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海葵的车票的故事

一、停站一百只绵羊我在日出的地方坐上了海螺的电车。电车咣当咣当地从城市开到了郊外。我拿着手上的这张海葵车票,上面还散发着大海的气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然而,我已经坐上了海螺的电车。海螺的电车像隐形于城市之中,可以穿越川流不息的车辆,也可以穿越厚实的墙壁。我环顾着车内的乘客,都像我一样,是普普通通的人。有包着围巾提着花篮的老奶奶,有打扮时尚穿着高跟鞋戴着新式礼帽的女人,也有打着领结穿西装的男人,还有穿着美丽花裙子的小孩哩。所有的人,和别的人没有什么不同。除了手中同样捏着一张天蓝色的海葵车票。咣当咣当。海螺的电车停了,到站了。“流浪兔医院到了!停站一百只绵羊。”电车里的广播响了起来。车窗外出现了一只只七彩的绵羊,红绵羊带头跳了过去,蓝绵羊紧跟其后,黄绵羊又在后面,紫绵羊跳呀跳,摔了一跤,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紫绵羊瞪大眼睛,望着四周,这时候海螺车里未下车的乘客们爆发出一阵哈哈的笑声。紫绵羊一副无辜的模样,它抬头望着天空,大概它也是看不见海螺车的。它可能以为天空发出了哈哈的笑声吧,也许是那团飘过去的白云在笑它哩。紫绵羊爬起身,后面一只黑绵羊又跑了过去。紧跟着,是一只胖胖的肥绵羊,然后是瘦成竹竿的瘦绵羊……“一只、两只、三只,一只、两只、三只,一只、两只、三只……”海螺车上,一个胖胖的小女孩正掰着手指在数绵羊。噢,原来停站一百只绵羊是这个意思。望着那个正在数绵羊的小女孩,我情不自禁笑了。那个提着花篮的老奶奶在第十一只绵羊跳过去时,慢吞吞地下了电车。一个抱着小孩的女人也下了电车,陆陆续续地,电车里便下去了十几个人。“一只、两只、三只!”车内,那个胖女孩还在数绵羊。我在心里默数着,已经有三十只绵羊跳过去了。看来,要等到一百只绵羊全部跳过去,还有好长的一段时间哩。我望着车窗外,那是一片空旷的草地。那一百只五彩缤纷的绵羊一只只跳了过去,它们像一道流动在草地上的彩虹,给整片绿的风景平添了一份新奇与趣味。奇怪的是,整片草地空荡荡的,根本看不见什么“流浪兔医院”呀。正在这时候,我意识到另一个问题,噫,刚才那些下车的人呢?他们一下车,就仿佛变成了空气,一起消融在了无边的草原里!眼前,只剩下那一道流动的虹。我张大了嘴巴,深吸了一口气。这时候,仿佛谁讲了一个大笑话!在那空荡荡的草原上响起一阵孩子们清脆的笑声。是那种稚嫩、爽朗、真挚的笑声!那笑声竟仿佛是有旋律的,抑扬顿挫,起起伏伏,高潮处像颂诗般地高亢而迷人!有一瞬间,我完全沉浸在这样的笑声里,宛若沉迷在一场动听的歌剧之中!良久,那笑的音乐才像一首演奏完毕的乐曲,沉默了。车窗外的草地,那些七彩缤纷的绵羊们,一只只跳了过去。当那个胖女孩还在数“一只、两只、三只”时,电车已经咣当咣当地向着迷雾的方向驶去。二、海的森林咣当咣当。海螺电车在一片迷雾似的土地上不紧不慢地行进着。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有些瞌睡了,直到一阵咸咸的海水的气息越来越浓烈。咣——当——咣——当。电车在减速,要停站的感觉。“终点站海的森林到了!要去四季糕点屋的乘客们请带好糕点票,欢迎下次乘坐海螺电车!”电车里的广播又响了。终点站?我睁了睁眼睛,车窗外的一切像蜂蜜对熊的吸引力一样,紧紧地攫住了我的眼球。我雕像一般,凝望着窗外的一切。天空,深蓝色的天空里,海马、海狮、海龟、海蛇们在空气里游来游去,俨然置身于海水中一般,这些在空中翱翔的海洋生灵,会让人产生这样的错觉——仿佛空气是透明的海水。这片森林里的树也委实奇怪,落英缤纷,像一株株高大的珊瑚,安静地卧在海底深处,像翡翠,似琉璃,五彩斑斓,迷人眼球。“到终点站了,小姑娘,你不下车吗?”一个温柔的声音。是一个瘦削的年轻女人,头上别着好看的蓝色贝壳发卡。“啊哈?”我这才发现,整个海螺电车里空荡荡的,大家都下车了,除了这个年轻女人和我。“你也是来四季糕点屋买糕点的吧?我也是呢!”她又笑了,脸上露出两个甜甜的酒窝,“哎呀,我们要快点了,你看,那只大海螺要来接班了,海螺要睡觉了!我们要在她睡着之前下车呀!”女人好心地拉起我的手,一起走下了海螺的电车。果然,一只大大的大海螺来了。大海螺顷刻间就变成了一辆大大的海螺的电车,而刚才我们乘坐的那辆海螺电车,也旋即变回了一只小小的海螺,和海的森林里其他的动物一样。小海螺大概是太累了,从我们身旁游过时,还打着沉重的呼噜。“啪——啦——啪——啦——啪——啦啦!”小海螺的呼噜声很像音乐,摇篮曲一样舒缓。“哇!好险!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就在海螺的肚子里了!”我有些后怕地叹道。“客气啦。对了,我叫索拉,你叫什么名字?”年轻女人说道。“沐恩。”这真是一个奇异的森林呢。空气里,飘散着咸咸的、海水的气息。我跟着索拉沿着一条两旁开满玫瑰色的珊瑚丛的路走着。索拉一路上跟我讲着她的故事。“我有一个弟弟,和你一般大,可惜……”索拉没有继续往下说下去,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泪花。不一会儿,珊瑚丛的路走到了尽头。眼前的一切让我目瞪口呆地站在了那里。三、蚌壳糕点屋一个个蚌壳屋排列有序地卧在海的森林里。这些蚌壳像一间间的小卖铺,天蓝的,粉红的,鹅黄的,青翠的,淡紫的等,各式各样的颜色,很像一个儿童游乐园。每个蚌壳屋的头顶上,都有一把悬空的蘑菇伞,那是大大的伞,仿佛空中有透明的丝线,让蘑菇伞可以安然地悬浮在蚌壳屋的上空,这样的蘑菇伞可以遮蔽整间蚌壳屋不受风吹雨淋。蚌壳屋旁的草地上,还生长着一朵朵又白又大的喇叭花。每个蚌壳屋都有一个小窗口。“欢迎来到四季糕点屋!请出示您的糕点票!”一个声音吓了我一跳。原来是蚌壳屋旁边的喇叭花在说话!“我是为我弟弟来买四季糕点的,他最喜欢夏天了,他喜欢吃夏天的雪糕,还喜欢在夏天的天气里去冲浪,他真是一个淘气的小孩呢!”索拉说着,她脸上浮现出一种憧憬的光彩来。索拉掏出一张绿叶形的票,放在了蚌壳屋的小窗口前。这时候,从那个小窗口里,跳出来了一个小影子。鹅蛋形的脑袋、细小的手和腿,身穿蓝色背带裤,还扎着两个小辫子!竟是一个小人儿!我不禁又深吸了一口气,怕惊扰了这小人儿,不敢说话。这个小人儿小心翼翼地跳出来,接过那张绿叶形的票,弹簧般收缩回去,立即跳回了蚌壳屋的窗口前!“这是您的夏天糕点,欢迎下次光临!”窗口里,响起一个声音。紧接着,一个打包得很好看的糕点盒被推了出来。糕点盒并不大,天蓝色的,像大海的波浪。在这个天蓝色的盒子上,还扎着一只美丽的大蝴蝶结。“谢谢。”索拉宝贝地接过糕点盒,她又贴近糕点盒嗅了嗅,嘴角浮现出弯弯的笑弧,“嗯,好浓郁啊!是夏天的味道!是海浪的味道!”索拉转过头来看我:“你不买一点糕点吗?”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惊讶。“我,我没有糕点票呀。”我有些窘迫。“啊,可怜的孩子。不过,你可以向蚌壳小人讲一个故事,如果他们听了流眼泪的话,他们也会愿意送你四季糕点的呢。只是赠送的糕点,你就不能挑选季节了。”索拉说。“蚌壳小人?”我想起了刚才那个从蚌壳屋里跳出来的小人儿。“蚌壳小人就是蚌壳屋里烹饪四季糕点的小精灵呀。是他们用海的魔法烹饪出四季糕点的呢。这些糕点具有神奇的魔法。”索拉的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彩。我刚想问糕点的魔法时,蚌壳屋里刚才那个小人儿又跳了出来。“蚌壳小人,请不要离开,我的朋友有故事讲给你听!”索拉摘下头上那枚蓝色贝壳发卡,送给了蚌壳小人。蚌壳小人抬起了头,那是一个怎样漂亮的蚌壳小人呀!鹅蛋形的脸上,一双大大的眼睛扑闪着,像会说话一般!蚌壳小人望着我,一看见她那样一双眼睛,我便情不自禁地讲起了一个故事。我给蚌壳小人讲了我最喜欢的一个童话故事,安徒生的《海的女儿》。“从前,在大海底下,住着七个美人鱼公主。她们住在大海里,只有到了15岁时,才可以游出海面,看看外面的世界。最小的那个美人鱼公主啊……”当我讲到美人鱼公主变成了泡沫时,蚌壳小人不停地在抹眼泪。索拉的眼里也闪烁着泪光。这个故事,是我从小到大反复看了好多遍的,然而,每一次,我也还是会掉眼泪。蚌壳小人没有说话,她擦了擦眼泪,便又跳回蚌壳屋的小窗口里了。等到蚌壳小人再出来时,已经有一个粉红色的心形礼盒被推了出来。心形礼盒上别着索拉的那枚蓝色贝壳发卡。“哎呀!蚌壳小人可是最喜欢这样的蓝色贝壳发卡的啦!没想到,她竟然因为听了你的故事,把这个发卡送给了你!她很喜欢你的故事呢!”索拉兴奋地说道。索拉嗅了嗅这个心形礼盒,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哇塞!她竟然送了你最珍贵最难得的四季糕点!这一小小的糕点里,有春天、夏天、秋天、冬天四个季节的糕点呢!这样的四季糕点蚌壳小人一般是不外卖的!他们一年只能做出一个这样的四季糕点,留作自己的蚌壳节的礼物。要知道,对于蚌壳屋的小人们来说,蚌壳节可是最盛大的节日!在蚌壳节能够吃上一个四季糕点,就是蚌壳小人们最喜欢的事情啦!可她把她最喜欢的四季糕点和蓝色贝壳发卡都送给了你!不过,你的故事确实好啊!我现在还想哭哩。”索拉的眼睛,扑闪着泪光。我从索拉手中接过这个心形礼盒。“你打算送给谁呢?”索拉突然问。“啊?”我被索拉的这个问题难住了。自从那天在邮局收到一封装着海葵车票的信封后,后来所发生的一切,便让我莫名其妙,一头雾水。我像被黑暗中的一个导演安排好的剧情一般,莫名其妙地进了一辆海螺的电车,又来到了海的森林,得到了这个“珍贵的四季糕点”。至于要将这糕点送给谁这个问题,我一脸的茫然。“四季糕点都是要送给流浪兔医院的孩子们的,你难道不知道?!”索拉这下完全懂了我的状况,她惊诧地说。我摇了摇头。咣当——咣当——咣当。是海螺电车的声音。“来不及啦!待会解释吧!我们要赶快上车!不然就会变成蚌壳小人永远留在这里了!”索拉匆匆地拉起我,朝我们来的方向跑去。变成蚌壳小人呀——我出了一身冷汗,脚步也加快了。四、流浪兔医院“等一下,噢——谢谢!”索拉和我终于在海螺电车要关上门前的最后一刻,赶上了车。咣当咣当。车窗外,那深蓝色的天空里,游来游去的海马、海狮、海龟、海蛇们远去了,那珊瑚似的海的森林被电车落在了后面。我小心翼翼地拎着手中的四季糕点,这张海葵的车票会带我去哪里呢?望着窗外的飞快而过的一切,我想不明白,糕点到底要送给谁的呢……不知什么时候,电车里的广播又响了起来:“流浪兔医院到了!停站一百只绵羊。”车窗外,又出现了一只只七彩的绵羊,一只一只跳了过去。我和索拉一起下了车。我们仿佛走进了一阵牛奶似的迷雾之中。空气里,是奶酪的香味。我情不自禁吐了吐舌头,舔了舔空气。“哇,竟然是甜的!这里的空气好甜啊!”我叹道。“这是流浪兔医院的甜甜雾,是帮助医院里的孩子们缓解疼痛的,呼吸着这样的空气,会让人变得很愉快!不过,甜甜雾外面的人是看不见我们的!”索拉解释道。我终于懂得了,为什么我在海螺的电车里看不见下车的乘客。心情也莫名地好了起来,哼起了跑调的歌。“不想打击你,不过,你唱歌真的很难听!”索拉说,“你还是别哼了,小心吓坏医院里的孩子们!噢,我们到了。”只见,一座天蓝色的兔子外形的别墅矗立在这草原似的广袤之中。那些从海螺的电车里下来的乘客们,一个个都拎着他们的糕点走了进去。我和索拉也跟着进去了。一个个穿着粉红色裙子、戴着白帽子的兔子姑娘和一个个穿着黑色西装,打着领结的兔子先生,在一间间病房里游走着。“你好,我是兔子护士,很高兴为您引路。”一个兔子姑娘走向了我和索拉。“谢谢你。”索拉说。兔子姑娘走在前面,跟着她,我和索拉来到了一间粉色的病房。病房里,有两张小床。一张小床上有一个小男孩。“哈皮!姐姐给你带来了夏天糕点噢!”索拉高兴极了,将糕点盒递给了小男孩。小男孩捧着糕点盒,嗅着糕点盒,摸索着打开了糕点盒。糕点盒里的糕点竟然“呼”地一下,自己跑进了小男孩的嘴巴里!“啊,我看到了夏天的景色!实在是太美了!大海,我看到我站在滑板上冲浪!海的气息……”这一刻,我才意识到,小男孩的眼睛——他是一个盲人!“沐恩,还不快把你手上的四季糕点送给这个孩子!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出过病房,他一定会喜欢你的礼物的!”索拉指着另一张病床上,那个全身瘫痪的男孩。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小孩,他竟然没有双手,也没有双腿!我杵在了原地,雷击了一般,一动不动。还是那个兔子姑娘帮我把四季的糕点带到了小男孩的身旁,兔子姑娘为小男孩打开了四季糕点,四季糕点变成了四道彩色的烟,自己飞进了小男孩的嘴里!小男孩的脸上流露出陶醉的神情来。“啊,春天的花儿好美啊,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美丽的精灵吗?我看到胖胖的考拉熊了,它们好可爱啊!好想抱抱!雪,那一片洁白的,真的是传说中的雪吗……”小男孩的嘴角,流露出了浓浓的笑意。“谢谢你们送来的四季糕点啊!”孩子们说道,“这世界有那么多美好的事物,谢谢你们让我们看见了——”这时候,我再也忍不住,抱着索拉哭了起来。这些我们每天都可以看到的一切,被我们所忽视的一切,他们竟然充满感激!咣当——咣当——咣当。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了。索拉说,要赶上海螺的电车,不然就会变成兔子姑娘永远地留在流浪兔医院了。我们飞快地向海螺电车跑去。身后的流浪兔医院,传来一阵孩子们清脆的笑声。宛若一场动听的歌剧!我终于明白,这是孩子们用他们的笑声在向我们表达感谢呢。听着这样的笑声,想起那些孩子们的模样,我的心中涌动着一股暖流。眼泪,悄无声息。我们赶上了海螺的电车。在我下车前,索拉告诉了我一个秘密,是关于海葵的车票的。“沐恩,你知道吗?哈皮,其实并不是我的亲弟弟。”索拉的脸上流露出了一种满足的神情,“然而,我感到幸福!曾经我觉得生活很疲惫很痛苦,直到我接到海葵的车票,我来到了这里,我发现,帮助别人也是一种自我救赎。”“海葵的车票,其实是一颗爱心。只有拥有爱心的人,才会接到海的森林里寄出的海葵车票噢。而且,海葵车票永不过期!随时可以乘坐!只要记得,拿着海葵车票,冲着早晨第一缕阳光出现的地方招手,就可以坐上海螺电车!”我在日出的地方下了海螺的电车。东方,那轮红日正羞答答地,冉冉升起。
海葵的车票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