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花鸟的故事

元月,我去桂林,在教育街花鸟市场三号门面前,初见虎皮。精美的木质雕花鸟笼里,虎皮一身翠绿,孤独地立在栖枝上面朗诵一支童谣。我的双脚于是像灌了铅似的,再也挪不动半步,目光久久地纠结在那翠绿的流线型的小身体上面。精明的店主一眼便看穿了我的迟钝,开始漫天要价。我像个傻子一样任他掏空了身上所有的钱,然后不得不步行一个多小时走回下榻的酒店。一路上,我并不寂寞,因为虎皮是个热闹的家伙,它不时地朗诵起我熟悉的那支童谣。我的心里有酸酸的物体在澎湃,仿佛看到巧巧踮着小脚唱着童谣朝我走来:“天亮了,鸡叫了,妈妈的鞋子不见了,东找找,西找找,找不到,就算了。”巧巧是三岁四个月零八天的时候在庙会上走失的。本来我紧紧地攥着巧巧的小手,可是后来遇到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在我伸手掏零钱的空当,巧巧淹没在汹涌的人群里。她丢失的那天,身上还穿着我给她织的绒线背心,颜色正是虎皮身上那种翠绿。巧巧丢失整整两年了,长辈们开始委婉地劝说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彼时,我的情绪已由当初的日哭夜闹渐渐平静,但我仍坚决地摇了摇头。我对自己说,哪怕穷尽一生的时间,也不放弃对巧巧的寻找。我申请调到贸易部,开始天南地北地走,一边谈生意一边寻找巧巧,直到遇上虎皮。然后着了魔似的把满腔思念嫁接到虎皮身上。虎皮仗着能把人类的话学得惟妙惟肖,自觉比一般鸟胜出一筹,眼里常常闪耀着目空一切的傲气。在我满腔慈爱的注视下,虎皮显得不卑不亢、常常自顾自地用尖尖的喙沾了清水梳理着自己的羽毛,从不多看我一眼。我丝毫不介意虎皮的冷落,只求虎皮在吃饱喝足之后念起那半支童谣:“天亮了,鸡叫了,妈妈的鞋子不见了……”那一刻,我仿佛又看到我心爱的巧巧朝我走来。虎皮与我寸步不离,确切地说,是我到哪里都带着它,即使晚上睡觉,我亦把鸟笼摆在床边。笼子里一点轻微的响动,都会将我惊醒,我害怕虎皮冻着饿着,常常半夜起来查看虎皮是否无恙。偶尔先生稍有微词,也会被我大声地呵斥回去。某天半夜,我被一阵父@的声音弄醒。从虚掩的门缝里,我看到先生坐在偌大的客厅里,捧着巧巧的相片低声呜咽。一直以来,都是我在他的怀里痛哭,彼时,我竟不知道怎么才能抚慰眼前这个伤心的男人。刹那间,我洞悉了我的自私。每天,我都在关于巧巧的记忆中跋涉,忽略了身边的每一个人。其实他们和我一样,不仅要承受失去巧巧的痛苦,还要应付我这个因为失去爱女而变得神经质的女人。朋友们说得对,巧巧要找,日子也还是要过下去的,家里有太多巧巧的痕迹,太让人伤情。次日,我给虎皮喂过食,打开了笼门,我对虎皮说:“你走吧,想去哪就去哪!”。或许长期的锦衣玉食使虎皮对飞行失去了兴趣,它只是扑腾了几下翅膀,就像个主人一样在家里踱起了方步。我开始清理抽屉里巧巧的影集,准备拿去储藏室。亲爱的宝贝,妈妈因为太爱你,所以才要将你藏得最深。出门的时候,我不小心把影集跌落,巧巧的相片掉出来,有一张正好被虎皮踩了个正着,虎皮好奇地用嘴去啄,我生气地抬手就赶。虎皮被我突如其来的粗鲁吓了一跳,扑棱着翅膀,悬在半空用无辜眼神望着我。我泪流满面的时候,突然听到虎皮无比清晰地吐出了两个字“巧巧”。从来没有人在虎皮面前提过巧巧的名字!我恍然大悟,虎皮念的童谣是巧巧教的,一个三岁多的孩子也许会以这样的方式,来维系对妈妈和家的记忆。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带着虎皮登上了最早一班去桂林的火车。一路上沉默不语,虎皮是我惟一的行李,同座的旅客说:“你真奇怪,带着一只鹦鹉去旅行!”见我不吭声,鹦鹉自作主张地回答:“妈妈的鞋子不见了!”一下火车,我就直奔花鸟市场,店主认出是我,笑道:“是不是想给鹦鹉配成一对?”不等我回话,他冲着里屋吆喝道:“巧巧,快把那只新到的‘翡翠’拿出来。”从屋里走出来的,正是当年妈妈在街头失落的小鞋子。一下火车,我就直奔花鸟市场,店主认出是我,笑道:“是不是想给鹦鹉配成一对?”不等我回话,他冲着里屋吆喝道:“巧巧,快把那只新到的‘翡翠’拿出来。”从屋里走出来的,正是当年妈妈在街头失落的小鞋子。
妈妈的鞋子不见了
非洲有一种非常灵巧的小鸟,叫花鸟。有一天,一只花鸟正在树林子里自由地飞,忽然,一只巨鹰朝她飞了过来。花鸟急忙飞落到树的枝头上,张开双翼,远远望去,就像五个美丽的花瓣。而她的小脑袋呢,则像鲜艳迷人的花蕊。“那个小飞鸟呢?”巨鹰飞过来说。他一扭头,看见了枝头上的花鸟,就赞美说:“呵,这是一朵多么美丽的花儿啊。”正巧,喜欢采吸花蜜的蝴蝶妈妈和她漂亮的小女儿也飞过来了。小蝴蝶一瞧见花鸟也说:“妈妈,快看,那是一朵多么美丽的花儿啊。”蝴蝶妈妈盯着花鸟仔细地看了看,慌忙拦住要飞过去的小女儿说:“孩子,别过去。那是花鸟。在鹰的眼里,也许她真的是一朵美丽的花,可对于我们这些小昆虫来说,她却是一个可怕的陷阱啊。”
可爱的花儿和可怕的陷阱
 
共2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