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小个子的故事

有一天,大个子老鼠和小个子猫在街上边走边聊天,不知不觉迷路了。这个城市太大了,很容易迷路的。他们在寻找回家的路时,看见路边有个咖啡馆,招牌上写着“饼干王”。大个子老鼠看着招牌停下脚步。小个子猫问大个子老鼠:“你肚子饿了吗?”大个子老鼠说:“不是肚子饿了,我是想起我爷爷讲过的一个故事。”“什么故事?”“我爷爷年轻的时候牙齿很厉害的,曾经在许多啃咬比赛中名列前茅。有一次他走进一家名叫‘饼干王’的咖啡馆,因为他听说这里有一块50年前留下的已经变得很硬的饼干,谁能啃得动它将会得到一笔奖金。”“你爷爷拿到奖金了吗?”“没有,”大个子老鼠遗憾地说,“他不但没拿到奖金,还被这块很硬的饼干折断了一颗牙齿。”小个子猫说:“如果这家咖啡馆就是你爷爷年轻时到过的,如果那块饼干还在,它一定变得更硬更硬了。”大个子老鼠点了点头,走进了饼干王咖啡馆。小个子猫跟在后面。咖啡馆的企鹅老板上前招呼:“二位用点什么?”大个子老鼠说:“老板,我们看见你的招牌,很想见识一下那块‘饼干王’。”企鹅老板笑道:“我们的饼干王已经有100年历史了。我听我爸爸说过,50年前有一位啃咬高手到我们店里来,想挑战饼干王。但他失败了,还赔上一颗牙齿,你们看――”大个子老鼠和小个子猫看见,橱窗里摆着两个碟子。一个碟子里放着一块饼干,另一个碟子里放着一颗牙齿。企鹅老板说:“进店的客人有兴趣挑战饼干王的话,必须支付80元试啃费。如果谁能啃得动这块超硬的饼干,哪怕留下一道牙齿印也行,我们就会赠给10倍的奖金。”大个子老鼠说:“把饼干王啃下一块不会有问题,但我没有钱,付不出试啃费。”小个子猫想了想,把她的两只鞋子脱了下来。她对企鹅老板说:“这是名牌鞋子,超过80元了,我来替我的朋友交试啃费吧。”企鹅老板收下鞋子,从橱窗里端出饼干王。大个子老鼠和小个子猫细看这块10D年前的饼干。饼干上的花纹很精致,简直就是一件美妙的艺术品。小个子猫嘀咕道:“要是真的啃下一块,还挺可惜呢。”大个子老鼠拿起饼干王,他有些犹豫了。他放下饼干王,又拿起那个放饼干的碟子,问企鹅老板:“如果我把这碟子啃下一块,能不能也算我挑战成功?”老板暗想:“饼干再硬,总硬不过瓷做的碟子吧。”于是他答应大个子老鼠:“行,你能把碟子啃下一块,照样能领到奖金。”大个子老鼠将上下两排牙齿互相磨了磨,便开始“咔嚓咔嚓”啃碟子。他把碟子原来的圆形啃成了心形。小个子猫欢呼起来。企鹅老板傻了眼。他只好说话算话,数给大个子老鼠800元。大个子老鼠摆摆手:“我不要你的奖金。”企鹅老板再次傻眼。大个子老鼠说:“我只要两样东西。”老板问:“哪两样东西?”“你把我朋友的鞋子还给她。”“这不成问题!”“还有,你把那颗牙齿还给我。我爷爷的牙齿在这里展览了50年了,我不愿它继续展览下去。”我发誓大个子老鼠每天上学时,都要走过獾老伯家门前的苹果树下。这一天,大个子老鼠刚刚走到苹果树下,“咚”的一声,一个大苹果砸到他头上。大个子老鼠摸摸头,弯腰捡起苹果,要把苹果交给獾老伯。獾老伯已经走出门来,他生气地对大个子老鼠说:“你怎么能偷摘我的苹果?”大个子老鼠委屈地说:“我没有偷,是它自己掉下来的。”獾老伯说:“就算是它自己掉下来,你也不能捡回家去呀。”“我没有捡回家去!”“拿到学校去也不行啊。”大个子老鼠忍不住大叫大嚷:“我捡起苹果是为了交给您,我可以发誓!”獾老伯摇摇头:“你可以发誓,我也可以不相信你。”大个子老鼠去上学了。下课的时候,马老师来找大个子老鼠。“我问你,你今天走过獾老伯家门前吧?”大个子老鼠说:“没错。”“獾老伯的苹果树上结满了苹果?”“没错。”“你就顺手摘了个苹果?”“没错――不,错了!”大个子老鼠脸涨得通红,“苹果是自己掉下来的,我捡起苹果正要交给獾老伯,獾老伯误会了,说我偷他的苹果。我向他发了誓,我说我要是偷了他的苹果,我就不是――”“不是什么?”“不是乐园小学的学生。”“听着,大个子老鼠,”马老师说,“为了我们乐园小学的名誉,你就去向獾老伯道个歉吧。”“可是,”大个子老鼠说,“要是我向獾老伯道歉,我的名誉就完蛋啦。”这时,在旁边听了一会儿的小个子猫插嘴道:“大个子老鼠不应该向獾老伯道歉。如果要道歉的话,应该让獾老伯向大个子老鼠道歉。”马老师吃惊地问:“为什么?”小个子猫说:“第一要道歉的是,獾老伯种的苹果砸痛了大个子老鼠的头。第二要道歉的是,獾老伯没看见大个子老鼠摘苹果就不该冤枉人家偷苹果。”“可是,”马老师说,“没有人证明苹果是掉下来而不是被摘下来的。”“有人证明!”“谁?”“我。”小个子猫说,“我能替大个子老鼠证明。”“可是,”大个子老鼠对小个子猫说,“苹果掉下来的时候你并不在旁边呀。”小个子猫说:“我虽然不在旁边,但我远远地看见苹果砸在你头上了,要知道我的视力很厉害的。”“那个苹果真的是自己掉下来的吗?”马老师问小个子猫。“真的是这样,我可以发誓。”小个子猫肯定地说。既然小个子猫发了誓了,马老师只好相信了。马老师说:“我去向獾老伯解释,让他向大个子老鼠道歉。”小个子猫说:“不但獾老伯要向大个子老鼠道歉,刚才那个要大个子老鼠向獾老伯道歉的人也得向大个子老鼠道歉。”于是马老师向大个子老鼠道了歉:“对不起。”其实,小个子猫虽然发了誓,但她并没看见苹果砸在大个子老鼠头上。那她怎么敢发这个誓呢?因为她相信大个子老鼠,相信他不会拿獾老伯的苹果。大个子老鼠委屈地说:“我没有偷,是它自己掉下来的。”獾老伯说:“就算是它自己掉下来,你也不能捡回家去呀。”“我没有捡回家去!”“拿到学校去也不行啊。”大个子老鼠忍不住大叫大嚷:“我捡起苹果是为了交给您,我可以发誓!”獾老伯摇摇头:“你可以发誓,我也可以不相信你。”大个子老鼠去上学了。下课的时候,马老师来找大个子老鼠。“我问你,你今天走过獾老伯家门前吧?”大个子老鼠说:“没错。”“獾老伯的苹果树上结满了苹果?”“没错。”“你就顺手摘了个苹果?”“没错――不,错了!”大个子老鼠脸涨得通红,“苹果是自己掉下来的,我捡起苹果正要交给獾老伯,獾老伯误会了,说我偷他的苹果。我向他发了誓,我说我要是偷了他的苹果,我就不是――”“不是什么?”“不是乐园小学的学生。”“听着,大个子老鼠,”马老师说,“为了我们乐园小学的名誉,你就去向獾老伯道个歉吧。”“可是,”大个子老鼠说,“要是我向獾老伯道歉,我的名誉就完蛋啦。”这时,在旁边听了一会儿的小个子猫插嘴道:“大个子老鼠不应该向獾老伯道歉。如果要道歉的话,应该让獾老伯向大个子老鼠道歉。”马老师吃惊地问:“为什么?”小个子猫说:“第一要道歉的是,獾老伯种的苹果砸痛了大个子老鼠的头。第二要道歉的是,獾老伯没看见大个子老鼠摘苹果就不该冤枉人家偷苹果。”“可是,”马老师说,“没有人证明苹果是掉下来而不是被摘下来的。”“有人证明!”“谁?”“我。”小个子猫说,“我能替大个子老鼠证明。”“可是,”大个子老鼠对小个子猫说,“苹果掉下来的时候你并不在旁边呀。”小个子猫说:“我虽然不在旁边,但我远远地看见苹果砸在你头上了,要知道我的视力很厉害的。”“那个苹果真的是自己掉下来的吗?”马老师问小个子猫。“真的是这样,我可以发誓。”小个子猫肯定地说。既然小个子猫发了誓了,马老师只好相信了。马老师说:“我去向獾老伯解释,让他向大个子老鼠道歉。”小个子猫说:“不但獾老伯要向大个子老鼠道歉,刚才那个要大个子老鼠向獾老伯道歉的人也得向大个子老鼠道歉。”于是马老师向大个子老鼠道了歉:“对不起。”其实,小个子猫虽然发了誓,但她并没看见苹果砸在大个子老鼠头上。那她怎么敢发这个誓呢?因为她相信大个子老鼠,相信他不会拿獾老伯的苹果。
100年前的饼干(外一篇)
有一年,我们学校来了一个小个子学生。说得准确些,他该算侏儒。因为他的身高实在比甬道两边的冬青丛高不了多少。站在学生堆里,他就像一株被阳光、和风以及雨露忘掉的小树,在生长上,他落了单,显得孱弱、落寞而又格格不入。他高一,我并不教他。只在急急奔走的学生中,偶尔看到他。他的样子并不差,只是脑袋有点大,但总低着头,脚步琐细地跟在别人后边走,像是有意躲避着什么。他会是一个受伤的男生。因为,我知道,每一个身体有缺陷的孩子,在长大的过程中,都要经历这个世界无数异样的眼光审阅的。那眼光,是锋利的刀子,会一次次割伤他敏感而脆弱的心。本来,这是上天的一个错误,而却要他用一辈子,去面对这个错误带来的冷眼、讥笑与偏见。有一次,我在学校食堂吃饭,学生们大部分已经吃完走了,而他,正在收拾着学生们扔在桌上的餐盘。他麻利地把残羹冷炙倒进旁边的饭桶,然后,再麻利地把一摞摞餐盘收拾到水池边,等待食堂师傅洗涮。他实在不够高,身体陷在整齐排放的餐桌的阵列里,只有硕大的脑袋浮在上面,吃力地张望着餐桌上的情形,他也用这种方式,张望着这个世界。这是学校的安排,还是他自己故意这样做?我默默地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他动作爽利,神情平静,仿佛这件事已经做了很久。直到卖完餐饭的伙计出来收拾,他才静静地走开。回去打听,说学校根本没有安排学生收拾餐具。我的心里,对这个孩子多了一层敬重和仰望。之后,我到了另一个校区,也渐渐地淡忘了他。高考前夕,我和学生们从另一个校区转回来,才重新看到他。我发现,他和同学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脸上多了阳光,以及这个年龄段该有的青春和灿烂。看来,这两年的时光,他没有蜷缩在自我的心灵里,也没有被世俗的暗流吞没。一定有什么,让他发生了改变,我想。第二天早上,是例行的两校区合在一起的早操。红色的塑胶跑道上,学生们在整齐的“一二一”的号令中,齐刷刷地跑着。我站在翠绿的草地上,欣赏着阳光下充满朝气的孩子们。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跳入我的眼帘,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是他。你知道他在哪里吗?他居然在他所在班体育委员的位置上,他竟然是他们班里的体育委员。我惊呆了!那听惯了的“一二一”的号令,此刻,从他那里传过来,是那么悦耳、高亢和嘹亮。一种莫名的感动充盈在心里,我找到让他的心底充满阳光的原因了。是的,尊重与爱,让他成为了巨人。没有什么不被爱征服,也没有什么不被爱改变。这个世界上,如果一个心灵上的侏儒,最后成长成了巨人,我想,一定有爱,扶携他走完了全程。
巨人的诞生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