奇怪,他开始留意这只山鸠,每天观察它的行动。有一天,京太郎坐在窗口,看见山鸠扑棱棱地从树上飞下来,落在铁丝网前。这时,野鸡正在笼子里吃食。它一看山鸠,叼在嘴里的食物一下子掉在地上。它又把掉下的食物啄起来,放下。再啄起来,再放下,重复了几遍。与此同时,它还从嗓子里发出“咯咯咯咯”的叫声。这个动作特别像母鸡唤小鸡雏吃食的样子。京太郎感到很有趣,就站着不动,仔细观察。他发现,这时山鸠显得非常兴奋。它一边扑打翅膀,一边向铁丝网撞去。野鸡似乎吃了一惊,它挺着脖子,盯住在扑打翅膀的山鸠,呆愣了好半天。突然,它衔起食物,一摇一晃地跑向山鸠,从铁丝网的空隙把尖嘴伸了出去。京太郎大吃一惊。啊,原来,野鸡叼着食物,是想把嘴伸出去喂山鸠啊。山鸠呢,就像小鸡雏一样,张开大嘴,接过了送来的食物。野鸡接着又反复地取了五六次食物,一一地喂给山鸠。京太郎对此百思不解。为什么那些麻雀来笼子里取食时,立刻就会被它赶走?而这只山鸠为什么却受到野鸡的接待呢?京太郎再仔细地观察,发现这只山鸠的硬嘴破了,不知在什么时候受了伤,它自己不能叼取食物,所以到这儿向野鸡讨食吃了。野鸡呢,它并没有因为山鸠跟它长得不一样而拒绝它,它尽自己的力量帮助它。京太郎看到这儿,不由感到,鸟类也有同情心啊。故事到此,刚刚开始。京太郎发觉这两只鸟的感情一天比一天加深。正当他想继续观察时,野鸡不见了。看来是晚上的大风把鸡笼子的顶盖吹掉了,那只野鸡飞到树林里去了。从此,在那附近,再也没见到野鸡和山鸠的影子。京太郎也就渐渐把两只鸟儿忘了。过了几个月,京太郎手痒痒的,又进山打猎了。那是雪后的一天,天气晴朗,鸟类和野兽的脚印留在白色、柔软的雪地上。对于猎人来说,是个狩猎的好日子。这一天,京太郎打到了三只公野鸡和两只兔子。野鸡的尾巴非常漂亮,长长的,像雨后的彩虹。这是近日来收获最大的一次。夕阳西下,京太郎背着猎物,高高兴兴地往家里走,这时,跟着他的猎狗突然兴奋起来,不停地摇晃着尾巴,随后,向一片草地里窜去。凭着多年的狩猎经验,京太郎马上意识到附近有猎物。他顿时打起精神,端起猎枪,朝猎狗的方向追去。他没跑出二十米远,便听到有“扑棱扑棱”的声音。响声很大,原来那里有一只肥大的野鸡。这只母野鸡的藏身之处被猎狗发现,它慌慌张张地飞起来了。京太郎知道,这当口,绝对不能慌手慌脚。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慢慢地抬起枪口,瞄着直线飞去的野鸡的后影。准星对上了野鸡。这时候猎人的心情,是最兴奋的。他开始用手钩住扳机。只要他手指一勾,野鸡肯定会成为他的战利品。就在这紧要关头,忽然传来“啪啦、啪啦”的拍打翅膀声。有一个东西贴着他的前额飞了出去。他猛地一惊,不由“啊”的一声,随着“砰”的一声,枪响了。可他连野鸡的边都没沾上。野鸡朝着夕阳西下的山谷飞去,一点点消失了。京太郎仔细一看,从它额头前飞过的是只山鸠。京太郎呆呆地在那里站了好一会儿,他终于想起了什么似的,自言自语道:“噢,那家伙是从我家跑走的野鸡。另一个就是那只常去的山鸠。啊!没错儿,肯定是这样!”看样子,从逃走后,野鸡和山鸠还一直友好地生活在一起。说不定,刚才两只鸟正在草丛里寻找食物。京太郎不明白的是,那只山鸠的动作是被野鸡的声音惊动了,因而惊慌失措地从他面前飞过呢,还是为了帮助野鸡逃走,故意地那样飞过来的?这是个谜!对这两只鸟的反常动作,京太郎想了许多。但最终还是深深地感到:“多亏没打中野鸡。”一想到两只不同种类的鸟会和睦地生活在一起,京太郎的心里,不禁充满了一种同情、怜悯、甚至一种羞愧感。从此,京太郎就很少上山打猎了。他改采药材为主。有人问他,为什么把猎枪放在那儿不用,他总是笑笑,说自己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了。其实在他心里,时常想到那两只鸟儿,想到它们之间的友情,想到它们的生死之交。对这两只鸟的反常动作,京太郎想了许多。但最终还是深深地感到:“多亏没打中野鸡。”一想到两只不同种类的鸟会和睦地生活在一起,京太郎的心里,不禁充满了一种同情、怜悯、甚至一种羞愧感。从此,京太郎就很少上山打猎了。他改采药材为主。有人问他,为什么把猎枪放在那儿不用,他总是笑笑,说自己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了。其实在他心里,时常想到那两只鸟儿,想到它们之间的友情,想到它们的生死之交。
山鸠与野鸡的生死之交
听说山脚下的大河边要建一座发电站,毛石跑下山来,卵石拱出河面,都想为建设电站出一把力。卵石看了一眼棱角分明毛棱棱的毛石说:“你个小毛孩子,不知深浅,我出山下河的时候还没有你呢……”正在卵石对毛石不屑一顾、大放厥词的时候,电站工人欣喜地搬走了毛石。卵石见了大声地嚷嚷起来:“不能用它,它太毛棱,还是用我吧……”电站工人听了轻蔑一笑:“不错,你是比它成熟多了,并且又是那么圆滑。可是,正是你的这种成熟和圆滑毁了你,你没有棱角,我们怎么用你去打地基呢?”“照你这样说,我就没用了?”“是的,圆滑到了极点,就成不了器了。”卵石最后把头缩回到河底。穆可欣荐
失落的卵石
小时候,家住大山脚下,便经常和大人们一起上山打柴、割草。打柴、割草的、过程还算轻松,但背着柴草回家的那段行程却至今在我的脑海里留着烙印。每每背着那一大捆沉重的柴草上路,我便觉得人世间最大的痛苦降临了。此时一般晌午已过,自然是饥肠辘辘,加之身体瘦弱,觉得四肢酸软无力,双肩被背带勒得生疼。由于肚子太饿,总想一口气背回家去。然而,往往事与愿违,那沉重的柴草总在我迫切的回家愿望里变得越来越沉重,常常压得我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有一次将柴草背回家,整个人差点儿晕了过去。母亲看我疲惫不堪的样子,就问:“你一路没歇歇就回来了?”“是呀,我不是想早点儿回家吗?”我气呼呼地回答说。母亲笑着说:“孩子,你仔细看看,那些大伯大婶们是怎么背的?他们总是急急地走一阵,歇口气,再走。你看,他们不跟你回家的时间一样吗?而且别人肯定没你那么劳累。不信你试试。”从那以后,我听从了母亲的教诲,便学着大人们的样子,背一程,歇口气,再背一程,再歇口气。果然,回家的时间没耽搁,也不再那么劳累了。小小的我便暗自琢磨开了:为什么歇口气再背会觉得力气又足了许多呢?再背柴草上路的时候,我便用心地体会。原来,我在潜意识里将那一个个歇气的石墩、土坎当作了行程的目标。当我疲惫难忍的时候,一想到马上就要到达下一个歇脚的地方,我便又对艰苦的行程充满了希望,然后咬咬牙继续走下去。当将整个沉重的柴草放在歇气的石台上,疲惫的身体便有了从未有过的松弛和舒服,长长地喘口气,活动活动被压得僵硬的腰身,便有了一种说不出的畅快和惬意,再踏上行程的时候,疲惫之感再次袭来,总会在心里安慰自己:再等等,马上又到下一个歇脚的地方。于是,整个人便又充满希望地朝前走去。许多年过去了,如今每当我感到人生行程艰难的时候,我便想起了小时候背柴草的经历,于是有意识地暂时歇一歇,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我告诉自己,在这一段行程里,你只需要达到某一段目标就行了。于是便陡然觉得减轻了许多心灵的重负,轻松间又欣然背着人生的“柴草”上路了。朋友们,当你觉得累的时候,何不也给人生划分一个行程呢?
给人生划分行程
在大山脚下,住着一只小白兔,他有一块很大很大的田地,种着许多许多蔬菜,有南瓜、玉米、白菜……春天,小白兔播种下了种子,天天给他们浇水、施肥,在小白兔的精心培育下,他们长得快极了,转眼间就到了秋天。这天,小白兔去田里收割,突然发现南瓜少了一大半,这时,小白兔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一下子就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住在隔壁的小松鼠听见了小白兔的哭声,连忙赶了过来,问道:“小白兔,你哭什么呀?”“今天早上,我去收割,发现南瓜少了一大半!”“对了,今天早上,我看见狐狸在市场上吆喝卖南瓜呢!”“那我们去看看吧。”“好吧。”到了市场,小白兔来到狐狸的摊前大声嚷嚷:“这是我的南瓜!”“你有什么证据!”狐狸说。这时,小松鼠说:“我有证据!”说着就把南瓜抱到地里,把断藤与南瓜接好。断藤与南瓜果然一一吻合。这下,懒狐狸无话可说了。
南瓜被盗记
在一座山脚下,有三只羊。一直是大羊,一直是中羊,一只是小羊。它们上山去吃青草。山上有一个山洞,洞里躲着一直大灰狼。有一天,小羊上山去吃草,它“的笃,的笃”地走上山,大灰狼听见了小样的脚步声,就在山洞里问:谁呀?”小羊说:我是小羊。”大灰狼问:你来干什么?”小羊说:“山来吃草。”大灰狼恶狠狠地说:我要吃掉你!”小羊听了很害怕,就赶紧往山下逃。中羊也上山去吃草,它“踢托,踢托”地走上山,大灰狼听见了中羊的脚步声,就问:谁呀?”中羊说;“我是中羊。”大灰狼问:你来干什么?”中羊说:上山来吃草。”大灰狼恶狠狠地说:我要吃掉你!”中羊听了很害怕,也赶紧往上下逃。小羊、中羊在山脚下碰见了大羊,告诉大羊说:“不能上山去吃草了,山上有一个山洞,洞里有一只大灰狼,它要吃掉我们。”大羊说:“别害怕,我们一起上山去,要是碰见大灰狼,小羊可以用头撞,中羊和我们一起用角顶,让大灰狼滚下山去,摔死它!”小羊和中羊听了,都说:“好!”三只羊就一起上山了,大羊“笛度,笛度”地走在最前面,中羊“提托,提托”地跟在后面,小羊“的笃,的笃”地走在最后面。大灰狼听见三只羊的脚步声,问:“谁呀?“三只羊一起说:”我是大羊“,“是中羊”,“是小羊”,大灰狼问“你们来干什么?”三只羊一起说:“我们来吃草。”大灰狼恶狠狠地说:“我要吃掉你们!”说着,从洞里窜出来,向三只羊扑去。三只羊一起对付大灰狼,小样用头撞,中羊和大羊用角顶,它们一起把灰狼撞倒,大灰狼滚下山去摔死了。三只羊高高兴兴地在山上吃青草。
三只羊
山脚下住着一家老爷爷、老奶奶。他们有六个矮儿子,总是长不高。一天,矮儿子们对爸爸妈妈说:“我们虽然矮小,可是有聪明的头脑,我们要自己出去过日子。”一年过去了。六个矮儿子回来了。老爷爷老奶奶乐呵呵地问:“你们是怎样过日子的呀?”第一个矮儿子说:“我从早到晚都为八只脚忙。我傍晚提灯到湖上,投下一条粗绳,人只脚看见灯光,就顺着绳子爬上来。到半夜能捉到二十多只,拿到集市上,可以卖不少钱呢!”第二个矮儿子说:“我呀!我是靠六只脚生活的。”老奶奶笑着说:“是不是苍蝇呀?”“不,苍蝇多脏呀。我等春暖以后,把小箱子搬到田头,六只脚就开始采花酿蜜,那生活可美了。”大家问第三个矮儿子:“你靠什么生活?”“我是靠四条腿。去年我买了十多只,今年已经有三十多只了,都养得肥肥壮壮的,只是人很辛苦。”老爷爷、老奶奶说:“为了生活,辛苦一点是好的。光吃不做,活着才没意义呢!”第四个矮儿子说:“这话很对,不过靠四条腿还不如靠两只脚好。”他又说:“我养了几百只两只脚,有尖尖嘴,也有扁扁嘴。每天可收好多好多蛋呢!”“哈哈!”大家笑着转向第五个矮儿子。“我说,养两只脚不如养一只脚好。”“世界上哪有一只脚的东西?”大家好奇地问。“我造一个漂亮的草房,分两层,上层铺些牛马粪,撒上种子。不久,一只脚就长出来了。有大有小,像一把把白色小伞,真好看!”最后,大家看着第六个矮儿子:“你是怎么生活的呢?”第六个矮儿子笑嘻嘻地说:“我专养没有脚的东西,只要有个池塘,春天放下一桶苗,天天喂些食料,看着没有脚在水里游来游去,快活极了。”听了六个矮儿子的话,老爷爷老奶奶开心地笑了:“你们真是聪明勤劳的好儿子!”小朋友,六个矮儿子都靠什么生活的,你能说出来吗?
六个矮儿子
 
共8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