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测试的故事

炎热的夏天,在英国一大型教堂里,牧师正在那里布道,但由于长时间的布道和闷热的原因,许多教徒开始变得昏昏欲睡。可是,有一位绅士,他看上去却精神抖擞。他腰背挺直,正专注地坐在那里听着牧师讲道。出了教堂,有人向这位绅士问道:“先生,每个人都在打瞌睡,为什么你还能听得那么认真呢?”绅士微笑着说:“老实说,听这样的讲道,我也很想打瞌睡。可我忽然想到,我何不把它用来试试自己的耐性呢?事实证明,我的耐性非常好。我想,以这种耐心去面对工作中的各种困难,还有什么不能解决呢?”知道这位绅士是谁吗?他就是后来鼎鼎有名的英国首相格莱斯顿。曾听过这样一句话:世上没有绝对不好的事情,只有绝对不好心态的人。想来也的确如此,想想一些连自己心态都调整不好的人,他们又怎么能处理好比这心态更为复杂的事情呢!
心态测试
有一富翁为了测试别人对他是否真诚,就假装生病住进医院。结果,那富翁说:"很多人都来看我,但我看出其中许多人都是为了分配我的遗产而来的,特别是我的亲人。"谷子博士问他:"你的朋友来看你了吗?"经常和我有往来的朋友都来了,但我知道他们不过是当作一种例行的应酬罢了。""还有几个平素和我不睦的人也来了,我想他们肯定是听到我病重的消息,幸灾乐祸来看热闹的。"照他的说法,他测验的结果就是:根本没有一个人对他有真正的感情。谷子博士就告诉他:"为什么我们苦于测验别人对自己是否真诚,而从来不测验一下自己对别人是否真诚呢?"这个社会上谁都不傻,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对人家虚情假意,怎么会寄希望人家对你真心实意呢?
真情测试
在第一次留学生们的语言水平测试中,一位监考老师就大声宣布:“中国学生必须和其他国家的学生相邻而坐。”很多中国学生英语水平差,没听懂她的话,交头接耳地打听。我听懂了,并且知道邻桌的也是位中国学生,但是我没动。教室一片大乱,在监考老师的再三催促下,中国学生都按她的要求间隔开来落座了。我身边的中国学生也要换开,我阻止了他。“如果我们换位置,证实我们的确有作弊的嫌疑。”我说,“反正我不换。”他也不换了。监考老师很快走到我们面前。“你们都是中国学生吧?”她说,“请将座位换开。”我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心平气和地用英语回答她:“别国的学生不换,我也不会换。如果你因为我们是中国学生就认定我们会作弊,你可以一直站在我们身边监考。这总可以了吧?”她看了我几秒钟,没说什么,转身走开,宣布考试开始。接下来的两小时,她不时从我面前走过,我熟视无睹。后来我提前完成试卷离场,并且顺利地通过了这次测试,直接进入专业课的学习。那天和几个中国同学在电梯里又碰到了这位监考老师S小姐。“祝贺你,你这次考得很好!”她显然记住了我。接下来我选择了S小姐的课作为专业课之一。为了维护尊严,我吃尽了苦头。每次上她的课之前,至少要用足两小时做预习,查清所有生词,否则完全无法跟上她那语音标准但语速极快的讲课。那段时间,除了学校课程之外,我正在规划自己未来的人生方向,并决定要以写作作为终身职业。我买了电脑,开始第一部长篇小说的创作,在小说写到近一半时,我终于决定暂停学校课程,专心把小说写完。去办休学手续时,最令我踌躇的就是S小姐的课,我虽然有充足的理由,但却仍有逃离的羞愧。在办公室看到S小姐,出乎我的意料,她非常温和坦白地告诉我,她看到了我自入学以来付出的所有努力,也看到了我的每一点进步。“如果你认为分数会给你目前的学习造成过大的压力,”她非常诚恳地对我说,“以后的测试我可以不为你打分,直到你自己认为解脱困境为止,你觉得怎么样?”我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然后我告诉她,为了尽快完成我的小说,我必须休学半学期,希望得到她的理解。她显得非常惊喜,兴致勃勃地询问了小说的内容,并大加赞赏,直到我脸红为止。“你为维护尊严所做的一切,”她说,“我都能明白,我为你骄傲!”
为了尊严吃苦也值
读初中时,我的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我也深得数学老师张老师的信任,张老师总是让我帮他做一些我力所能及的工作。一次数学测验后,张老师由于忙于校务工作,放学后他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给了我一份标准答案,让我帮他批改试卷。或许是这次试卷比较简单,抑或是同学们发挥得都比较好,几份试卷批阅下来,高分竟有不少。而在批改到自己的试卷时,我并没有像批改其他试卷一样立即打上对错的符号,而是先认真地看了一下自己的试卷。但这一看也让我吃惊不小,我的试卷中竟有许多错误的地方,按照这种分数,再对照已批改的试卷,这次数学测试的成绩我只能排在中游。我的心情很是沮丧,我害怕我的成绩差会受到父母的责骂,我也担心因我的这次测试不理想会被老师另眼看待。就在那一刻,我有了偷偷修改一下自己试卷上的答案的想法,因为此时办公室里只有我一人,我只觉得手心里有些汗,头脑也变得不听使唤。可那天我终究没改动自己的试卷,因为恰巧在那时张老师进来了,说今天太晚了,让我明天继续再帮他批改试卷。回到家后,想修改试卷的念头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我忐忑不安地问母亲:“我这次数学测验考得很不好,你会批评我吗?”母亲却是一笑,只是说:“这只是一次普通的考试,又不是决定你一生的中考和高考,有什么值得紧张的。”虽然母亲并没有问我这事情的原委,但我却从母亲的话中听出了弦外之音。第二天在批改试卷时,我只是按照自己的卷面做了如实的批改。而那次考试,也是我进入初中以来考得最差的一次。多年后,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机关工作。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又碰到了张老师,提起那次批改试卷的事,我问他:“如果我那次把自己试卷上的错误答案修改一下,会怎么样?”张老师说:“如果你那样做的话,或许真的会影响你的一生。”张老师告诉我,其实那次在让我批改试卷前,他已把我的试卷先看了一遍,并算出了我应得的分数。我吃了一惊:如果那次我真的把错误答案给修改了,我在老师的眼中会变得怎么样?而在被老师戳穿我的伎俩后我又如何面对老师和同学,我的人生之路又会变得何去何从?其实,生活中总是蕴藏着许多测试,让你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一个被测试者。你可能将你的诚实与正直显现在他人面前,你也可能暴露你那自私与灰暗的一面。虽然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测试,但这份试卷却足以改变你人生的轨迹。选自《上海法制报》
一次普普通通的测试
那就是无论干什么都要钻下去,在各种干扰面前心无旁骛,始终如一,100%投入到工作中。一家工厂在报纸上招聘质检员,刚失业的我决定报名。通过初试后,三天后我又迎来复试。复试现场来了20多人,而公司只录用4人,我想,一定是公司的名气以及那过得去的薪水吸引他们前来的。考官拿出一篇公司宣传文章,要我们在30分钟内看完,并用最精练的话写一篇100余字的读后感,公司领导随后会与每个复试者面谈。30分钟过后,正当大家起立交试卷时,主考官却说不用了,已经确定了人选,他们是8号、13号、18号、22号……考场一片哗然,确信是这四个人后,有的吵着要主考官解释、有的说人员是早就内定好的、有的愤愤不平撕掉试卷欲拂袖而去。主考官平静地说,其实这30分钟是我们特意安排的一场干扰测试,目的是看看各位的抗干扰能力。主考官娓娓道来:在这30分钟里,我们共安排了四次测试。一是在第5分钟,我们的考官在考场内四处巡走,我们发现有10余位考生至少抬头看了考官两次;之后是在第10分钟,考官在室外与另一名工作人员大声喧哗,结果又有7人关注此次喧哗不少于5秒;第20分钟时,考官在教室打电话,故意装成是董事长打来的,我们发现,85%的同志都放下资料,全神贯注地偷听讲话;最后一次是在结束前的第25分钟,我们安排的话筒从桌上掉了下来,发出不大不小的响声,这时已完成作业的你们表现各异:有的发出尖叫,有的相互间开玩笑,还有好心者替我们将话筒摆好。你们的表现都一一进入了教室上方的摄像头里,通过我们后台人员的统计,只有8号、13号、18号及22号抗干扰能力最强,基本不关注或关注场外情况最少,所以我们决定最终录用他们。当然他们离我们的要求尚有一点差距,还没有达到我们要求的“绝缘”状态,这需要我们加大培训力度。考官最后说,我们是国内知名的大型食品企业,全面按照标准化生产,作为质检人员,需要100%的抗干扰能力,在工作中真正做到心无二用,目不旁视。开一下小差,或让眼光偏离一下“轨道”,就有可能让不合格产品通过高速运行的流水线成功逃离,哪怕只是一个,对我们公司来说就是100%的损失。现在你们在决定人生命运的考场上连30分钟都做不到全神贯注,那在枯燥的流水线上你们还能做到坐如钟吗?刚才喧闹的教室安静了,一些人羞愧地低下了头。我是第8号,尽管后来因为家庭原因我没能去上岗,但这次考试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对我今后的工作带来了深远的影响:那就是无论干什么都要钻下去,在各种干扰面前心无旁骛,始终如一,100%投入到工作中。
干扰测试
有朋友相告,加拿大最大的一家电器零售商正在招兵买马,我径自找上门去。不过,大公司有大公司的规矩,要进入这家公司必需先通过一个职业道德测试。我拿起笔来,一蹴而就。谁知第2天,便被告知:没过测试。怎么可能呢?我急急找到一位老移民咨询,不问则已,一问才感叹加拿大人和中国人,文化竟然天差地别。在这次测试中,第一道题是这样的:你在以往若干年的工作中,有没有未经许可拿过公司的东西回家?A:从没有;B:价值不超过5元;C:价值不超过20元;D:价值不超过100元。在单位工作怎么可能从没拿过公司的东西回家呢?所以选项A肯定是陷阱,选了才表示这人不老实,因此我选此新闻共B,毫不犹豫。第二题:你的一名同事拿了公司的一元钱而没有申报,你认为老板以下做法是否合适?A:批评;B:阻止其提升或给予其降职;C:开除;D:报警,起诉该员工。按我自己的想法,选择A和B还属可理解,选择C就已经过分了,D是不考虑的。但我知道加拿大人可能更看重这样的事情,于是昧着良心选了C。第三题:你在商店买了东西回家,一看营业员少收了你一元钱,你会开车回去还给他吗?(开车的费用超过一元)。我当时认为这也是个陷阱,真有人会干这样的事情吗?那不是中国人说的被钱撑糊涂了吗?于是选不会,当时还被自己的真诚很是感动了一番。结果大家都知道了:第一题绝对不能选拿过;第二题应该是起诉(在加拿大,即使是拿公司的文件回家去加班,也必须事先经过主管的同意,否则性质就很严重,属于偷窃,公司就完全应该起诉,更何况是一元钱的现金了);第三题应该是还回去。
加拿大的道德测试题
朋友跟我说,因为没有孩子,所以才仔细算计你和他之间的距离,探究他的过去,测量爱情度数的高低。朋友还跟我说,如果你们关系好,有没有孩子无所谓;如果关系不好,孩子倒是必不可少。他们想要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孩子的存在,将决定性地改变两个人的关系。这倒很有趣,为什么彼此之间距离的调整、相处方式的改变,需要第三者?莫非,两个人一旦形成某种固定的关系模式,就只能身陷其中,凭借惯性前行?前辈跟我说,从走进婚姻的第一天,你就得确定好以后的家庭模式。通常,谁先下厨房;以后做饭就归谁;谁先收拾房间,以后打扫卫生就归谁;吵架谁先让步,以后就会永远如此……言之凿凿,都是些经验之谈。真正进了围城才知道,婚姻里的太多东西,无法以他人经验来做判断。两个人的亲疏远近,婚姻的幸福与否,并没有―个客观评价标准。凭借经验或者心理学上用数字准确界定的空间距离,我们可以判断通常意义上两人之间的关系。8英尺以上,公共安全距离;45-8英尺,熟人距离;12-36英寸,朋友距离;3-12英寸,恋人距离。对陌生人而言,距离越大越安全,于爱人而言,距离越小越亲密。但是,当两个人的距离缩至一个屋檐下之时,却并不意味着一定心手相牵。搭伙过日子或者同床异梦的事儿听多了,眼见的空间距离,反倒无法衡量彼此的亲近或疏远。更重要的是,即便我们身处亲密距离,不同的相处方式,能将彼此拉近或者推远。一个雪天,两对夫妇去滑雪。妻子呵护备至,在出门的前一刻,给丈夫找好帽子、围巾、手套,仔仔细细地盯着丈夫穿戴好。这还不够,又来检查所有的扣子――大衣的、风雪帽的、滑雪手套上的,是不是都扣好了。丈夫越来越不耐烦,等妻子俯身去看他是不是按要求穿了厚毛袜时,丈夫终于忍无可忍:你可真够烦!帽子解了围巾扔了,丈夫一脸怨气,妻子也怒从心生:操心是为了你好,你还不乐意!妻子B也在收拾行装。她准备了两个包,自己一个,丈夫一个。在给自己装备齐整之后,她将另一个包递给丈夫,提醒他天冷防冻。以前,他的衣物之类的都由她打理,在她忍受不了他的混乱教导他几次之后,他便不耐烦子,声称此类事情,不劳她费心。可是此时,他找不到自己的防寒帽之类的东西,于是开始抱怨:你怎么不管我,还是不是我老婆?两个男人都不满意。羡慕B的自由,有一个不唠叨、不多事的太太;B感慨的省心,有一个细心、关照的太太。两个女人面面相觑,她们曾经耳闻目睹的那些经验――要关心男人或者要给他以自由,都不管用。没有经验可供借鉴。每一对夫妻都有自己的相处方式,每个女人也都有所谓“驭夫”之道。有人习惯联体婴儿式的相处,哪怕去楼下的超市买瓶酱油,也得成双成对,携手进出;有人习惯自由独立,互不干涉内政,亲密有间。前者告诉你,如果他爱你、在乎你,就会为你改变,随时随地出现在你身边;后者告诉你,爱是自由无拘,放手让你做真的自己。用哪一个标准,来衡量你们婚姻的亲密度、相爱指数?没有固定不变的相处模式,也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爱情指标。那些有关爱与不爱的心理测试题,不过是一种可供消遣的游戏。没有哪一种美满婚姻,是用测试题测出来,也没有哪一个幸福家庭,凭借他人经验建造。女人总是习惯说,别人的老公如何如何;男人也总会欣赏与自己太太截然不同的女子。他们往往忘了,那些令人心动的诱惑,未必真的合适自己。与其对无法涉及的东西艳羡不已,不如改变自己的相处方式。婚姻之道,实际就是相处之道。没有经验,没有比较,是在日复一日的琐碎、争执、无奈和抗争之中,慢慢地理解、忍让、包容和妥协。
被爱情测试淹没的选项
他对她说一个他突然想起的小测试。那是几年前了。他在网上,有朋友发问,设想你将去一座孤岛,荒无人烟,就像鲁滨逊那样。你可以带一样东西,随便什么,但是只能一样,你带什么?当时他信口给出的答案引来哗然一片:有人惊叹不已自愧不如,但更多人是认为这不能算数。他说的是:游艇。后来太多朋友笑他耍赖,他想了半天说,那要不就带狗吧,好歹能做做伴,也不用太操心。他对她说起这段往事的时候,一直都微笑着看她。她仰头看见他在黑暗中依然发亮的眼睛,柔声问他:那现在呢?她知道他的答案,是的,她根本不必问的。她的声音透着笃定的温柔。他笑了,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侧过脸。我会带台电脑去,他说。瞬间的失落中,她听见他继续说,嗯,就要电脑好了———当然我们假设这里能接上网络,这样我就能在视频中看见你了。我不会带你去的,绝对不,那边是荒岛,我不舍得你受苦。
你带什么上孤岛?
某日,老师在课堂上出题测试一个学生的智商。老师:“树上有十只鸟,开枪打死一只,还剩几只?”学生:“是无声手枪吗?”老师:“不是。”学生:“枪声有多大?”老师:“80-100分贝。”学生:“那就是说会震得耳朵疼?”老师:“是。”学生:“在这个城市里打鸟犯不犯法?”老师:“不犯法。”学生:“您确定那只鸟真的被打死了?”老师:“确定肯定以及一定!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还剩几只?我已经不耐烦了!”学生:“OK,OK!那树上的鸟里有没有聋子?”老师:“没有。”学生:“有没有关在笼子里的?”老师:“没有。”学生:“旁边还有没有其他的树,树上还有没有其他的鸟?”老师:“没有。”此时老师已经满头大汗了!学生:“有没有残疾的或饿得飞不动的鸟?”老师:“没有。”学生:“算不算怀孕的鸟肚子里的小鸟?”老师:“不算。”学生:“打鸟的人眼有没有花?保证是十只?”老师:“没有花,就是十只。”此时下课铃响,老师更是一脸窘相,但学生继续发问:“有没有傻得不怕死的?”老师:“都怕死。”学生:“会不会一枪打死两只?”老师:“不会。”学生:“所有的鸟都可以自由活动吗?”老师:“完全可以。”掏出纸巾不断地擦汗!学生:“如果您的回答没有骗人,打死的鸟要是挂在树上没掉下来,那么就剩一只;如果掉下来,就一只不剩了。”老师当即晕倒!从此,老师再也不敢用脑筋急转弯之类的问题考学生了。
树上还有几只鸟?
 
共9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