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不安的故事

邢二朋8岁那年的夏天,连续几天的暴雨让村里的池塘积满水,邻居家的男孩不小心掉进水里。那个瞬间,恰好邢二朋的父亲从外面回来,连衣服都没有脱,就跳进池塘里把男孩救了上来。父亲用实际行动,教导邢二朋做人要踏踏实实,要敢于担当,要有责任心。在后来的人生岁月里,邢二朋总是用父亲的准则要求自己。邢二朋9岁时,父亲每天很早就出去干活了。一天清早,大雾笼罩着地面,父亲走到一个朦胧的交叉路口,一辆快速驶来的货车将他撞倒在地,并从身上碾了过去,他再也没有醒来。父亲去世,让邢二朋无忧无虑的童年戛然而止,也让家里的生活变得异常艰难。当时邢二朋的哥哥只有12岁,全家生活的重担,只得压在母亲的肩上。为了供邢二朋上学,哥哥初中没有上完就辍学,跟着母亲去县城的工地上打零工。初中二年级时,只有13岁的邢二朋开始跟着母亲到建筑工地上打工。由于年纪小,包工头不要他,他就苦苦哀求。家里的困境和邢二朋的真诚,最终打动包工头,同意他做零工。后来,每到寒暑假,邢二朋就跟随着母亲,骑自行车到离家很远的建筑工地干活,在工地上度过假期。他们经常天不亮就出发,天黑了才回家。每天邢二朋要干八九个小时的活,吃的都是剩菜、馍,渴了也只有自来水。中午休息时,为了多挣几元钱,邢二朋与母亲抽时间在路边捡饮料瓶。他们每天中午捡到的瓶子,可以卖三五元。当邢二朋捡瓶子时,别人会投来异样的眼神,可是他并没有觉得可耻,认为捡瓶子是光明正大的事,是自力更生。尽管经济拮据,不过母亲坚持让邢二朋读高中。在母亲的心里,儿子就是她的希望,也是全家的未来,即使再苦再累,也不能耽误他的学业。邢二朋能感受到母亲的良苦用心,从来不会在母亲面前叫苦叫累。邢二朋一次要拉几十块填塞砖,比壮年男人拉得还多,每天可以多挣10元钱。到黄昏收工时,他的手脚都磨出了血泡。别人对邢二朋说,你这孩子真可怜,不要再干这活了。邢二朋懂事地说,累与苦我不怕,我就是要磨练自己的精神和意志。格外贫寒的家境,没有消磨邢二朋对生活的热爱和追求。高中毕业,他以高出三本线20多分的成绩,考取黄河水利职业技术学院,他选择的是自己喜爱的交通工程专业。2013年5月18日下午,邢二朋和朋友骑着自行车,到开封黄河滩区柳园口段游玩。他们脱下鞋子,在沙滩上漫步时,看到有两名女学生和一个10多岁的小男孩,也在河边玩耍。小男孩突然不慎滑入水中,无论如何挣扎,都爬不到岸边,河水很快淹过他的头顶,只露出两只小手不停地拍打着水面。于是,两位不会游泳的女学生,本能地跳入水中救人,反而被河水吞噬。听见撕心裂肺的求救声,看到3人在湍急的河流中挣扎,几个站在岸边的游客,都不敢轻易跳入水中救人。由于河面下暗流涌动,一不小心就会冲入漩涡,基本没有自救的可能。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下,熟悉水性的邢二朋来不及多想,甩掉身上的背包和手机,一跃跳入河中,首先向小男孩游去。他游到小男孩身边,用胳膊夹住孩子的腰部往岸边游。河水下面有许多漩涡,迫使两人不停地在水里打转。邢二朋奋力挣脱漩涡的吸引,使出全身力气游到岸边,攀住河堤上的一块岩石,终于将小男孩推了上去。来不及喘口气,他立即跳入河中,向远处只有一双手露出水面的女学生游去。由于落水的时间较长,这名女学生已经没有了挣扎的意识,邢二朋奋力把这名女学生推出水面,托举着她的腰部向岸边游去。在岸边其他人的帮助下,这名女学生最终获救。紧接着,已经精疲力竭的邢二朋不顾自己的安危,再次义无反顾跃入水中,在激流里用尽全身力气,将第三名落水者成功救上了岸。从漩涡中成功救出3名落水的人,腼腆的邢二朋既不要求报酬,也不用感谢。确认他们已经脱离生命危险,邢二朋转身悄悄离开现场。回到学校,他没有将救人的事告诉任何人。直到电视台记者来到黄河水院找邢二朋采访,校方才知道他从水中抢救出3个人。随着媒体的报道,他见义勇为的事迹,差不多家喻户晓。对于记者的提问,邢二朋的回答很朴实,他说在救人的时候也没有多想,就是觉得那是3条生命,面对黄河激流,3个年轻的生命在水里挣扎,如果当时不去抢救,自己的良心就会不安。
不能让良心不安
一位同学,毕业季找工作。有意向的公司好几家,其中一家开出的条件最优厚,解决户口,底薪就抵得上别家单位的合计收入。更重要的是,还分房子、配车,但这一切都是有条件的,合约上写明,“要为公司服务20年”。同学再三考虑后,放弃了这一机会。很快,前一轮淘汰的某人取代了他,众人都为同学惋惜,他却不以为意。过了些日子,取代他的人在博客上写道:“上当了,这家公司是骗子。种种骗局后,想走,竟被罚了20年的违约金。”众人又回过头赞同学聪明,同学一脸愕然,他坦言,当初放弃机会,并不是有识破骗局的能力,而是想到“20年啊,在一个地方,从事一份工作,现在起就预知四分之一的生命如何度过”,他怕极了,甚于低得多的待遇。我在电视访谈中,看到一位名人谈起当年为何辞职去创业。作为山沟里考出来的大学生,在省会城市有份公职,每月有稳定而不菲的收入,这让年轻的他心生满足。但,办公室来了新人,新人对分给她的旧桌椅表示不满,“不过是套桌椅罢了,何必认真。”他劝道。“可我也许要用一辈子呢,怎能马虎?”新人反驳。“一辈子?”名人在访谈中,强调了一下,新人的话让他感到恐惧。是啊,一间办公室、一套桌椅、窗前的风景以及工作的内容正如新人所言,对于他这样的机关工作者,有可能一辈子不变。可一辈子多长啊,于是,这恐惧笼罩他、提醒他。没过多久,他走了,过了许久,他打下江山,成了名人。他谈到这儿,人们才知道,啊,大变化竟源于一句话。我总想,那些朝朝暮暮重复着生活节奏和内容的人,你不知不觉,日子匆匆而过,20年、40年、一辈子!但反过来呢?当你因某种契机,或是一句话,或是一份有时间期限的合约,或是你根据现实作出的合理推断,你清晰地看到20年、40年、一辈子的每一天,你便不免有些触动,选择、转变或放弃些东西。原来,比未知更可怕的是——预知,比变化更让人不安的是一成不变。
让人不安的是一成不变
席慕容出生在动荡不安的战乱年代。自幼随父母辗转重庆、上海、南京,最后到台湾,之后又去欧洲留学。每换一次环境,孤独便增加一重,她只好通过写诗来抒发重重寂寞。在无边的黑夜里,席慕容经常会梦见回家,却总在刚推开家门的瞬间醒来。幸好,她遇到了一个温柔敦厚的男子,为她孤独的心开启了一扇光亮的窗。席慕容和刘海北相识在比利时鲁汶大学中国学生中心。在几次聚会中,席慕容发现刘海北不仅知识渊博,还十分善良。他会为猫做舒适的窝,会送落单的女孩回家。他常陪席幕容打乒乓球,而且总会有风度地输给她几分。某晚在月光下告别后,当刘海北的背影渐行渐远,席慕容的内心涌起淡淡的忧伤,那种情愫被她化为美妙的诗行:“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上天没有辜负她的期盼,给了他们相爱的契机。一个周末,刘海北患了重感冒,卧床不起。席慕容亲自下厨,精心地为他熬了一锅粥。这个温柔的举动让整个男生宿舍都沸腾了!两个人在欧洲学业结束时,都渴望回台湾。长辈们起初都不理解,最终被他们一封封家书感动,同意他们回台湾发展。两个人牵手在布鲁塞尔的大街上微笑、欢呼,向注视他们的人大声说:“我们要回家,我们可以回家了!”回台湾后,他们没有选择繁华的闹市生活,而是在乡下住了整整10年。从小到大,漂泊已久的席慕容没有在一个地方住这么久。他们种下很多槭树,春天时一片葱绿,到了深秋一片全红,在孩子熟睡后,两人会携手散步。这个世上最美好的事,不过是有一个人能如此地懂你,与你一起分享生命的美妙和感动,正如她诗中所写道的:“我只能来这世上一次/所以/请再给我一个美丽的名字/好让他能在夜里低唤我/在奔驰的岁月里/永远记得我们曾经相爱的事。”内心安宁的席慕容再也不在夜梦里惊醒,开始有了梦寐以求的熟睡。夏日的清晨,在孩子稚嫩的歌声伴着清脆的鸟鸣中醒来,席慕容听见丈夫正悄声跟孩子们说:“小声一点儿!妈妈还在睡觉。”刘海北永远比席慕容早起一刻,亲手做美味的食物来填充她的胃。刘海北也永远是席慕容诗歌的第一个读者,虽然不懂诗歌,却给她尊重和理解。甚至当席慕容出名后,一些人开始尊称他为“席先生”,刘海北总是微笑着纠正道:“鄙姓刘。”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有如此的胸襟和气度,他还干脆写了一篇《家有名妻》发在刊物上,幽默的笔调使它被广泛转载。在生大女儿慈儿时,席慕容遭遇了难产。竭尽全力生下孩子后,她有了短暂的昏迷。恍惚中,她感受到了熟悉的拥抱。刘海北轻轻地抱着她,不断低唤她的名字。突然之间,这个从不落泪的坚强汉子开始哭泣,并在她耳边喃喃道:“再也不生了!以后再也不要生了!”光阴似水流逝。他们也携手从葱绿的青春走到花甲之年。半年前刘海北因病去世,爱却在席幕容心中永存。在思念之时,席慕容饱含泪水地低吟着写给爱人的诗:“愿天长地久/你永是我的伴侣/我是你生生世世/温柔的妻。”时间或许早已流转,而关于爱的诗句却永远年轻。每一个人的生命,总会因另外一个人而变得丰盈;每一个流浪的灵魂,总会因为相爱而变得安宁。
心安即归路
麦克失恋了,他的心情糟透了,无法平静,烦躁不安。为了排除心中的苦恼,他找到了镇上的牧师。慈祥的牧师听完了麦克的诉说,把他带到了一个古旧的小屋,屋子惟一的桌上放着一杯水。牧师微笑着说:“你看这只杯子,它已经放在这儿很久了,几乎每天都有灰尘落在里面,但它依然澄清透明。你知道是为什么吗?”麦克认真思索,像是要看穿这杯子,他忽然跳起来说:“我懂了,所有的灰尘都沉淀到杯子底了。”牧师赞同地点点头:“年轻人,生活中烦心的事很多,有些你越想忘掉越不易忘掉,那就记住它好了。就像这杯水,如果你厌恶地震荡自己,会使‘整杯水’都不得安宁,浑浊一片,这是多么愚蠢的行为。而如果你愿意慢慢地、静静地让它们沉淀下来,用宽广的胸怀去容纳它们,这样,心灵并未因此受到污染,反而更加纯净了。”
沉淀的水
麦克失恋了,他的心情糟透了,无法平静,烦躁不安。为了排除心中的苦恼,他找到了镇上的牧师。慈祥的牧师听完了麦克的诉说,把他带到了一个古旧的小屋,屋子惟一的桌上放着一杯水。牧师微笑着说:“你看这只杯子,它已经放在这儿很久了,几乎每天都有灰尘落在里面,但它依然澄清透明。你知道是为什么吗?”麦克认真思索,像是要看穿这杯子,他忽然跳起来说:“我懂了,所有的灰尘都沉淀到杯子底了。”牧师赞同地点点头:“年轻人,生活中烦心的事很多,有些你越想忘掉越不易忘掉,那就记住它好了。就像这杯水,如果你厌恶地震荡自己,会使‘整杯水’都不得安宁,浑浊一片,这是多么愚蠢的行为。而如果你愿意慢慢地、静静地让它们沉淀下来,用宽广的胸怀去容纳它们,这样,心灵并未因此受到污染,反而更加纯净了。”
做沉淀的水
阿智年轻时在工厂工作的那几年,常常乘单位的小车去市外办事。当时,开小车的司机是位老师傅——刘师傅。这位刘师傅有一个特点:能说、爱唠叨。他凡是遇上什么事儿看着不顺眼了,就忍不住说道几句;或者对某件事儿、某个人有了感慨,也得即兴“演说一番”;再有就是对某个问题有了高见,也得宣扬、宣扬。总之,他的话题特别多,而且说起来没完没了,不过他的话题太广、太杂,所以让听者觉得新鲜而不厌烦。阿智坐刘师傅的车时,就没少听他的高论。有一次,阿智等人去县里办事,刘师傅开车。车由西向东行驶,当经过一个乡道十字路口(没有信号灯)时,刘师傅的车不仅不减速,反而加速“嗡”地就过去了。同车的小王不解地问道:“刘师傅,为什么到了路口不慢一点儿,反而加速呢?”“告诉你,开快车不一定不安全,开慢车不一定准安全,该快就得快、该慢就得慢,最不安全的是该快不快、该慢不慢!”刘师傅没有直接回答小王的问话,反而像说绕口令似地讲出了一套道理。随后,他才说出适才为何加速的理由:“我早看了路口各方向的车辆,虽然有一辆卡车正从南边开过来,但是卡车离路口的距离比咱们远,而且车大,车速比咱们慢,我加速开过去之后,它才能刚刚到路口。反过来,要是不加速,没等咱们过了路口,卡车就过来了。它要是不停下等待,跟咱们的车就得碰上。你说,要是慢了,是不是比快了反倒不安全了。”听刘师傅这么一解释,大家才悟出他先说的“开快车不一定不安全”的道理。阿智坐刘师傅的车多了,在路上他开快车的时候确实很多,但是,也确实很安全。不过,阿智也遇上过一次刘师傅“开慢车”的时候。那次,他们一行四人乘车走到了太行山东麓的狼牙山一带,有一段路由于出现了山体滑塌现象,碎石占据了大部分路面。刘师傅开车走到了这个地方停下了车,车子左侧是山体和碎石,右侧路面以外是河床,只有窄窄的一点儿路面可以行车,情况很凶险。由于此路是单行道,退回去是不可能的,只能冒险往前走。刘师傅开门下去看了看,然后对大家说:“你们都下车!”待大伙下车后,刘师傅开动了汽车,那车开得叫个慢呀,同时大家也为刘师傅捏着一把汗,因为大家可以看到:右侧的车轮的三分之一已经出了路面,悬空着呢。等刘师傅的“慢车”开过了这段险路之后,大家看见他满脸都是汗水。此时的天气并不热,他那全是冷汗!直到这时,阿智他们才明白了刘师傅刚才为什么叫大家都下车,他是为了不让大伙都跟他一起冒险呀!同时,他们也明白了刘师傅常说的那句话“开车该快就得快、该慢就得慢”,原来其中竟然蕴含着哲理。
开快车不一定不安全
 
共6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