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光是的故事

萧道成建立齐国不过十几年的时间,齐刚开始有点盛世的味道,就立马有西倾之势。一个国家的没落,与它的国力息息相关,更与一国之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萧宝卷(483年
萧遥光是谁 南齐的萧遥光与萧
萧道成建立齐国不过十几年的时间,齐刚开始有点盛世的味道,就立马有西倾之势。一个国家的没落,与它的国力息息相关,更与一国之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萧宝卷(483年
萧遥光是谁 南齐的萧遥光与萧
人物档案姓名:司马光字:公实、君实号:迂夫、迂叟谥号:文正国家:中国民族:汉族所处时代:北宋出生地:河南省信阳市光山县出生时间:北宋天禧三年(1019年)去世时间:北宋元
北宋著名政治家司马光简介 司
耶律德光是辽国的第二位皇帝,生于公元902年,去世于公元947年,字德谨,小字尧骨,为契丹贵族,契丹名尧骨。耶律德光是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次子,母亲是淳钦皇后述律平。公元922年,耶律德光二十岁的时候,开始担任天下兵马大元帅。耶律阿保机有三个儿子,耶律德光和长子耶律倍都受到耶律阿保机的喜爱。尽管耶律德光是次子,但是因为他更像耶律阿保机,所以辽太祖对耶律德光寄予了很大的期望。不然也不会让耶律德光二十岁的时候就陈伟天下兵马大元帅,掌管天下兵马。担任天下兵马大元帅的耶律德光也没有辜负耶律阿保机的期望,随耶律阿保机南征北战,几乎大部分的征服战争都可以看见他的身影。其中特别是在夺取南宋燕州,往西征服吐谷浑和回鹘,他立功无数。天显元年,耶律德光跟随耶律阿保机攻打渤海国,作为前锋攻克了渤海国首都忽汗城。也是在这一年,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去世,述律后临朝称制,而掌握天下兵马的耶律德光则总揽朝政。天显二年,耶律德光在述律后的支持下继承皇位。而同样受到耶律阿保机重视的耶律倍自然不会同意,更何况耶律倍还是长子。所以当耶律德光继承皇位之后,耶律倍就一直割据渤海国疆域,与耶律德光相抗衡。天显六年,耶律德光终于完全打败了耶律倍。在东丹王耶律倍南逃后唐之后,耶律德光算是统一了契丹全境。天显十一年,当时的后唐节度使石敬瑭,为了击败后唐王朝,建国称制,以割让燕云十六州为条件,乞求耶律德光出兵助其反对后唐。除此之外,石敬瑭还表示愿意向契丹过称子。有这么好的条件,傻子才不同意。不用强抢,直接可以得到燕云十六州,耶律德光同意了石敬瑭的条件。耶律德光后来亲率契丹五万精兵,南下晋阳城,在击败后唐之后,册立石敬瑭为后晋皇帝。从这里可以看出,后晋从一定程度上已经算是契丹过的从属国了。耶律德光后来带领契丹精锐击破了后唐国都上党,直接灭了后唐。割取燕云十六州后,耶律德光采取“因俗而治”的统治方式,实行南北两面官制度,分治汉人和契丹。又改幽州为南京、云州为西京,将燕云十六州建设成为进一步南下的基地。公元944你那,石重贵继承后晋皇位。石重贵继位之后,对契丹国表示出了抗拒。他一改前任石敬瑭的态度,对契丹拒不称臣,因此惹怒了耶律德光。耶律德光率契丹骑兵攻入后晋国首都汴梁,俘虏石重贵,直接将后晋给灭了。公元947年,耶律德光以中原皇帝的仪仗进入东京汴梁,在崇元殿接受百官朝贺。同年他在东京皇宫下诏将国号“大契丹国”改为“大辽”,改会同十年为大同元年。虽然耶律德光在东京汴梁称帝,但是因为辽人实施“打草谷”的政策,引发了中原人民的抗拒。所谓的“打草谷”,实际上是一种掠夺行为,抢夺中原百姓的物资。在中原反抗不断的情况下,辽国始终无法在中原巩固自己的统治,于是没有多久耶律德光放弃了汴梁,引军北返。在中原汴梁统治的失败,让耶律德光吸取了很多的教训。这一次的经验,让他对于如何治理中原,逐渐的形成了更为给成熟的想法。不过可惜的是,还没等到他实施这些想法,就因为在临城染病而无法成行。病情来的迅疾猛烈,很快就恶化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最终在高烧不断,药石无效的情况下,耶律德光在栾城去世。
辽太宗耶律德光简介 耶律德光
她和他认识的时候,都不年轻了。通过介绍人,他们约在一家海鲜餐馆门前见面。她简单收拾了一下,提早去了几分钟。没想到,他却迟到了。竟然是个好看的男子,褪去了小男生的青涩和单薄,神情略显沉稳,衣服也穿得很有品位。一见面,他就急急道歉,说路口塞车,足足塞了45分钟,请她一定原谅。她笑,没关系的。暗自算了算,如果不塞车,他会比她到得早。那么,他不是故意的。她相信他的话,再说,即使迟到几分钟又怎样?他已经道歉了。两个人进了餐馆,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他把菜单递给她,让她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她还是笑,小声说一句:“我减肥呢。”他也笑:“不用啊,胖点儿怎么了?只要健康就好,再说,你不胖啊。”她其实真的有一点点胖,只是那么一点点,自己会介意,他却真的不介意。他索性拿过菜单,也不看价格,招牌菜,一连点了好几个。感觉得出来,他对她的印象不错。而她也是,觉得从外表论,自己甚至有点配不上他。但她并没表现出一点点自卑,从容地和他说话。他更是处处照顾她的感受,体贴她,如体贴一个小女生,让她感觉到被宠爱的温暖。就这样慢慢接近了。过了半年,他提出结婚,她同意了。她觉得自己终究还是个有福气的女子,在这样的年纪,还能遇到这样温和、体贴又英俊的他。结婚前几天,他们的好朋友帮着他们收拾新家,有她和他单身时的一些物品,其中,也包括各自的旧相册。大家翻出来看,于是看到了最年轻时候的他们。那时候的他,那么英俊挺拔,穿白衬衣和牛仔裤,戴很酷的腕表,眼神里,带着不羁的味道。而那时的她,也有那么一点点的胖,但非常漂亮,眉目中,满是清高,满是骄傲。有朋友“呀”了一声,对他俩说:“可惜你们没早几年碰上,那才真的叫金童玉女。”他笑了,她也笑,却都没有说话。那一刻,他们心里都很明白,幸好,他们没有早几年遇到,不然不会走到一起。那时候的他,叛逆不羁,喜欢那种个性冷酷的瘦削女孩,并不是她这种。而那时候的她,对男孩子更是格外挑剔,要求对方品貌俱佳,更要守时,讲信用。最容不得男人迟到,从不给他们任何辩解的机会……他们就是这样,因为挑剔,因为不够宽容,在最年轻的时候一再错过爱情。而现在,他们都在情感的磨砺中成熟起来,内心不再浮躁不安,渐渐宽厚而平和,都懂得了为对方着想。所以现在碰上,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好的。所以,真的不用遗憾,没有在最青春美貌时遇见。因为我们要的,终究不是那一场天崩地裂的爱恋,而是天长地久的温暖相伴。
最美好的时光是现在
时至今日,成龙不光是功夫巨星,也是慈善明星。有人问他,艺人做慈善是不是为了作秀,有没有假的?很尖锐的问题,成龙答得更干脆:“有!我就是从假的做起的。”坦诚得让人吃惊。成龙刚出道时,给别人做武打替身,高风险低收入,还被人瞧不起。忽然一朝成名,片酬从3000元猛涨到480万,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一夜暴富”。幸福来得太快,那时他才二十出头,以前过惯了穷日子,一下子有了这么多钱,都不知道该怎么花。他一口气买了七块不同品牌的世界名表,一个星期有七天,正好每天换一块。然后,他天天呼朋唤友,喝酒唱歌,挖空心思向别人炫富。名气越来越大,很快有人邀请他参加公益慈善活动。他说,我不去,没时间。的确没时间,他白天要拍电影,晚上要喝酒跳舞,自己都忙不过来,哪有闲工夫管别人的事。人说,我们都安排好了,不要你做什么,只要你去就行,就一天时间,而且对你的形象和电影都有帮助。好说歹说,总算勉强答应。那天的活动是看望残障儿童,看到成龙出现在眼前,孩子们都高兴坏了,大声喊着他的名字。助理告诉孩子们:“成龙大哥工作很忙,但是每天都在想着你们,他昨天晚上没睡觉,今天就抽空看你们来了。”别人把他捧得越高,成龙就越心虚,他本来是不愿来的,昨晚没睡觉其实是在舞厅过夜。“成龙大哥还给你们带了礼物呢。”孩子们立刻欢呼雀跃,成龙却傻了,都是别人事先安排好的,他根本没想过要带礼物,甚至不知道礼盒里装的是什么。每个孩子都得到了礼物,一一上来跟他说“谢谢!”看到那一张张稚嫩而又纯真的笑脸,他忽然感到无地自容,自己明明欺骗了这些孩子,换来的却是最真诚的回报。他不敢暴露心思,只好把假戏继续演下去,装着表情自然的样子,接受孩子们的道谢。“你想我那时有多坏!”许多年后,成龙这样解剖自己。那天临别之时,一个孩子拉着他的手问:“成龙大哥,明年你还来吗?”他说,我来。第二年,他带上了精心准备的礼物,如约而至,欠了一年的心债总算了偿。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每次都有崭新的体会,成龙就这样走上了慈善道路。当他第一次很不情愿地参加慈善活动时,本以为是一场很快就会结束的作秀,没想到竟成了一生的事业。这些事,他自己不说,永远没人知道。说出来,我们对他的敬佩有增无减。人有时会误入歧途,也可以误入善途。做一件善事,不见得非要有多么高尚的动机,哪怕是作秀,那也是善良的秀。任何伟大的事业,都有一个微不足道的开始,只要你去做,就比那些袖手旁观说风凉话的人高尚得多。成龙说:“在我做慈善的过程中,一些人也慢慢教会了我如何做人。”好人不是圣人,也会不断成长,需要自我完善的过程。对他们多一些宽容和鼓励,少一些苛责,这样好人才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好。给别人一个做好人的机会,本身就是一件好事,功德无量。
误入“善”途
上世纪20年代,德国医学家埃米尔发现,北欧四国的人很容易患上一种抑郁综合征,症状为失眠、头疼、体重增加、易怒、压抑、焦虑、疲劳等。进一步研究得出一个结论,这一综合症与日照有关。日照能够刺激大脑分泌血清素,血清素能够调节人体大脑各神经元之间的交流活动,并让我们觉得精神振奋。如果十天得不到阳光的照耀,人就容易产生抑郁情绪。曾经,仙人掌都会被我养死,因为我给了它太多的水,而没有让它见到阳光。现在我家阳台上养着各种各样的仙人掌,它们是我承接阳光的绿色使者。在见不到阳光的春日,我的仙人掌就是我的阳光收藏。其实阳光不可能永远照着我们,因为阳光不会跟随我们的脚步。我们可以记住专家的几条建议:多在阳光下步行;在办公室尽量坐得离窗户近一些;独处时尽量避免阴暗环境;对着镜子刷牙,看到自己的笑。对,微笑是心里发出的阳光。其实,我们要做的就是接近所有与阳光相关的生命或者思想。
阳光是药
时光是崖,我们在两岸。她只说:“来不及了。”他们在网上相识,她不屑于相信这缥缈恋情,却感觉了那静悄悄空洞洞的吸力。他们聊得散漫,话头像两匹闲荡的马,不离不弃,却没说过爱,这个词早已被败坏。这是四月,她忘了关窗,丁香碎的雨雾淋湿了她的手指,她没去过他的城市,却知道那里的葡萄不胜重负,枫树燃烧如维纳斯的红发,信天翁展翅飞过,像突然经过的乌云。她的四月不是他的四月,她不能不了解,时间与空间的隐喻。而他的南半球,天已经全黑了,手边一杯咖啡,来不及在正热时一饮而尽,此时地狱那么黑,北极那么冷。他几乎绝望地想到,她那边,才是黄昏之后,日落之前。他对她的爱,比她对他的早了四个小时。已经来不及了。这是他们之间永恒的和弦,仿佛幕后的歌队,在一咏三叹。她有婚约在身,也不准备背盟。他负笈万里,要回国不是容易的事。她几天没上网,他只觉得电脑是永远的黑屏,听她“叮”的一声出现,问得很焦急:“你哪里去了?”她的手停在键盘上,每一颗键都成为刺莓,刺痛她,她很艰难地打出来:“赤峰。”他和她,同时想起,很久之前,她在论坛上兴奋地发过帖,她说她要在草原,在夕照、驼与羊之间,拍一组婚纱照,风吹草低,繁花似锦。他说:“你花嫁那日,我去看你。”键盘上的针刺穿透了她的手指,流出白色的血。她狠狠心,打出一行字:“来不及了。”婚期就在三天后。那日霏霏有雨,婚礼长得仿佛永远不会结束。巴赫的音乐声中,忽然闯进一只受伤的灰鸽,在教堂里乱撞乱飞。“我愿意”三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就已经被打断。灰鸽惊惶地乱飞,一头扑向她怀里,片羽与血滴,缓缓落在她无瑕如雪的婚纱上……是他来了。在等待婚礼开始的无聊间隙,她用手机上网,看到论坛上,他的室友发了一个惊惶失措的帖子,说他三天前昏迷,至今不曾醒来。而他的电脑屏幕上,还是她那一句永恒的话:“来不及了。”从南半球到北半球,从他的城到她的城,有多少距离?她深深体会,他甘愿死在她怀里的决心。
灰鸟之死
 
共8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