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老李的故事

从前有个女人,嫁与李家村李福为妻,新婚三个月,到河边洗衣裳。洗累了,她站起身,想要舒展一下手脚。一抬头,看见河边树上有一颗大李子。那颗李子有鸡蛋大小,长得圆润饱满,已经熟透了,红得很是漂亮。女人觉得奇怪,这时积雪初融,正是春暖花开时节,李树的花还没有谢,怎么会有成熟的李子呢?虽然疑惑,但是果香诱人,她忍不住还是把那颗李子摘下来吃了。李子甜酸可口,鲜美多汁。吃过果子,女人心里觉得十分满足。她蹲下身子,继续洗衣裳。洗好衣裳,就听见肚子里面隐约传出风雷的声音,一个胎儿在她腹中轻轻颤动。女人怀孕怀了十四个月才生产,临产的那天正是二月初二,窗外风雨大作、电闪雷鸣,女人痛得昏死过去。等她醒来,发现那孩子全身上下乌溜溜的,大约有两尺长,仔细一看,那家伙竟然长着四只爪子,一条尾巴,正嗷嗷叫唤。“我们正当人家,怎么会生出这么个怪物?”李福十分懊恼,对老婆说,“这东西我不要它,抱出去扔河里!”“没错,他有点丑怪,不过再丑怪也是我的孩子,就让我养着吧。”女人把孩子抱起来,让它吃奶。那小怪物一碰到母亲的乳头,就用力地吸吮,它大口大口吃奶,吃着奶,它身体渐渐发生变化,爪子尾巴缩进身体去了,很快长出寻常婴儿的手脚来。母亲越看越高兴:“你瞧,不是什么怪物,是个胖壮小子呢!这家伙黑不溜秋,就叫李黑吧,好不好?”李福再凑过去一看,妻子怀里抱着的,真真切切是个黑不溜秋的男孩儿,手脚齐全,五官端正,虽然身子黑,但不是什么怪物。李福也就不再吭声了。于是,那孩子就叫李黑。很快李黑长到六岁,他身强力壮,力大无穷,每顿吃三四碗饭,又死活不肯断奶,每到夜间总要回母亲怀里吃一顿奶才欢喜。他生性爱那荒郊野外,不喜欢待在家里,性情又特别喜欢水,每日清晨便要下河玩耍,玩到天黑还不回家。一天傍晚,起了风,下起雨来,那李黑还在河里玩,光着身子在河水里追鱼逐蟹。李福拿了棍子到江边揍他,想要赶他上岸。没想到,一棍子抽下去,那李黑儿突然跳起,腾起云雾,变成了一条墨黑粗壮的龙,他口中喷火,朝他父亲吼了一阵,突然一头钻进河底去,不见了。“我原先就说那家伙是个怪物,这不真变成怪物了吗?这下好了,跑了便再不要他回来。”李福叮嘱他老婆道,“以后要关好门户,不能让他再回这个家。”李黑母亲心里忐忑不安,十分担心,想着儿子独自在外头,流了一夜眼泪。打那日起,李黑好几天没有回家,也不知哪里去了。一天清晨,长夜将尽,白日将临,一条黑龙突然撞开窗户,飞入李福家中,他径直来到母亲床前,嗷嗷叫着要吃母乳。母亲见到黑龙,吓得半死,但她认得是自己孩儿,还是解开衣裳让他吃奶:“黑儿,你可要小声,不要吵醒你的父亲。”黑龙用力吸吮母乳,他这会儿变成龙身,身体庞大,力气又猛,才吸几口,母亲吃痛不住,再加上惊惧过度,惨叫一声,晕死过去。李福听得异响,起身一看,只看见一条黑龙在自家屋子里头,龙头探入自己老婆怀里,正缠着吃奶,那龙尾巴却高高绕上屋梁,雨滴和冰雹“滴滴笃笃”从屋梁落下来。李福又惊又怒,一手抡起一把铁锹,向那黑龙劈去:“来了就不要走,我打死你这造业乖张的孽子,免得以后祸害祖宗!”黑龙十分警觉灵敏,听见铁锹劈来,即刻掉转龙头,想要飞出窗外。但屋子狭窄,转身时他的龙尾巴拖到地下,李福手举铁锹砍下来,正正砍中龙尾巴,“卡嚓”一声,龙尾应声断了。等到黑龙飞出窗外,已经成了一条秃尾龙。黑龙失了尾巴,又是疼痛又是悲痛,躲在河底养伤,但他挂念母亲,不得安生,每到长夜将尽,晨曦来临的时分,他都想要回家去看看。一日又一日,秃尾巴黑龙在屋顶盘旋悲吟,带来风雨和冰雹,他一来,冰雹就“滴滴笃笃,滴滴笃笃”落到屋顶上。李福一听到龙吟声和冰雹声,马上手举起铁锹站出门口,仰起头,对屋顶的秃尾龙痛骂不停。他的母亲受了这场惊吓,得了一场大病,因为缺医少药,不久病死了。去世那天,正是农历的六月初八,李福大哭一场,把她葬到山上。母亲下葬下那天,秃尾黑龙在山顶久久盘旋,不肯离去,那座山因此终年雨雾迷蒙,也因此草木葱茏。那段时间,山下常常下雨,每到雨天,当地人就说:“这是秃尾李黑龙在哭他的母亲哩。”黑龙为母亲守丧守了三年,三年后,他离开故乡山东,去了遥远的异乡。人们在黑龙母亲安葬的地方建了一座龙母庙。有时长久天旱不雨,人们就到龙母庙烧香求雨。只要诚心,一求就会灵验。人都说,这是因为黑龙孝顺的缘故——那秃尾黑龙虽然远在异乡,但他最听母亲的话,总是母亲一唤,他就会回来,为乡亲们降雨。再说那秃尾李黑龙,他离开山东,无家无累,只身游历三山五岳,就这样东游西逛,在外面流浪了好几年。有一天,天朗气清,黑龙心情开朗,朝东北方飞行了几千里,飞累了低头一看,只看见一条弯弯曲曲的大水从大地流过,江水清澈迷人,两岸青山耸立,树木长得郁郁葱葱。“这真是个好地方!”秃尾李黑龙在高空中,沿着那条江,从江头飞到江尾,又从江尾飞到江头,然后他从云端降落,一头扎进江里。那江水清凉惬意,黑龙满心欢喜,便顺着江流游戏玩耍,从江头游到江尾,在江中翻腾畅游,十分快活。这条江叫做白龙江,江中原有一条白龙驻守。那白龙富甲天下,这会儿,白龙正在水府龙宫赏宝养神。突然听到水响,白龙便走出水府巡视,一出府门,就看见一条秃尾黑龙在江中游耍,独个儿玩得正欢,白龙不由得怒从心上起:“好你个秃尾巴野小子,竟然敢闯入我的领地!”白龙口喷白色电光,掷出风雷,张牙舞爪朝黑龙猛扑过来。黑龙连忙闪到一边:“白龙不要动怒,有话好好说,这条江清澈甘美,我俩一同游玩可好?”“废话少说,看你出身低贱,身体残缺,到这里来真是玷污了白龙江。你怎么配与我一同游玩?你给我快快滚开!”黑龙听到这话也心生怒火:“凭什么啊?你这样仗势欺人,好没道理。”白龙怒吼着再扑过来,一条白龙,一条黑龙,你来我往,在江底下打斗起来。白龙法力高深,而黑龙年幼力弱,又断了一条尾,身体不能平衡,再加上从来没有打斗经验,没斗几个回合,黑龙便累得气喘吁吁,毫无还手之力,身上被白龙抓出斑斑驳驳的血痕。好汉不吃眼前亏,黑龙虚晃一爪,一抽身跃出水面,变作一个黑衫少年,沿着江边小路,一路跑入深山老林。白龙也不追赶,大笑着自回水府去了。说那黑龙,正跑着,突然脚下被一根大木柴一绊,李黑狠狠摔了一跤。爬起身,回头一看,绊倒他的不是什么木柴,却是一个人。李黑连忙把那个扶起来,一看,原来是个壮实的采参老人,那老人看上去五十来岁,满脸风霜,一只手紧紧拽着一把挖参的铲子,另一只手握着一个空空的褡袋。老人睁开眼看到李黑,张开嘴想要说话,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伸出手指,指向远处山沟的茅屋。李黑明白他的意思,马上背起老人,翻过山沟,走进那间茅屋,把老人放在床铺上。老人又用手指指向一根小人参,示意李黑拿去煮汤。李黑烧起火,煮了一碗人参汤,喂那老人喝了。喝过参汤,老人才缓过气来。李黑问他:“老伯是哪里人,为什么独自昏倒在山路上呢?”“一言难尽啊!我原本是山东人,在这里挖了十几年人参,人人叫我‘老把头’。”老人叹了口气,“前天,原本福星高照,皇天眷顾,让我挖到一棵千年人参。没想到,才刚得宝,又马上失了宝。”李黑一听,马上变得愤怒:“这地方有强盗?”“要说强盗,也算是强盗了——那白龙江里的白龙,自称是江里龙神,其实比强盗还不如!他喜怒无常,时常强抢民间女子,一不顺意,就要发大水淹田淹地。他又喜好人间珍宝,我那千年人参一挖出土,他就嗅到了,当即驾起一团云来抢,我躲闪不及,被他一尾巴扫倒在地,抢了千年人参归水府。可怜我人老力衰,在路边昏迷两天醒不转,若不是遇见你仗义相救,只怕性命也难保——唉,后生你又是哪里人,为什么来到这片深山老林?”李黑说:“我也是山东人。只因母亲早逝,我被父亲嫌弃,故乡不容,无家可归,昨日才流浪到这里。刚刚在江水那边被恶人打伤了,现在也无处投靠。如果老伯不嫌弃,我就在这茅屋住下,相互间也好有个照应。”老把头一听十分高兴,于是李黑在茅屋住下,他每日清晨早起,马上扛一把锄头到山坡开荒种地。那片山坡满坡全是大石头,李黑硬是一块块背起,背到后山的深潭边,在潭边筑起一道高高的石堤。李黑力气又大,人又能吃苦,很快开好一块田地,在田里种了麦子,麦子一种下,马上又养了一群羊。当下风调雨顺,到了秋天,李黑种的麦子收成很好,十二只小山羊也长成大山羊了。收了麦,磨了面,李黑脆在地下,向老把头磕了三个头,说:“老伯,你我有缘相聚,也是乡亲,现在我有一事求你,请老伯务必应允。”老把头连忙扶起他:“黑儿,这大半年你我相依为命,你有什么话直说不妨,只要做得到,我一定尽力。”“不瞒老伯,我虽是凡人所生,却是一条真龙。我母亲吃了暮春李子有感,怀孕生下我——后来我才得知,那颗李子原本是上天孽龙的耳朵。我经历凡胎孕育,吃母乳成人,也略略懂得人间仁义。那江里白龙强抢民间女子,抢夺人间珍宝,又时时兴风作浪,沉船抢劫,我一直想要铲除它。无奈从前力气不足,粮食也不够,没有必胜的把握。”老把头看看刚收下的麦子,沉吟一会,问道:“你现在有把握吗?”“如果老伯帮我,有八九分希望。”老把头忙问:“怎么帮?”李黑说:“我明日入水与白龙打斗,江上泛黑水,便是我浮上水面,你就往旋涡扔一只山羊,再倒一笼馍馍。我吃饱了,力气充足,自然支撑得下去。等到黑水下沉,白泡升起,你便往旋涡处撒生石灰,扔大石头,那白龙被石灰迷眼,受石头干扰,我便有机会胜他。”“这样好,我年老力弱,就叫上附近山东老乡一起到江边帮你。”两人当即蒸好十二笼馍馍,又上山准备了大石头和生石灰,通知了附近的山东老乡,当晚便好好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李黑跃入江中,现出原身,粗壮矫健的秃尾黑龙,到水底去找白龙喊战。白龙出了水府,见是从前那条秃尾巴黑龙,不由得哈哈大笑:“秃尾小子,手下败将,你又来找打?”黑龙正色道:“我这次来,要和你一决输赢。如果你胜,我任你处置,要杀要剐随你心意。如果我赢,你要离开这江中水府,迁到山里龙潭居住,从此修身养性,再不可为害人间。”“秃尾小子,你好大口气,快过来受死!”两条龙一个喷白火,一个喷黑火,在水底翻腾打斗,只搅得江底泥沙泛起,江面恶浪滔天,天上集结了浓云,人间弥漫着雾气。老把头叫来附近的山东老乡,齐聚在江边等待,过了一个多时辰,也没见龙跃出水面,正焦急呢,忽然看见水面翻起黑浪,那山东乡亲连忙向黑水旋涡扔下一只山羊,倒入一笼馍馍。过一会,黑浪下沉,江面冒出白泡,他们齐齐朝那白泡倒生石灰,扔大石头。两条龙在江里大战了三天三夜,黑浪白泡交替了十二回,十二笼馍馍,十二只山羊全扔下水,江面渐渐恢复了平静。等到江岸云开雾散,一条秃尾巴黑龙跃出水面,人们看到它用铁链锁了白龙,飞入林木茂密的深山。深山的那个深潭,从那时起,就叫做白龙潭。那白龙果然信守诺言,从此在潭中修心养性,不再兴风作浪。那江水换了黑龙镇守,那黑龙恪尽职守,按季节兴风播雨,因为风调雨顺,江两岸年年都有好收成。人们时时见天上有黑龙行云布雨,知道他姓李,就都亲切地唤他“秃尾巴老李”,又尊称它为“黑龙王”,日子一久,那条江也改名为黑龙江了。那秃尾巴老李感谢山东老乡的帮助,也格外照顾他的山东老乡。黑龙江的船老大全都知道黑龙王这脾性,每每开船渡客,总要问一声:“船上有没有山东人哇?”不管有没有,只要有人回答一声:“有哩——”就能保证一帆风顺。有时船开到江心,江上跃上来一条鲤鱼——人们说,这是秃尾巴老李给山东老乡送礼来了。船上的人呢,也不当真收这个礼,往往也就捉起鲤鱼,放回江里,说一声:“情收了,鱼放回,多谢老李哩!”那黑龙王身在黑龙江,仍然时时挂念远在山东的母亲,每到母亲的忌日,也就是六月初八,他要回到母亲坟前拜祭,他每次来,带来的风雨和冰雹,往往能缓解山东六月的暑旱。秃尾巴老李的故事,这就讲完了,听完故事你记着,那秃尾巴黑龙王,他在黑龙江哩。
秃尾巴老李
一天,老李和老王买完菜回来,老李在前老王跟后。两人边走边聊。突然,老李不经意间发现路边上有一个绿色的容量是1。5升的可乐瓶,心想只一个又值不了多少钱,而且还占手。便对老王说:“这里有个瓶子。”“你咋不捡?”“才一个不捡”。老王见老李不要,便弯腰捡了起来,并在路旁的垃圾堆里找了-个塑料方便袋装。没走多久老李又见一白色的500亳升矿泉水瓶。心想,刚才那个大的都未捡,现在这个小的更是不值一毛钱,老王又拾起放进方便袋。转过-个弯,老李又发现一个,心想,前二个都未捡更是懒得要。……。。。。。回到家时,老王便拾到一大袋饮料瓶。这时,老李后悔了,便笑着对老王说:"晓得今天有这么多瓶子,真应该捡……。。”。画外音:一大袋饮料瓶虽不值几个钱,可折射出人生一个道理:天赐良机,人人平等。虽有先后之分,但成功永远属于那些有准备的又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之人。尤其当下许多好高骛远的年青人,高不成低不就,一身想要好的多的结果在工作事业和爱情婚姻方面总是错过-次又一次的时机,最后只好怨天尤人,牢骚满腹,后悔莫及。
捡饮料瓶
老李是公司里的保洁工。中午,他走进经理室去收拾桌面上的饭盒时,几个吃过工作餐的员工正在欣赏经理新买的一条白金镶钻手链,嘴里发出啧啧的赞叹。老李一边瞟着那条闪闪的手链,一边仔细地收拾着残羹冷炙,之后匆匆去了卫生间。处理完卫生,老李拎着一个黑塑料袋正准备离开,一位员工急急地赶了过来,要他到经理室去。进了经理室,老李立即就注意到经理的脸色很难看。经理说:“我的那条准备送给夫人的白金镶钻手链突然不见了。刚才,也就你们几位出入过,希望你们哪位‘捡’了,现在拿出来还给我,我既往不咎。”几个人纷纷表示自己没拿。有的人信誓旦旦,以工职做保证。经理说:“我可不是诬陷你们,刚才你们都看到了那条手链,你们传看了以后,我可就放在办公桌上,对吧?”“是的,是的。”大伙儿一个劲地点头,好像头点的厉害就表明了自己的清白。“可它现在不见了,这肯定是你们其中的哪一位拾去了。”经理一直不说偷,他希望在措辞上给那个拿去手链的人一点面子。谁都肯定那条手链是其中的一个人乘人不备“顺”去了,但谁也不敢肯定谁。最后,一个人表示,互相搜身。搜身的办法立即得到众人的响应。没等互相搜,有的人就立即将自己的衣袋翻开,钱包打开。“我不!”这两个字很轻,却清晰有力地传进每一个人的耳鼓。众人惊讶地将目光投向说出这两个字的老李。老李的脸涨得通红。他左手将一身脏旧工装上的两个衣袋里子翻了出来,右手紧紧地捏住那个鼓鼓的黑塑料袋,神色窘迫慌张。众人似乎豁然开朗,将探询的目光投向经理。“是你捡的就拿出来吧,知错就改,我不怪你。”经理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我真没捡,真的没捡。”老李不停地说着。“那你为什么不同意搜身呢?”“我、我、我就是不同意搜身,这是侮辱、侮辱人格!”老李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经理脸上的表情再也挂不住了,他端起茶杯的手在抖。当有人准备上前强行搜身时,老李竟摆出拼死的架势:“你们谁动我,我就撞死在这里。”为几千元钱的手链要闹出人命可不是小事。经理颤抖着手拿起电话准备报警,就在这时,老李一步跨出了门,他边走边喊:“别逼我,我没偷,我不许你们侮辱我。”望着老李的背影,经理愤怒地吼道:“老李,你被开除了!”隔了两天,经理见桌边的废纸篓已满,准备去倒掉。端起纸篓,纸屑间,有东西闪亮。经理一惊,伸手提出,是自己的那条白金镶钻手链。经理立即想到老李,知道自己错怪了他。经理决定亲自去请老李回公司上班,也好当面向他赔礼道歉。穿街过巷,七拐八弯,在一片拥挤破败的棚户区,经理终于找到了老李的家。走进低矮昏暗的屋子,老李正在服侍瘫痪在床的妻子。经理说明来由,真诚地邀请老李回公司上班。老李也接受了经理的道歉。一番嘘寒问暖。临走,经理顺口问了一句:“老李啊,这手链真不是你拿的,干吗不同意搜身呢?差点弄了大误会。”老李的双眼忽然就潮湿了,他突然紧紧抓住经理的手,哽咽着说:“我哪是怕你搜身,我是怕你当众打开我手中的黑塑料袋啊。”经理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你看我这个家,生活艰难啊,我每天是将你们快餐盒里吃剩的饭菜偷偷拾回家啊。”经理的双眼顿时湿润了。“你看我这个家,生活艰难啊,我每天是将你们快餐盒里吃剩的饭菜偷偷拾回家啊。”经理的双眼顿时湿润了。
尊严
一天,老张和老李在街上遇到了。老便开始向老李请教。张:我们家的老鼠成灾啦,每到晚上做梦里面全是老鼠在我们家米缸里偷吃,后来听邻居说某某牌的老鼠药不错,可是回去用了以后发现一点效果都没有,我还在想是不是现在连老鼠药也有造假了。李听后大笑道:老弟何必这么费神,养只猫不就完了吗?张:我也想过养啊,可就是不知道养白猫还是黑猫好了。李:难道你没听小平同志说嘛,不管白猫黑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这时老王正巧听到他俩的谈话,便接话道:那说的是以前那个年代,现在按抓老鼠的本事说吧,还是黑猫强。 老张不解:现样的两只猫只是颜色略有不同而已,为什么会这样判断会不会抓老鼠呢!老王:难道你没听小朋友说吗?黑猫警长可是抓老鼠的能手呢!一旁的老李听不过去道:那也没说白猫就不会抓老鼠啊!老王知道他们还是有疑问便道:你们out啦!不知道白猫早就改行了吗?两人不解:改行?怎么猫也会改行啊!老王接着说道:没听广告上说吗?白猫洗洁精去渍力强不伤手的,白猫就是好猫!两人沉默中。。。
听谁说的
司机老李,是个嗜酒如命的人。过去也不知道被交警捉住过多少次,那时,只是教育教育,罚点儿款了事。可现在不同了,一旦被交警发现你醉酒驾车,就不光是教育教育罚款了事了,还要在拘留所里待上他个十天半月,为此,他的妻子也不知道和他打了多少次架。有一次,他醉酒驾车,撞倒了一根电线杆子,不但照价赔偿了一万多元的钞票,还在拘留所了体验了半个月,还被扣了分,差点儿吊销了驾驶执照,他多方托关系,才扣分了事。从此,他发誓,只要喝酒,就不再开车。无论多么要好的朋友相邀,只要是开着车,他滴酒不进。如果盛情难却,无论路多远,他都是走着去,或者打别人的车去,自己绝不驾车赴约。这一天,朋友又约他去喝酒,他步行走了五里路,来到县城,走进了悦来酒馆。朋友们已经全部到齐,老李坐下后,先自罚三杯,然后又挨个的表示,你一杯,我一杯,喝了个不亦乐乎,一会儿功夫便酩酊大醉,找不着东南西北了。大家也都喝得东倒西歪,谁也故不上谁,都陆陆续续回家了,老李看了看没人了,也站起来走出了悦来酒家,他一边走,一边掏出钥匙,来到一辆汽车前,插进钥匙,想打开车门,但怎么也打不开。“他妈的,这锁怎么了?怎么打不开?”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继续开锁。一位交警走过了,向着老李敬了个礼说:“同志,请不要醉酒驾车!”老李抬起头看了看交警说:“谁喝酒了,我我没喝酒。”“看你都醉成这个样子了,还说没喝酒。”“醉了怎么样,又不是喝的你的酒。”“醉酒不能开汽车!”交警强调说。“怎么,我天天喝酒,也没耽误开车,走开,我要回家了。”交警见他不听劝告,连忙拨打了手机,一会儿,一辆交警巡逻车开了过来,从里面走出来两位交警。那位交警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那两位交警便架着老李上了巡逻车,鸣着警笛开进了交警大队。老李在交警队办公室里呆了一夜,早饭后,一位交警和醉酒驾车的司机们,一块学习了《交通规则》,又看了录像,那一幕幕血淋淋交通事故,使大家看的心惊肉跳。 该罚款的罚款,该拘留的拘留,都一一做了处理。轮到老李了,这时,老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打开一看,是妻子打来的。“你怎么一夜没有回家,干什么去了?”是妻子的声音。“对不起,老毛病又犯了,喝醉了酒开车,现在在交警大队接受处理,看来回不去了,要在这里待上个十天半月的。”“咱的汽车在家里,你开谁的汽车?”妻子问。老李一拍大腿大声说:“唉,我真是喝糊涂了,无事找事,我没有醉酒驾车!”在场的所有人听了,都哈哈大笑。
无事找事
老李是个很认真的门卫,这天中午,他看到一男一女进了小区。那男的没见过,女的是小区住户,叫金梅。看到金梅对那男人格外热乎,老李就多了个心眼。他知道金梅的老公大壮刚好出差,金梅会不会红杏出墙?过了半小时,忽然大门外又进来一个人,老李一看,倒吸一口冷气,正是出差归来的大壮!老李知道大壮脾气暴,倘若让他逮个正着,非闹出人命。于是,老李赶紧拉住大壮,说:“大壮,你可回来了,快,咱俩下一盘!”大壮经常和老李下棋,但此时大壮却急着要回家。老李明白了:大壮得到情报了,要给金梅来个猝不及防!老李硬把大壮拽进了门卫室,说:“就一盘!”大壮没有办法,只好坐了下来,老李趁机摆好了棋盘。大壮到底是棋迷,才走了两步,心思就已经全在棋盘上了。老李心里怕出事,所以很快就输了。大壮赶紧站起来说:“老李,我得走了!”老李耍起了小孩子脾气:“不行不行,必须重来一盘,这次我非赢你不可……”说着又将棋盘摆好了。大壮无奈,于是两人又杀将起来。不久,老李看到金梅和那男人从楼道出来,向这边走来。棋再走两步就完了,大壮要是起身,不正好看到金梅和那男人吗?老李故意举棋不定,开始拖。这一拖,气得大壮直叫:“你走啊!”大壮这一叫,引得金梅向门卫室望了一眼。老李没想到,金梅不但没躲,反而冲进来,揪住大壮就破口大骂:“说好中午请吴校长到家里吃饭,解决一下儿子上学的问题,让你早点回来,你倒好,跑这里下棋来了……”此刻,老李呆在那里,不知所措。
好心门卫
 
共6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