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无名的故事

这是一条无名的短马路,在北京市区交通图上找不到它。马路左侧,一幢幢高楼比肩耸立;右侧,几乎完全被一座仓库的围墙占据。在围墙沿河畔转角处,有一间只能算做是房子的建筑。房盖是油毡纸的,窗上无玻璃,木条十字交叉钉着蓝塑料布。那“房子”里住着一对儿外地来的乡下夫妻,他们在那里为北京人弹棉花,已在那儿住了五年了。他们有一个女儿,两岁。在乡下由他们的父母轮流抚养着。春节前,他们原本打算回乡下去与亲人们团圆的。活儿积压得多,就日夜突击地弹。最后一件被人满意地取走了,这一忙完,才想起今天是除夕呀!女人说:“你什么也别管了,该收拾的我收拾,快去买晚上的火车票,咱们得争取初一这时候到家是不?”男人带着一头一脸一身的棉絮,匆匆地出了门。他回来时,女人什么也没收拾,在床上酣睡着。那是一张旧单人床,加宽了一块板,用些砖垫着。这几天,女人感冒没有好,她的睡状,像个困极了的孩子。她的一只手臂垂在床下,一条腿也垂在床下。而且,脚蹬着地。仿佛那只脚在酣睡的情况下还使着劲儿似的。显然,男人刚一走,她就那样子扑在床上了……酣睡着的女人,两颊绯红,口水从她半张着的嘴角流在枕上。男人俯下头去,用自己的脸颊去贴女人的脸颊。女人还在发着低烧,并没被她男人的脸颊贴醒。她也和他一样,满头发满脸都是棉尘。这使她的头发和眉毛看上去像是灰白的。然而女人毕竟才26岁,又是少妇,女人味儿是棉尘所无法消减的……终于的,他忍不住双手捧着她的脸颊,用自己厚实的双唇严密地封闭住了他女人的嘴。女人一时喘不过气儿来,便醒了。她用手背抹了一下嘴角:“你真烦人!我怎么这么没出息呢?怎么什么也没收拾就睡过去了呢……”男人说:“今天,咱们……走不成了……”说得吞吞吐吐。女人这才将目光望向男人的脸,自己脸上的表情顿时起了变化。“你哭过?”“没……没有……”男人掩饰地将头扭向一旁。“你明明哭过!咱们今晚怎么走不成了?你把买票的钱丢了是不是?你倒说话呀!”女人急了。“没丢没丢!今天的票卖光了……”“你骗我!”女人的眼里也出现泪光了。三百多元对于他们是一笔大钱。女人没法儿不急。“没丢就是没丢嘛!哎,自打咱俩结婚,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呀?”男人赶紧掏出钱给女人看。女人放心了。但有家难回的失望使这年轻的乡下女人一时怔住了。“有明天的票……可我没买,明天都初一了,春节主要过的不就是三十和初一嘛。初二下午才到家,咱俩还不如不回去了……就在北京过春节吧!咱俩还没在北京过一次春节呢……”女人忽然双手捂脸哭了。一年十二个月,天天弹棉花,盼就盼回家过春节啊!这当女儿的女人太想她的爹娘了!这当母亲的女人太想她的女儿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想……但,她男人的话也有一定道理呀!男人走到她跟前,将她的头连同她的上身搂在怀里,以哄孩子那种语调说:“别哭哇!五年里,咱们不就是这一个春节没能及时赶回去么?听话别哭!再哭我可不高兴了!”女人不哭了以后,男人用半截铅笔在一页纸上写着什么。他将那页纸递给女人看。女人走到桌前,拿起铅笔划去几个姓名,添上几个姓名,更改了一些姓名后的数字……再以后,他们点了些钱,揣了那页纸,都顾不上换身衣服,双双赶往邮局。那时已经四点多了,他们怕邮局提前下班,很快地走。汇完了款,女人还想往家乡打长途电话。邮局工作人员此时已经往外拎邮包了。男人看了一眼电话,脸上显出为难的表情来。邮局人员说:“打吧打吧,有多少话只管说,我们等。”很少被这么和气这么友好地理解过,这话使夫妻俩心里暖烘烘的。再回到“家”里,夫妻俩就开始收拾。乡下人也保持着干干净净过春节的习惯!家是哪儿都收拾干净了,夫妻俩的脸,却快变成黑人的脸了。她说:“无论如何也得洗个澡。”他说:“对!咱们也享受一次,去桑拿!”于是妻子接着水管子里的凉水绞了把毛巾,马马虎虎地擦了擦自己的脸,也替丈夫擦了擦脸,就赶紧和丈夫出门了……当男人换上带去的一身崭新衣服走到外边时,他几乎不敢认自己的女人了―――坐在长椅上望着自己的那个女人,真的是妻子么?她头发湿漉漉的,她脸儿红扑扑的,她整个人看上去水灵灵的。她的眼睛好明亮,仿佛她连眼睛也用香皂洗过了。他看着怦然心动……在回家路上,男人向女人坦白:其实除夕的列车票最好买了,但他太希望能和她在北京过一次春节了!尽管他也是那么地想家,想父母,想女儿……他问:“我是不是做得不对了呢?”她叹了口气,依偎着他,有心责备,又那么地不忍……一回到“家”里,天已经黑了。她翻出新褥单,新被罩,新枕套,一一换上。于是他们在北京这个寒酸简陋根本没个家样的“家”,竟也渐渐充满了家的温馨……五年多的日子里一直以蜡烛照明,一只破箱盖上的蜡烛快燃尽了。男人想起了什么,伸手从房顶吊着的小篮子里取出了一个报纸包儿。打开来,是一对红烛―――比较粗的一对红烛,他有次花五元钱买的。为着这一天,他其实早就在预谋了。女人说:“两支都点上吧。”他就将两支红烛并列着点上了。在两支烛光的交相辉映之下,在喝了几口酒以后,女人的脸越发显得娇俏了……当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开始在电视里播映时,这一个男人和这一个女人早早地睡下了。他们不看晚会,因为他们没有电视。没音乐,没相声,没歌曲,没广告介绍,没名人与主持人或名人与名人的侃侃而谈,在寂静之中,在人类已燃用了几千年之久的蜡烛的光耀之下,只闻一个男人对他的女人的昵语,以及她的唇贴着他的耳对他说的话……在北京,在这间半合法半不合法的小“房子”里,在静悄悄的氛围之中,在吻合着的烛的光环的照耀之下,那男人和那女人的爱,是他们自己为自己举行的庆典,是他们除夕夜至高的享受……她说:“无论如何也得洗个澡。”他说:“对!咱们也享受一次,去桑拿!”于是妻子接着水管子里的凉水绞了把毛巾,马马虎虎地擦了擦自己的脸,也替丈夫擦了擦脸,就赶紧和丈夫出门了……当男人换上带去的一身崭新衣服走到外边时,他几乎不敢认自己的女人了―――坐在长椅上望着自己的那个女人,真的是妻子么?她头发湿漉漉的,她脸儿红扑扑的,她整个人看上去水灵灵的。她的眼睛好明亮,仿佛她连眼睛也用香皂洗过了。他看着怦然心动……在回家路上,男人向女人坦白:其实除夕的列车票最好买了,但他太希望能和她在北京过一次春节了!尽管他也是那么地想家,想父母,想女儿……他问:“我是不是做得不对了呢?”她叹了口气,依偎着他,有心责备,又那么地不忍……一回到“家”里,天已经黑了。她翻出新褥单,新被罩,新枕套,一一换上。于是他们在北京这个寒酸简陋根本没个家样的“家”,竟也渐渐充满了家的温馨……五年多的日子里一直以蜡烛照明,一只破箱盖上的蜡烛快燃尽了。男人想起了什么,伸手从房顶吊着的小篮子里取出了一个报纸包儿。打开来,是一对红烛―――比较粗的一对红烛,他有次花五元钱买的。为着这一天,他其实早就在预谋了。女人说:“两支都点上吧。”他就将两支红烛并列着点上了。在两支烛光的交相辉映之下,在喝了几口酒以后,女人的脸越发显得娇俏了……当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开始在电视里播映时,这一个男人和这一个女人早早地睡下了。他们不看晚会,因为他们没有电视。没音乐,没相声,没歌曲,没广告介绍,没名人与主持人或名人与名人的侃侃而谈,在寂静之中,在人类已燃用了几千年之久的蜡烛的光耀之下,只闻一个男人对他的女人的昵语,以及她的唇贴着他的耳对他说的话……在北京,在这间半合法半不合法的小“房子”里,在静悄悄的氛围之中,在吻合着的烛的光环的照耀之下,那男人和那女人的爱,是他们自己为自己举行的庆典,是他们除夕夜至高的享受……
红烛
少年时代,我家住在濑户内海一个无名小岛上,我常常和父亲一起下海捕鱼。我们撒网的地方是轮船的主航道,客船货轮往来不断,这给我们艰辛的捕鱼生活蒙上了阴影。为安全起见,每当夜色浓重的时候,我们就点亮一组红灯,以使迎面开来的轮船有所避让。我因为是新手,所以担当着监视轮船往来、举灯告急的任务。冬天的夜海,风刀霜剑,寒风刺骨。我特意多穿了几件衣服,但它吸尽了海上的潮气,感觉更加沉重冰凉。小船摇荡于波涛中,吃力地在波峰浪谷里跃动。父亲睡去了,我继续监视着海面。倦怠中,突然发现涌动的海面泛起粼粼波光,定睛一看,一艘彩灯闪烁、装饰豪华的客船迎面开来了,它看见了我举起的红灯,似乎在回避着我们。当客船临近我们时,那上面的红男绿女纷纷涌到船舷,倚着栏杆俯视被彩灯烛照的小小渔船。他们穿戴时髦,男的西装革履,女的珠光宝气。他们瞪着好奇的眼睛鸟瞰一个小渔夫,就像鸟瞰动物园中的小猴。一个贵妇人笑着扔下了一截枯萎的树枝,那树枝轻轻落在我的肩头,却像火一样炽烈地灼烧着我的脑海。我仰视客船上形形色色的男人女人,向他们传达着愤懑与烦躁,可他们看不见我的表情,他们无动于衷,专心致志地和彩灯一起装饰着客船。留在我脑海里的,是一种冷艳冷酷的印象。客船远去了,但它蓄意制造的小山一样的怒涛经久不息地向我们袭来。我目送着豪华客船消失在黑暗中,不知道它要驶向何方……哦!我想起来了,前面有一座繁华的大都市呢!那是一座多么辉煌灿烂的都市啊!刹那间,我感到一阵悲哀,悲哀得想哭。我是一个有着古铜色粗糙皮肤的贫穷渔夫的后代,那些从我眼前一晃而过的红男绿女和我无缘,那远方辉煌灿烂的都市也和我无缘,只有贵妇人丢弃的枯萎树枝靠近了我,我感到无限的悲哀。20年后,我奇迹般地在那座辉煌灿烂的都市东京居住了下来,我当上了作家。我是海的儿子。每天晚上,我都要沿着妙正寺河散步,然后带一身水的气息回家去。河水流速很慢,两岸璀璨的灯光悠悠地落在河面上,好似闪烁的银带随风起伏。它唤起了我少年时代的回忆,拽住我的脚步让我伫立岸边久久地凝望。我觉得,河面上粼粼波光竟和20年前我的故乡的河面毫无二致,而其中的一部分似乎还吐露着鲜明的濑户内海以往的气息。忽然间,一阵冷风吹过,仿佛一件沉重而冰凉的衣服裹在了我的身上。当我惊异于冷风的肆虐时,蓦地瞥见河面上荡漾着一条小渔船。渔船上,渔夫正在撒网。和20年前不同的是,渔夫的儿子并没有从事我少年时的工作,他正在为父亲撒网搭着手,他们合力探寻着妙正寺河对城市的奉献。过了一会儿,那少年开始仰视我了,使我蓦然间处于20年前豪华大客船上红男绿女的位置。我看不见少年细致的表情,却可以揣摩出他面对岸上的“西装革履”是如何地感到卑微和不安。一时间,我以作家的名义深深地体味出底层人民的悲哀是怎样沉重地浸润着从濑户内海到东京妙正寺河的每一段航线!我掏出以作家的身份印制的名片向少年扔去———我想会有那么一天,少年循着名片的地址找到一个渔民出身的作家。我看见,那张名片在昏黄的夜空中飞舞了一会儿随即落到了少年瘦削的肩头。我希望少年能读懂名片,读懂我抛下名片的意义,就像20年前我读懂了那个贵妇人丢弃在我肩头的枯萎的树枝一样。
树枝与名片
他回到家还在叹息,到嘴德兔肉跑勒,边叹息边熟练德打开电脑,开始查看网页里要审核德文章,津津有味德开始看着新写的文章,这就是他的现在的工作了,在一个名不见经转的小网站当编辑.其实,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向更好的地方发展,但是、他认为这种日子不错,因为网站不大,所需做德事情也不多,自由是他最在意的事.就这样,每天过着看看文章,早上坚持去山上上锻炼,偶尔闲暇时光骑着摩托车出去兜兜风,持续一个月后他准备离开这个城市,去下一个旅途,反正他所谓的工作到哪都可以做,他的梦想是走遍世界每一个地方,去各个地方见识不同的风景,习俗.这次,他又出去兜风,再过几天他就准备离开这个城市了,虽然唯一认识德是那次见过的女孩,现在连名字都不知道,但还是有点舍不得这个城市,看着两旁风景的倒退,心情大好,忽然前面一个女生大声喊道:“抢劫了,.只见一辆摩托从前面高速弛过,手里还提着个粉红色小包.再往后看去,只见一张熟悉的清秀脸庞一脸焦急状态,显然这个笨笨的女孩又出事了,他想也没想就加大油门开始追赶起来,在车来车往德马路上穿梭,险之又陷的避开一辆辆车,还差点撞到行人,当追赶了半个小时后见摩托车一个拐弯向一个小巷里行去,他也悄悄赶上去“哈哈,这次运气真好,一出去就钓到鱼了,今天中午出去庆祝庆祝,我请客”!里面传来一片欢呼声,看样子这还是个集体作案的据点,怒气上涌,平生最恨的就是这种人,四肢健全却不劳而获,其实以前就见过许多,只是不知为什么这次格外的愤怒!于是想也没想,一脚踹开破旧的木门,他自信自幼习武德自己能以一搏十,开门见里面数十人一脸错愕德表情,接着厉声骂道:“哪来德**,这门花了我五万定做的,赔钱就可以走人.还未问清楚状况就开始敲诈了.果然三句话不离本行.他虽然有些吃惊里面的人数,但也顾不了那么多,没有废话直接展开拳脚就向提包德大胡子冲去~一脚向大胡子的胸口踢去,正中胸怀,大胡子一时防范不及,被踢向后面三四米才倒地,在地上呻吟半天难以起身,可见他身手不凡,然后身形并未停留,如行云流水般一个侧拳向另外一人行去,瘦小男子狼狈的躲过一拳,却始料不及的发现躲闪之时正好撞在了他膝盖之上,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似乎瘦小男子是自己撞上去一般滑稽,其实,早在出拳的呐一刻就算好了瘦小男子的躲避路线!搏斗一直在持续,当他把包抢回来后,又打倒几个人,终于好汉架不住狼多(其实,狼狠弱小,卜能与狮虎搏力,卜能和斑豹比速,但狼的精神就在于团结!敢在狮虎嘴下夺食,无惧强者!)当院子里的众人反应过来后一拥而上,虽然他身手异于常人,但一时施展不开,当再次一脚揣开一个人后终于被一人一个闷棍从后背锤下,他眼前一黑,一个踉跄,后面男人抄起一个凳子就摔过来,他险之又险的躲过,他升起一种无力感,一年前不也是那样么?如果我能再强点,或许就不会那样!难道,现在还要重演?
小说,无名二
看着围上来的人群,他愤怒的搏击着,出拳七分力,动手留三分的道理也丢一边,招招都是有出无归,再也没有顾及后果,当再次放倒几个人后,他已是强弓之末,围拥的人群看着有些都畏惧了,暂时都退在一边,不知道还要不要动手,一个像是领头的人突然大声说道:兄弟们,一起上,弄*这小子,他没力气了,别叫别人笑话我们,几十个人让一个人挑了,以后还怎么再这混下去!门外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人渣,你敢!缓步行来一紫发男子,张狂,冷酷,低哼了一声,转而看向了他,微笑的说道:我来了,可以继续送他们去医院了!和前面几句话迥然不同.他抬头看了一眼,用行动告诉了他,强强连手,不到十分钟就将院内的大部分人放倒了,剩下的看见如此场景,一个个都逃也般的走了."少爷,这些日子过得还好吧".紫发男子嘴角扬起一丝玩味般的笑容,口中叫着少爷却无一点恭敬之意…(文内主角的名字终于出来了,思考了良久,"浪",渐渐的情节将会逐一展开,可以放开手脚了,呵呵)\他笑了笑,擦掉嘴角的血道:"小朋友,哥哥还好,死不了,紫发男子突然抓狂的冲了上去,完全没有刚才冷酷的样子,恶狠狠的说:我十九岁了,十九岁了!再叫我小朋友跟你拼了,叫我影!冷酷帅气,风流倜傥的影!我才比你小一个月!他咬牙切齿."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叫少爷,你什么时候把我当少爷看过"."好了,正经点吧,你真的没事吧,老头子叫我来找你回去,以前的事忘了吧,何必为了那一句话那么固执."他一脸洒脱道:"看、天上的月亮好大,还有不少星星呢".他马上转移话题,洒脱之下一抹的执著与哀伤一闪而过,如果女孩在这一定会讶然,如此放荡不羁,无赖的人居然有这般复杂的表情."唉、算了,怕了你,你看着办,话我带到了,走,一起去喝两杯吧".等下吧,我有点事,他打开包,看见里面的手机,打开电话薄联系到女孩.约好了在某路口见面,影兴冲冲的跳上摩托,他默契的把钥匙丢给影,无奈的说了句,疯子,慢点!满是兴奋,丝毫没有掩饰眼里狂热,熟练的打开油门,松开离合器就向前冲去,才几秒就达到一百五十码,行驶在路上,风呼啸而过,本该半个小时的路程竟十五分钟不到就看见女孩满面愁容的等下路边,随行的另一带眼睛女生蹲在地上掩面,显得格外的无助.走上前把包递给她,坏笑着说:"笨女孩,你又欠我一次哦,该洗三次衣服了".他刚说完,影接着炮轰般的说道:"你好,他叫浪,我叫影,影子的影,刚才抢回包的是我,不用理他,感谢我就好了,可不可以一起吃个饭啊,最近的那家什么饭店挺好的,走.一起去吧".他有些无语,见过没牙齿的,没见过这么没牙齿的!然后东看看,西看看,一脸我不认识他的表情.看着他们两个活宝般,女孩抿嘴一笑,高兴的接过包,小樱,没事了,说完把包给了蹲着的女生.然后大大方方的说,我叫蓝婷,她叫许樱.谢谢你们帮小樱追回包.为了感谢你们,请你们吃饭吧.浪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原来弄半天谁丢的包都没弄清楚.
小说,无名三
 
共4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