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父子骑游中国戒除网瘾的故事

2014年9月的一天,一对自行车上插着飘飘彩旗,身穿黑白条纹骑行服的父子,正汗流满面奔驰在京广公路上。炎炎烈日下,父子俩虽然晒得黝黑,但是情绪却很高涨,因为他们已经踏遍了大半个中国,总行程达到了八千余公里!鲜为人知的是,这对父子并不是专业的自行车运动员。他俩之所以踏上这万里骑行之路,是因为儿子两年前染上网瘾,成绩严重下降,体重则是一路飚升。为了帮助儿子,父亲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带儿子骑行中国!让他在父爱的陪伴下,走出网瘾的黑暗,成长为一个阳光少年……沉溺网络,家庭上空一片阴云2013年5月的一天中午,出差回家的郑贵贤感到气氛不对劲,妻子李玉红正坐在沙发上哭,儿子卧室的门虚掩着,里面响起噼噼叭叭的键盘声。见郑贵贤回来,李玉红迎上来,抽泣着对他说:“你可得好好管管你儿子,从你走后,他连续两天两夜都泡在网络上,中间就吃了一顿饭,我刚刚说了他两句,他就和我大吵……”郑贵贤听了不禁眉头紧锁。48岁的郑贵贤是海南海口市人,经营着一家小型建材公司。由于生意忙,他常年奔波于外地,孩子郑行健基本由妻子一人照管。小时候的郑行健很听话,学习成绩也不错,可是进入高中后,妻子发现了问题:儿子的学习成绩竟直线下滑!心急如焚的李玉红赶紧找儿子的班主任询问情况,班主任忧心忡忡地对她说:“进入高一后,郑贵贤上课时不是走神就是呼呼大睡,他在家里上网玩游戏吗?”李玉红听了倒吸一口凉气:“他爸爸生意忙,我则是个电脑盲,家里的那台电脑就放在他的卧室里,我不知道他玩没玩游戏。”班主任很不客气地说:“你这样太不负责任了!只有沉迷于游戏的孩子,学习成绩才会这么迅速地下降!”那天下午,从学校回来后,李玉红悄悄地观察起儿子。果然,刚放学的他连一口水都没喝,就一头钻进了房间。李玉红借口找相机,敲开了儿子的房间,只见他的电脑屏幕上火光一片,各种各样的“魔兽”正在互相厮杀。李玉红气坏了,她怒不可遏地叫道:“赶快把电脑关掉!你这样玩下去,学习成绩永远也好不了!”郑行健正玩得起劲,他央求李玉红:“妈,你就让我玩一会儿,一会儿就行了。”李玉红忍无可忍,一下子拔掉了电脑的电源线,这下,郑行健的脸都变白了。母子俩此后陷入了“冷战”。为了让儿子与游戏“绝缘”,李玉红在儿子上网时,对他进行严格的看管,她规定:一、用电脑打字;二、用电脑查阅学习资料;三、用电脑下载老师布置的作业。除此之外,不能再用电脑做任何事情。令李玉红大感意外的是,她的这一系列举措,非但没能遏制住儿子的网瘾,而且让这一事件愈演愈烈。3天后的一个午夜时分,李玉红起床上卫生间时,发现郑行健的的床上竟然没有人。李玉红吓坏了,立即发动亲朋好友们四处寻找。结果,在离家不远的网吧里,李玉红找到了玩红了眼的郑行健。李玉红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地打了郑行健一巴掌。长这么大,儿子第一次挨了母亲的耳光,他的逆反心理完全被激发出来。自那以后,只要李玉红说一句,他必然有十句进行反击。李玉红曾想过处理掉电脑,可是学校里会有与电脑有关的作业,这样的简单制裁显然行不通。更要命的是,由于沉迷电脑,郑行健全身慵懒,根本不想运动,他的体重也开始飚升,短短半年多的时间,他变成了一个体重近100公斤的大胖子!一筹莫展的李玉红迅速与丈夫进行了沟通,郑贵贤也感到了问题的严重。这一次提前从外地回来,郑贵贤就是想与儿子好好谈谈。在郑贵贤看来,对儿子教育上的失败,是多少钱也无法弥补的。那天晚上,郑贵贤推心置腹地对儿子说:“当今社会,电脑确实非常有用。可是,过分沉溺其中,特别是不分昼夜地疯玩电脑游戏,对于你的人格、你的心智,都有特别大的负面影响。”见父亲说得有些道理,郑行健也对他敞开了心扉:“爸,我也感到一人一机这样一个封闭的环境里,太缺乏正常的人际交流。过去我对学校的很多事都特别关心,现在,我明显地觉得自己越来越冷漠,也越来越孤僻了。”看到儿子没有回避,能认清一些问题,郑贵贤的心里稍微安稳了一些。他暗下决心:暂时放下手头的一切,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也要把儿子从可怕的“骨灰级网瘾”中拉回来!找出根源,双双骑行步出泥泞这年8月,郑贵贤特地来到北京青少年心理中心,咨询了一位资深的心理专家。专家告诉郑贵贤,像郑行健这样的情况,是典型的青春期逆反心理。这一时期的青少年往往对传统的榜样无端怀疑,甚至是根本否定,而对一些充满暴力的网络游戏则持认同的情感,常常是大喝其彩,直至沉浸其中。专家说:“逆反心理就像马克·吐温在《汤姆索亚历险记》中写的那样,汤姆被姨妈处罚刷墙,被其他小伙伴看到后,汤姆装作刷墙是一种特权,不让别人插手,结果成功地使他人不仅替他刷墙,还向他交小玩具。”在专家的解释之下,郑贵贤意识到,儿子之所以产生如此大的网瘾,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其强烈的好奇心,对于充溢着暴力的网络游戏,大人越是阻止,他就越要设法参与;二是对立的情绪,妻子虽然苦口婆心地劝阻过,但儿子并不买账,认为妻子的做法过于严苛;三是心理上的一种需要,对于越是不能接触的东西,就越是想接触,这是青春期孩子心理发展的一般规律。找出症结所在之后,郑贵贤改变儿子的信心更足了。2013年9月,海南省自行车联赛的分站赛来到海口。郑行健的学校组织了很多学生当自愿者,郑行健就是其中的一个。那几天,看到郑行健认真地在赛场上进行签到和检录,每一个流程都做得津津有味,郑贵贤不禁若有所思。海口分赛结束后,郑贵贤对儿子说:“我刚刚创业的时候,就是每天骑着一辆自行车,穿行在海口的大街小巷四处卖报纸。我人生的第一桶金,就是在自行车上产生的!那时候起,我便有一个雄心勃勃的志向:我要骑着小小的自行车,去完成人生更多的梦想……”“爸爸,你该不是想像那些运动员一样,骑着自行车游遍中国吧?”郑行健有些戏谑地对郑贵贤说。郑贵贤却认真地对郑行健说:“我正有这个想法!”郑行健不由得惊呆了。郑贵贤解释道:其实,自己一直有带他外出骑行的想法,因为这是最为健康自然的运动旅游方式。在遥远的他乡体验风情,在旅途的终点体验成功,这是人生中最大的乐趣所在!郑行健果然被吸引住了,他用力地点了点头。2014年3月初,郑贵贤向郑行健的学校递交了申请,为他请了半年的假,父子俩顺利开始了这趟别样的旅程。出发那一天,郑行健兴奋地戴上郑贵贤为他买的新头盔和眼镜,十分兴奋。按照郑贵贤的计划,他将沿着中国海岸线一路北上,终点设在中苏边境乌苏里江,这一路线将横穿整个中国!刚开始的那几天,颠簸崎岖的山路、黑暗悠长的隧道,还有景色纷呈的森林,还不时刺激着郑行健的感官。可是,很快他便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郑行健的体重当时有100多公斤,遇到一些上坡的路段,他蹬起来非常困难,往往郑贵贤已经提前到达山顶,他还在半路上汗流浃背地向上推车。这样的次数一多,郑行健的脾气大了起来。遇到郑行健大吵大闹的时候,郑贵贤从来不恼,他不是给郑行健讲个爱听的故事,就是在路边停下来,为郑行健打开一瓶矿泉水递给他。为了让儿子控制情绪的能力得到增强,郑贵贤还想了一个办法:一天中有发脾气的情况,便要在睡觉之前,在自己的旅行包上别一枚回形针;一天中总是心情愉悦的状态,便可以去掉一枚回形针。郑贵贤欣喜地看到,儿子包带上的一排回形针,开始时还很多,后来一天天地减少了。为了培养郑行健的男孩子勇气,郑贵贤有意让他从保护别人当中,体验作为男孩子的自豪。有一次,两人穿过一个小村庄时,一条大黑狗突然从草丛中钻出来,冲着两人大叫。郑贵贤从不怕狗,但这一次,他故意装出十分害怕的样子,从自行车上跳下来,连连倒退了好几步。郑行健回头看了看郑贵贤,转过自行车的车头,用力向大黑狗冲了过去,嘴里还发出“嘿、嘿”的声音。大黑狗一下子被吓跑了,郑行健神气地对郑贵贤说:“爸爸别怕,有我来保护你!”4月18日这天,父子俩骑行到了广州郊区。经过近一个月的锻炼,郑行健的体重减掉了近5公斤。由于身体变得轻盈,他开始领悟到骑行的好处,在当天的日记中,他这样写道:“我和父亲4点半出门,平常熙熙攘攘的街道此时还空空荡荡,看着太阳升起,路边的河面泛着粼粼的波光,不知名的水鸟在上面飞来飞去,路边草坪上的小花们或开或败,我在路上骑得自由自在,这感觉实在太爽了!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父亲会带我出来骑行……”摸爬滚打,8000里路重塑阳光少年骑行过程中,郑贵贤为了不让郑行健的功课落后太多,给他带上了各种课本,还有一些英语录音磁带。一天早上,父子俩照常出发时,由于郑行健粗心,把一盘英语磁带落下了。本来郑贵贤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他没有吱声。骑行了一个多小时之后,两人在一个凉亭处歇脚时,郑行健准备拿盒磁带听一下,这时才发现少了一盒。郑行健着急地对郑贵贤说:“爸,真是糟糕,磁带忘在旅店里了,你去帮我拿回来吧?”郑贵贤却摇摇头,郑行健有些恼火地说:“那算了,那盒磁带很便宜,你再给我买一盒就行!”此时,已经离那家旅店四十余公里了,可郑贵贤还是硬着心肠说:“你自己犯的错误,必须由自己来承担。磁带不能重买,我就在凉亭这里等你,你自己回去拿!”那天,郑行健在来回的奔波中明白了一个道理:因自己的疏忽导致的失误,要自己去承担。从那以后,郑行健遗漏物品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虽然这一次是故意让郑行健“吃苦头”,但是在日常的骑行过程中,郑贵贤并没有刻意让郑行健吃苦,而是让他把吃苦当家常便饭,时刻让儿子生活在苦中,让儿子“身在苦中不知苦”。有一次,两人骑到粤东山区时,突然下起了大雨。幸运的是,此前郑贵贤刚刚买了一大块篷布,父子俩迅速支撑起篷布,这才避免了当“落汤鸡”。雨过天晴后,急于赶路的郑贵贤没将篷布折叠,而是简单卷了一下,堆在自行车的后架上。没想到这一次,郑行健主动对郑贵贤说:“我帮你运吧。”湿水后的篷布有些重,郑贵贤犹豫了一下后,还是点头同意了。只见郑行健将篷布搬到自己的车上,摇摇晃晃地向前骑去……就这样,郑行健开始能吃苦了,他的身体素质也越来越好。一天早上出发前,郑行健用手机上微博,收到了这样一则新闻:一名初中生由于期末成绩不佳,竟然自寻短见。这则灰色的新闻,让郑行健的心情变得沉重,他想起自己的成绩也不佳,情绪上受到了影响。郑贵贤很心痛,如今的孩子,怎么心理上如此脆弱呢?当天下午,父子俩骑行时经过一片番茄地,郑贵贤灵机一动,给儿子讲了一个故事:有一棵小番茄秧,有人告诉它,只要努力就可以长得很高,结的果实像西瓜一样大,味道像香瓜一样甜。小番茄拼命地吸取养分,很卖力地做“伸展”运动,结果,它的果实仍然只是小小的番茄。最糟糕的是,现在的小番茄不再认为自己是番茄秧,它甚至连起码的自信心都没有了。听完故事,郑行健再次陷入了深思。郑贵贤顺势与儿子聊起了那则微博,他说:“俗话讲,一口不能吃出一个大胖子,成绩固然要提上去,但是和骑行一样,也要一点点地来。在爸爸看来,你已经很优秀了,来日方长,有颗平常心最好!”在父亲充满信任和疼爱的目光中,郑行健的心情好了起来……一次,父子俩在一处湿滑的石子路上骑行时,郑行健的车子不小心绊了一下,他重重地从车上摔了下来。郑贵贤连忙停车扶起郑行健,发现他的胳膊肘擦掉了一大块皮。郑贵贤从包里拿出些紫药水,一边涂抹,一边心疼地问他:“幸好只是皮外伤,要是碰到骨头怎么办?”没想到,郑行健却满不在乎地说:“这点儿小伤算什么,它让我的记忆更加深刻,要是不摔这一下,我就根本不知道下一回如何应对这种路面,真正说起来,我还要感谢它呢!”儿子的回答,还有他那无所畏惧的表现,让郑贵贤感到很吃惊,因为这和从前那个迷失在网络游戏中的儿子,简直是天壤之别。2014年8月,父子俩骑行到了首都北京。此时的郑行健已经从一个100多公斤的大胖子,成功“转型”为一个75公斤的阳光少年。更重要的是,一路的旅途中,郑行健学会了很多人生道理,他完全戒除了网瘾,而且对学校生活再次充满了期待。笔者在对这对父子采访时,郑贵贤表示,虽然郑行健近半年没有进行系统的学习,但一路通过自学,课程落下的并不多。考虑到郑行健已经认识到学习的重要性,他决定让儿子近期重返校园。对于剩下的路线,父子俩将择时继续完成。对于成功地对儿子进行了“塑造”,郑贵贤欣慰地说:“作为家长,最重要的是不能‘心太软’。孩子过度沉溺网络,会导致他的任性和无能。在孩子的人生路口,我必须强硬一些,这样才有利于孩子的进步……”
父子骑游中国戒除网瘾
 
共1记录 当前1/1页 20/页 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