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若是的故事

永远有人比你更不幸若是你的手扎了一根刺,那你应该高兴:挺好,多亏这根刺不是扎在眼睛里!---契柯夫人生,不论到什么时候,都是一个永恒关注的话题。直面人生,有笑对者,有哭对者,有愁对者,有悲对者,有忧对者,有怕对者,……凡此种种。因为不论什么人,成功者也好,失败者也罢,辉煌者也好,庸俗者也罢,都必须面对生活中的苦辣酸甜,悲欢离合。当然,最难做到的是笑对人生,即使是遭到不幸。笑对人生,淡何容易;尤其是对不幸的人。有一位知名的演讲家,他叫约翰.库缇斯,是澳大利亚人。他很不幸,先天残疾,骶椎极不正常,出生时身体瘦小,没有下肢的他,几乎在煎熬中生存。但他却活得很乐观。他常说:“你觉得不幸,但永远有人比你更不幸。当你看到更不幸的人,你还有什么理由抱怨呢?”磨难造就了他的意志,使他学会了坚强。一块滑板,是他立足之地,又是他的全部世界。坐着滑板车求学,求职。找到工作后,每天凌晨4点半起床,乘火车到一个小镇,再坐随身带的滑板赶到几公里以外的工厂上班。后来,他学开车,考驾照;还令人难以置信地取得了全国残疾人网球赛冠军和举重亚军。1999年,意志和追求铸就了新的人生目标:10年内成为史无前历的演讲家。如今,己有几十万人听过他的演讲,成了名重一时的人物。在一次演讲中,他问在场的听众:“有多少人不喜欢自己的鞋子?”当即有的人举起了手。约翰的情绪顿时有些严肃起来,他突然拿起那双自已近乎爬行所用的红色胶手套,举起来说:“这就是我的鞋子,有谁愿意和我换?即使我拥有全世界的财富,我也愿意和你换。”并激动地将他的“鞋子”扔了出去。是啊!有很多人整日抱怨生活,怨天不公,尤人不如,认为自已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然而,同约翰相比,还有什么理由抱怨呢?我们要学会用两只眼睛看世界,一只眼睛看比你更不幸的人,你会知足,满意起来;一只眼睛看自己的幸运,你会感到幸福,快乐。这样,不幸和烦恼就会离你而去,就会感到自已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列.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宁娜》开篇第一句话说得很现实,很令人折服:“幸福的家庭都彼此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人生好比喝咖啡;苦的,还有更苦的。记住约翰的话:“永远有人比你更不幸。”
永远有人比你更不幸
总是在留恋往返间才叹时间逝去的那么快,转眼间已是八月中旬了。回头看看以往的日子,像是在看一幕幕电影,那些青春如洋葱般剥落,逝去的岁月就跟着一去不复返。每天来到办公室,打开窗户看看远处一成不变的风景,突然就会想起以往的日子,思维就开始混乱,我告诉自己其实每一天都是好的,只是我们把美好的事情至于脑后,而总是在纠结着那些本就注定的悲剧,继而想把悲剧的事情写下来,然后统统忘记,可是当打开文档的时候却无从下手,我不知道自己该写些什么,于是我只能陷在自己的纠结中,无法自拔。我记得有个网友给我的留言,她说无言的的静,是惆怅,也是怀念。也许我总是怀念过往,怀念昨天的故事,固执的不肯放手。城市的夜晚总是那么繁华,我对顾墨黎说,当别人深处热闹的广场时是欢快的,会一起玩,一起狂欢,而每当我站在热闹的人群中时,是落寞的,我总是习惯不了繁华。他问我为甚么,我说或许是他们都有人陪伴,而我没有,我的朋友都在距离我有着2500公里远的城市,我只能想念着他们。他说,现在你的身边有我在。而我也懂,现在他的身边也只有我。我一直想象着,以后那个相依为命的人,只能是顾墨黎。我跟他坐在广场上聊天,那么认真的聊起我们的事情,他说这个世界,你是最了解我的人,我说我知道,我也是最爱你的人。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懂得,我和他究竟该怎样才好,我说我懂得他的忧伤,懂得他的难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一次次的原谅他所有的不该,即使他难过的时候拿我出气,跟我说脏话,哪怕我流了一晚上的泪水,我也会在他开心后哄我的时候,跟他说其实我真的没有生气。他说,你看,我们分手了好几次,最后终是分不了,然而这不是纠缠,只是因为放不下。我总是想该放下的,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那么黏糊你,而看不到你的时候我就会乱想。如果一整天都不去联系你,我会觉得不习惯,觉得像是缺少了一些东西似的,所以哪怕大晚上的给你发个信息,也想让你知道,其实我在惦记你,只是这样,越是忘不掉你。或许我和他之间根本谈不上忘掉,我们终是彼此心中的烙印,就算某天各奔天涯,也会在抬头的某瞬间想起,我们曾经是那么渴望想要携手一生的人。就如他说的那样,我们一定要纹情侣刺青,还要是洗不掉印记的那种,哪怕是分离的很遥远,也会想起。这一辈子,以后的岁月,哪怕是跟别的人在一起相依相偎,而心里一定有个角落放着我们彼此,这个角落直达着永远。不会抵灭。他拿着烟抽,然后我说我也要,他愣了一下还是递给我了,或许他知道我有多么难过。第一次我在有人群的地方吸烟,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再那么顾忌,心里只有酸楚。顾墨黎一直看着我,听我说着很多,我说其实我们应该相信命运,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拿你当宝贝,而我拿你当宝贝,在我这里你就如同一颗夜明珠一样的珍贵,用一个歪理来说,跟你在一起我会受你一辈子气,而当我选择一个比你爱我的人时,我便可以气他一辈子,而我却要死要活的宁愿跟你在一起。这些都是冥冥注定的,当两个人在一起,不是亲情不是友情,却也不是爱情的时候。那么他便是知己,像是有人说的:老婆是太阳,情人是月亮,红颜知己则是星星,它总是若即若离,甘于寂寞却能灿烂长久。因为反对,不能做你的老婆,因为不甘,不能做你的情人,那么就只能是你的红颜,现在的我或许只配这样呆在你身边,红颜若是长久时,便也没有了惧怕。我可以为了你,招之则来,挥之则去。我承认他说的话,其实我们很相爱,但我爱他还是比他爱我更多一些。我习惯跟他走在一起,我常站在比我高很多的他跟前,硬是说我们是黄金比例,我说我刚好到他脖子那里,当我抬头斜视45°时出现的便是他的侧脸。喜欢他紧紧的拉着我的手走在马路上,然后忽然的踮起脚尖吻他的侧脸,他便说你没看好多人么,然后又默默的说在繁华的街道吻一个人该需要多大的勇气呢?。一样的喜欢安静,从来都不喜欢别人打扰。每次我跟他从公司很远的地方回来的时候,他总会叫辆计程车,然后斩钉截铁的说包车,当司机半路想再拉个活时,他便不允许。每次都是一如既往的让司机放一些歌曲,然后静静的抱着我,那份感觉不是沉默,像是无言的力量,那时的我便感觉就算全世界都黑了,只要有他在,我就能抓住光明。昨晚,我都休息了,他发信息说他听我说蓝颜知己的时候,他说他觉得我可以放得下他了,他接受不了这个现实,然而他知道梦醒了。其实不以为然,我这辈子或许都会在他身边,如他说的,要每天都能看见我,即使我跟别人在一起,我幸福就好,如果那个人敢欺负我,便可以豁出性命,这不是任性,不是一时感动,也不是不理智。我们一起半年了,这半年的情感每天都没间断过,无论是吵架还是争执,即使现实那么无奈,遭拒反对,但我们最清楚,最终我们还是最疼彼此的,不去贪图什么,也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只是简单的相依相偎。最后。忽然想起王菲的一首歌里的歌词。在两人的天地/谁是我而谁是你/唇是我而眉是你/放於一起在这再难放置爱情的天地/不知不觉爱已死/共你知彼知己/何必逃避红裙属我/蓝筹属你/玩物全属你/饰物全属我/一切花得起一样的喜欢安静,从来都不喜欢别人打扰。每次我跟他从公司很远的地方回来的时候,他总会叫辆计程车,然后斩钉截铁的说包车,当司机半路想再拉个活时,他便不允许。每次都是一如既往的让司机放一些歌曲,然后静静的抱着我,那份感觉不是沉默,像是无言的力量,那时的我便感觉就算全世界都黑了,只要有他在,我就能抓住光明。昨晚,我都休息了,他发信息说他听我说蓝颜知己的时候,他说他觉得我可以放得下他了,他接受不了这个现实,然而他知道梦醒了。其实不以为然,我这辈子或许都会在他身边,如他说的,要每天都能看见我,即使我跟别人在一起,我幸福就好,如果那个人敢欺负我,便可以豁出性命,这不是任性,不是一时感动,也不是不理智。我们一起半年了,这半年的情感每天都没间断过,无论是吵架还是争执,即使现实那么无奈,遭拒反对,但我们最清楚,最终我们还是最疼彼此的,不去贪图什么,也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只是简单的相依相偎。最后。忽然想起王菲的一首歌里的歌词。在两人的天地/谁是我而谁是你/唇是我而眉是你/放於一起在这再难放置爱情的天地/不知不觉爱已死/共你知彼知己/何必逃避红裙属我/蓝筹属你/玩物全属你/饰物全属我/一切花得起
红颜若是长久时
《一》若若是一只小蜗牛。一场龙卷风,把它从一壁山岩上扒下来,扬到高空中去了。多么可怕的灾难!它迷迷糊糊地在云里雨里风里飘摇了许久,才跌落下来。不幸的是,它被摔脱了壳。壳呀,壳呀,呜呜呜……小若若望着壳,伤心地哭泣。呜呜呜,壳也朝若若哭泣。壳已经摔裂了,若若试着钻进去,脊背上划得疼,它试着爬一爬,壳滚落了。“你就去吧,若若!”壳对它说。若若非常留恋地绕壳三周,才爬向太阳落去的方向。是的,蜗牛喜欢黄昏,就像小朋友喜欢太阳初升的早晨一样。《二》这里是小动物的天然公园,里面正举行着晚会。蚂蚁太太。蟋蟀姐姐、蜥蜴哥哥……都将做出好看的哑剧表演,当然也可以唱吁跳呀,就是说,要使出各自的看家本事,博得大家的喝彩。小蜗牛若若不敢进场子,它把第二对触角举得高高的,把触角顶端那两只眼睁得大大的。它多么爱听蟋蟀弹琴,爱看蚂蚁跳舞,但是自己落得这般模样,怕人家笑话它太丑了,太丑了!“喂,你是谁?”担任警戒的金龟子警官发现了它,厉声喝道。若若急忙说自己是一只蜗牛。“胡说八道!”金龟子舞动牙齿,举起警棍。小蜗牛若若却并不害怕。金龟子道;“你以为能骗得我老金吗?你以为我老金不认得蜗牛吗?蜗牛有美丽的小屋子背在身上,你看看你,有个屁?你分明是一条……”金龟子抓着脑壳,认真地考虑,好一会儿才说,“你分明是一条贫血的蚂蟥,或者是……或者是一条蚕!你给我滚——骗子!”小蜗牛若若等金龟子发过火,不慌不忙地说:“警官先生!请您相信,我真是一只蜗牛,莫莫太太是我的妈妈,可惜已经在龙卷风中死去了。我呢,也在那场灾难中摔脱了壳——对,摔脱了您所说的‘小屋子’。没有壳的蜗牛,也是蜗牛呀……”警官金龟子认真地验看小着若的背脊,那里撕裂的伤还没有痊愈呢。“对对,或许是这样吧。”它喃喃自语,“丢了翅子的金龟子呢,也还是金龟子;断了鼻子的大象呢,也还是大象;堵了屁股不会结网的蜘蛛呢?”若若接口道:“也还是蜘蛛呀。”“呜呵呵呼呼呋呋噜噜噜嘘——”金龟子连个哈欠都没打完,就睡着了。小若若拾起警棍,敲敲金龟子的屁股,金龟子再也不醒了。这样吧,小若若同自己商量,你替它值班吧!万一来了龙卷风……《三》龙卷风是一头三只眼的龙魔。它住在大洋深处的石罅里。每逢它心中烦恼,就要到洋面上去逞威风,把水抽到空中,喷洒身上的龙虱。不光这,它还特别喜欢到陆地上游逛游逛,所到之处,把小动物、大动物、小花小草和大树都掠到空中去,供它作践。那一回,若若的妈妈莫莫太太被卷上高空,以每秒钟四百转的速度在风口袋里旋来旋去,很快就眩晕了。三眼龙魔把莫莫太太的肉体从蜗牛壳里扯出来,搓成了齑粉。苦苦就这样失去了亲爱的妈妈。它多么难过。它恨龙卷风,甚于恨专门杀害蜗牛的董火虫美人妖!森林晚会开到后半夜。金龟子的锯齿形的鼾声引起了总管公鹅更哥的注意。它宣布大家停演,并且带队到哨卡察看。公鹅更哥把金龟子臭骂一顿,大家决定罚金龟子五天不喝水。这位丢了壳子的小蜗牛博得了大家的喜爱。“到我们这儿来吧,”公鹅说,“让金龟子借给你一片翅膀!”金龟子吓坏了:“更哥老师,我剩下一片翅膀怎么成?难道您要看我飞起来就倒空翻吗?再说,也怪疼的呀!”公鹅说:“这是惩罚。”“请问,惩罚能比睡懒觉还舒服吗?”倒是小蜗牛若若劝解道:“不必了,不必了,给我一片翅膀我也不会飞,我的脚离开地面,就口渴难忍的,真的!”金龟子感激若若的仁义,它们交上了朋友。《四》森林里举办美术作品展览。展览大厅里琳琅满目。有泥巴塑像,有草茎编织,有羽毛粘贴,有树脂绘画……物们互相鼓舞,互相称赞,积极筹备评奖的事宜。忽然有人想到,若若怎么不见了呢?金龟子似乎记得,若若说过它也要参加美术作品展览的,这几天却看不到这只无壳蜗牛的影子了。“我来啦!”大厅外面叫道。果然是小蜗牛。可是,连蚂蚱妹妹也看出小蜗牛疲劳憔悴来了。对,它那软绵绵半透明的斧足还流出了稀薄的血液。“若若,你怎么了?!”大家异口同声地问。“我刚作完了画!”若若坚定地说,“我画了十幅画!”“快拿出来叫大家欣赏欣赏吧!”公鹅说,“评奖快要开始了!”若若说:“我拿不动呀!”原来,若若作画没用纸,没用笔,没用树脂也没用树皮和树叶;它把画作在陡峭高耸的山崖上了。“快走,咱们去看看!”公鹅说着,便带大家去山崖。《五》在林子边缘青黑色的山崖上,人们看到十幅“白墨”画。那“白墨”,是若若吐出的黏液,在太阳的照耀下荧光烁烁。所以,这幅画与其说是着若画出来的,不如说是它爬出来的。什么画呢?森林美术字标得清清楚楚:龙卷风也许,着若不是个呱呱叫的画家,它不很懂得构图的要领和线条的运用;但是它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付出了无限的真诚,它只想把对龙卷风的体会告诉给大家。第一幅,是三眼龙魔搅起云团水柱,在空中张牙舞爪;第二幅,大树摧折,花草揉碎;第三幅……公鹅更哥大声地说,“如果把这十处山崖装订在一起,就是一本很不赖的小人儿书啦,诸位!”“若若,这是怎么回事?”蝙蝠宽宽先生指着第十幅画,问。这幅画画着一条肚皮朝上的三眼龙魔,龙魔的断角丢在龙尸一边。金龟子开口道:“你不会读读画题吗?”是啊,画的下方,森林美术字写得很清楚:永朽不垂“就是死啦!”蜥蜴说。“对,”若若接口道,“我们要战胜三眼龙魔!好人死了叫永垂不朽,坏蛋死了叫永朽不垂!”这次美展,若若荣获金奖。它因作画耗尽了体内的汁液,评奖委员会送它到森林疗养院静养一百天,还发给它五十盒上等蜂蜜。“用生命作画”,这种至高无上的评价曾经写在每棵芭蕉的叶子上。过了许久,大家谁也没有忘记龙卷风。那一个黑夜,三眼龙魔发怒,驾着龙卷风袭了过来。若若最先发出警报,森林公民便躲进十处石崖的防风孔中。这种孔,是大家事先挖好的,又深又曲折,坚固极了。三眼龙魔在这里听到了一种呼喊,很像海上人们的号子——三眼龙魔见声不见人,气得咬碎了门牙。它用尾巴抽打山崖,树木花草被揉碎了,卷上九霄又散落在地上,公民们却安然无恙。小若若想起惨死的母亲,想起自己丢落了小房子,它机智地喊:“恶鬼!死妖!我在这儿!”三眼龙魔瞪破眼珠才发现了若若的石洞,它吼一声便冲过来。一簇火星,一声巨响。山崖劈裂了,若若被撞成肉浆,它死了。三眼龙魔的右角折断,它的黑血呼一下从角孔中喷射出来。片刻,血喷完了,它也死了,肚子朝上,瘪瘪的一条尸。森林公民庆幸龙魔被除,哀悼无壳的小蜗牛若若的死。十幅画依然保存着,这是若若留下的纪念。由森林雕刻家金嘴燕动手,在山崖的最高处,雕了一只无壳蜗牛的肖像。那行森林美术字是:若若永在!
小蜗牛若若
 
共3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